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被罵“蕩婦”、整到臉僵?初代“慾女”的隕落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7月22日 07:52   鳳凰網

阿朵出現在《乘風破浪的姐姐》時,能保留一份直率和真誠,已是歲月陶煉下的精華。

再往前追溯,她早年以性感風走紅,超短褲超短裙上臺表演也是自信大方,毫不扭捏的姿態,肆意又張揚。

但很多人都以爲“性感”就等於“可以不被尊重”,可以隨意開擦邊球玩笑。

2007年,阿朵在臺上表演,被臺下的記者懟着裙底拍照,還被拍到了衛生巾。

被媒體報道後,知道情況的阿朵非常生氣,直接在博客上發飆,喊話記者:你不尊重女人我拿你沒輒,但是你以後再敢在我裙底拍照,我一定會一腳把他媽的相機踢飛。

不信等着瞧。

被人說性感尤物,帶着調笑的意味去問她的穿衣觀,阿朵說:“現在很多人穿得很嚴實,可是仍然很色情。”

這是她的金句。

但現實和輿論很殘酷。

阿朵的粉絲在微博上po了她早年拍的大尺度寫真,爲了過審,還特地加了菩薩防窺,粉絲也管她叫她“菩薩”。

其實,這組寫真雖然尺度很大,卻不色情,反倒有種純潔神聖的慾望感。

後來,那些人又轉移了視線,揪着她的身材不鬆口。

被人說腿粗。

她囂張霸氣:“我是天后。”

阿朵的暴脾氣也不是一兩天,有謠言說她整容的,受傷還沒好就喊媒體來澄清。

聽聞閨蜜被男友暴力,她暴躁得直接在聚會上質問暴力渣男。

渣男表現出一副無所謂的態度,阿朵穿着高跟鞋,上來就踹了渣男四腳。

很多人都說,阿朵一直活在時代前列,活得很通透自在。

可哪有無緣無故的看破,阿朵現在的瀟灑,撕開是鮮血淋漓的。

阿朵於1980年出生在湘西吉首市,父母恩愛家庭和諧,自己9歲就考入詳細藝術職業學校學舞蹈,11歲考入二炮駐湖南文工團,擔任舞蹈演員。

雖然是舞蹈演員出身,但阿朵在唱歌上也很有天賦,參加過兩次青年歌手賽,都取得了不錯的成績,在圈內以能唱能跳聞名。

20歲就被日本經紀公司看中,簽約了準備出道當歌手,但因爲自己想做民族特色的音樂理念和日本經紀公司不合,不到半年阿朵便和那邊解約了,之後簽約了正大國際。

在正大國際待了三年後,阿朵終於推出了自己的第一張專輯《盛開》,專輯的製作人就是高曉鬆,一個讓阿朵刻骨銘心的男人。

2005年,阿朵在春晚的舞臺上,以一首《再見,卡門》全國走紅。

大膽的造型、性感的舞姿,在那個年代的春晚舞臺就像是一顆來自未來的女神,引爆了全國觀衆的審美。

阿朵這顆“性感魚雷”再次引爆全國,是2007年2月刊的《男人裝》。她拍攝的系列雜誌圖,性感的氣質已經成熟,美而具有侵略性。

雜誌一發行, 3天便賣到脫銷,50萬冊一掃而光,創下了《男人裝》銷量記錄。

家庭幸福,天賦異稟,演藝事業順利,這個時候的阿朵,人生看起來順風順水,但其實她在20歲的時候,就已經遭受到來自這個世界的深深惡意了。

阿朵的第一任男友,摧毀了她的純真。

她和這位男友分分合合很多次,當時對這位男友用情很深,但是最後男友卻和閨蜜好上了,男友和閨蜜的雙重背叛,讓時年20出頭的阿朵對愛情和友情失望透頂,甚至一度走向極端,兩年都沒有恢復過來。

受了愛情重創的阿朵直至遇到高曉鬆,才從這段失敗戀情的陰影中走了出來。阿朵和高曉鬆的戀情發展得正火熱的時候,她的好友王箏就提醒過她,不要和高曉鬆交往,他這個人口碑不好,花得很。

雖然大衆都愛調侃高曉鬆的長相,甚至連他自己也經常自嘲,但是他的嘴皮子功夫可是一等一的厲害。當時一心撲在戀愛上的阿朵全然不顧好友的勸告,非要往南牆撞,結果又是一身傷。

阿朵和高曉鬆在一起四年,她曾這樣評價高曉鬆:

“認識高老師對我來說是一件很幸運的事情,他給我的幫助除了在音樂上外,更重要的是給我力量,使我堅定,他教我很多看待問題的看法,可以說從一定程度上改變了我的人生。”

阿朵的事業也受助於高曉鬆,上升了一定高度,可就是這樣一位她全身心相信、愛過的高老師,最後卻把她摔得遍體鱗傷。

阿朵和高曉鬆到後來幾乎沒有什麼在一起的消息了,直到在採訪時說她和高曉鬆沒有任何關係,大衆才知道兩人分手了。

她還在採訪中說道:“三次戀愛,每次都把我傷得徹底。一次毀掉我對愛情的所有想象,一次徹底擊潰了我的自尊心和自信心,而最後一次戀愛,那個男人拿走了我所有的財產。”

徹底擊潰了她的自尊心和自信心的第二任,便是阿朵口中認識他很幸運的高曉鬆。

正如採訪中說到的,第三任男友拿走了她的所有財產,阿朵和第三任男友相戀數年,感情很深,但是那個人要出國發展,於是選擇放棄阿朵了=。爲了挽留男友,阿朵還放棄事業到國外陪伴他,還是失敗了。

人財兩空,倍受打擊的阿朵崩潰地坐在馬路邊,把頭埋到好友的肩膀裏痛哭了半個多小時。

在愛情中大受打擊的阿朵,彼時事業也開始出現了危機。

被公司當成搖錢樹,每天工作15個小時,連軸轉的工作讓她最嚴重的時候“差點病死,躺在牀上不能說話不能走路。”

純真、自尊、事業、錢財。一個女孩最重要的幾樣東西,她都失去過。

2012年,阿朵宣佈退出娛樂圈,所有人都以爲阿朵會和娛樂圈其他隕落的明星一樣,就此杳無音信。

可是她又一次涅槃了。

宣佈退出娛樂圈之後,因爲精神和身體狀況都差到令人擔心,阿朵在朋友的安排下,去了西雙版納一個少數民族聚居的村子裏待了小半年,狀態稍微恢復之後就去美國接受專業的心理輔導。

這次死裏逃生的經歷讓阿朵明白了很多,在美國接受完治療後她又回到了湘西,這個讓她重生的地方。

炫酷的人生就是既能在臺上表演勁歌熱舞,又能在大山裏過閒適自得的生活。

她在湘西學習蠟染、苗鼓,組了一個女子鼓隊,因致力推廣傳統文化,被官方認證爲苗鼓的“非遺傳承人”。

還四處雲遊,走訪許多苗寨收集音樂和舞蹈的素材,進行改編創作。

2017年一張《死裏復活》,入圍第61屆格萊美世界音樂專輯,還拿下了創新音樂人獎和最佳民族民間專輯獎——脫胎換骨後,她回來了。

我們現在在《浪姐》裏看到的阿朵,在競選女團時,會考慮團隊的平衡性,公認比評委更適合姐姐評委。

在袁詠琳當隊長沒人選的時候,會站出來幫她解圍;

安慰自信心不足的袁詠琳時,會摸摸頭輕聲鼓勵,有着大地母親一樣的沉穩溫柔。

這樣金子般的溫柔,是刀山火海般的地獄經歷錘鍊出來的。

阿朵父母恩愛,家庭幸福,自己也天賦異稟,在喜歡的事情上都做得很成功,早年的人生順風順水,這樣的女孩子大多都比較天真。

第一次戀愛,遭男友和閨蜜雙重背叛,痛苦不堪時,最後還是選擇了寬容原諒。

但這世間對善良的人不夠溫柔,女孩的一生總會碰到一些無端的攻擊:Yamy被老闆職場霸凌、阿朵連續被三任渣男傷害至重傷。

我們都知道錯的是那些爛人,但世間不是每時每刻遇到不公就會有人爲自己主持公道的。

面對不公要像阿朵那樣狠狠地反擊,內在自我修煉。

就算天塌下來了,還有自己頂着。

山本耀司曾說:“‘自己’這個東西是看不見的,撞上一些別的什麼,反彈回來,才會瞭解‘自己’。”

所以,跟很強的東西、可怕的東西、水準很高的東西相碰撞,然後才知道“自己”是什麼。

至於那些卑劣的、低賤的,妄圖用謾罵惡意拉你下水的,根本無需爲他們浪費一秒鐘的生命。

就像阿朵說過的一樣,“不信等着瞧。”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