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柳巖:對我有好感的男士勇敢地向我表白吧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6月27日 07:49   鳳凰網

採訪柳巖是一件很開心的事,與其說她是一個很有被採訪慾望的人,不如說她是一個不藏着掖着的藝人。出道多年,她一直在娛樂圈中不斷地挑戰自己,敢於在大衆面前展示自己的個性,也一直保有對自己的自信。這幾年她積累了不少喜劇作品,最近她和大鵬搭檔主演的電影《大贏家》網絡播出,豐富了大家“抗疫”的宅家生活。隨後她開始在綜藝節目中活躍出現,她坦言自己喜歡工作,求關注。

採寫_本刊記者 劉倩

渴望快些接戲

“求導演和製片人關注”

在最近已經播出或即將播出的好幾檔綜藝節目中,都能看到柳巖的身影,包括《笑起來真好看》、《瘋狂的麥咭》、《讓生活好看》、《鮮廚100》、《她的時間密碼》、《王牌對王牌》等。柳巖坦言近期自身在綜藝上曝光率的增高,是源於今年疫情突發的特殊時期,導致她的工作安排發生了一些很大的改變,有了許多空當,加上疫情之後一些新的電視節目誕生得比較快,所以她毫不猶豫地加入到了很多她認爲適合自己、能體現個人特色的綜藝節目的錄製當中。《讓生活好看》是柳巖比較喜歡的生活觀察類綜藝,她很樂意相對自然地和大家一起分享自己的生活。柳巖說她最近一直在和同行們抱怨,“沒有戲找我拍,這也是我比較不滿意的現狀。很多演員朋友都說你不必焦慮啊,去年《受益人》上映你獲得了很多好評,應該會有很多人來找你拍戲吧?”雖然有劇本來邀約,但柳巖認爲這個階段的自己應該尋找合適自己的劇本。疫情過後她希望能夠迅速投入到演員的身份中,“我實在是太喜歡演戲了,希望各位導演和製片人給我機會,求關注!”

《笑起來真好看》是一檔把即興喜劇搬上舞臺的節目,柳巖在其中受到了沈騰的誇讚。一直以來,柳巖對自己的演技是自信的,“說實話我從出道到現在,不管我在電影、電視劇裏是主角、客串還是配角,很少有人對我的演技有質疑或爭議,普遍還是給予了好評和關注,爭議只是說我主演的影片比較少,代表作比較少,大部分都是在好的作品裏有一些自己的亮點。”她對自己的梳理是:當下的她需要一些能夠凸顯自己演技的代表作。

柳巖和沈騰認識已有很長的時間淵源。柳巖通過選秀出道時,沈騰曾經指導過她的小品。在2008年柳巖演第一個話劇《誰都不許笑》的時候,柳巖又再次見到了沈騰,沈騰對柳巖說,“這麼多年過去了,你的演技真是一點長進都沒有。”柳巖當時又羞愧又高興,高興的是沈騰記住了這個叫柳巖的小姑娘,羞愧的是沈騰覺得自己的演技沒有進展。在綜藝《王牌對王牌》中,沈騰和柳巖也有合作,“沈騰老師不惜溢美之詞、狂轟濫炸地誇獎了我,對我是一個極大的鼓勵。他從不認可我演技到認可我的演技,也讓我感到非常自豪。”

想讓大家看到自己的多面性

“現在的我很容易孤獨”

疫情期間,由院線電影轉網絡播放的片單中,有一部由柳巖和大鵬搭檔的作品《大贏家》。相對於自己在《受益人》中的表現,柳巖坦言自己在《大贏家》裏的表現很一般,不過她認爲在《大贏家》中自己接受了一次不一樣的挑戰,“我演的是溫柔小姐姐的角色,我以前並沒有演過這樣的角色,我還蠻開心的,駕馭了一個不一樣的喜劇電影裏的角色,”她還透露其實在《大贏家》中她和大鵬有很多感情戲,以很多新穎的拍攝方式出現,“有很多幻想鏡頭,但導演把這個部分我們的所有鏡頭都剪掉了,所以最後的呈現不論是從戲份上還是表演空間來說,大家覺得我表演一般。我也不否認,但我還是蠻喜歡這部電影,也蠻喜歡我的角色。”

走在演員的道路上,柳巖沒有絲毫的自我懷疑。她告訴本刊記者,其實她認爲自己的演技早就有了很大的進步,只是沒有一個角色和合適的作品能夠讓大家看得到,“其實並不是我在《受益人》裏演技有多麼的突飛猛進,我一直以來都在非常認真打磨每一個角色,我也自認爲是演得不錯的。因爲各種原因,我並沒有被觀衆看到,所以沒被認可,但我從來沒有喪失過信心。”

柳巖也曾遭受過質疑聲,比如演技和一些網絡聲音等等。這些聲音對當下的她來說是否已經釋然?她也思考過這個問題,“其實我總覺得別人對我的偏見和誤解是怪不了任何人的,一定是來源我自己,和我所展示的那一面太單薄、極端、片面,因此被誤解。人都是非常複雜、多面的,所以當人用更多的方法、更堅持地把自己的一面一面展示給大衆的時候,他們一定會看到,不會一直誤解。所以我一直在調整自己的工作和生活狀態,讓大家看到我的多面性。”

一直有着性感標籤的柳巖,坦言在感情道路上一直尋找着一個“歸宿”,去年經歷了父親去世的她,更感慨這幾年越來越脆弱和孤獨。她說自己一個人單身生活了十幾年,“一個人太過堅強,其實已經有些累了吧,反而會需要有人來幫助我、關心我、陪伴我,現在的我很容易孤獨。”

南都娛樂×柳巖

“我跟喜劇特別有緣分”

南都娛樂:在《王牌對王牌》中你和沈騰有搭檔,如果有一天你和沈騰在大銀幕影視作品中搭檔,你覺得你能接得住沈騰的喜劇包袱嗎?有沒有這個信心?

柳巖:我覺得我接得住他的喜劇包袱,我也有這個信心。好的演員是相互成就的,而喜劇演員必須是互相幫襯才能讓包袱起得來的。如果他完全不需要對手給他幫襯,這叫獨角戲,也叫脫口秀演員,廣東和香港地區是叫棟篤笑。喜劇演員之間的搭配是相輔相成的,不是說我比你強,我給你個包袱你接不接得住,這是一種錯誤的表演形式,不是大家想象中演員一定要比拼或者給對方挖坑,其實是個互相成就的過程。

南都娛樂:你覺得自己的即興喜劇表演得如何?當初選擇喜劇這條道路,你都對自己做了哪些心理建設和評估?

柳巖:即興喜劇對我來說並不是太難,但要呈現出一個很好的效果是非常難的。即興的部分其實是最輕鬆的,因爲每個人每天的生活都是即興的,不可能去彩排和預設。但就像我們所說,三句話要有一個包袱,要緊緊地牽住觀衆的心,這太難了。我常常覺得不是我選擇了喜劇,而是喜劇選擇了我。我跟喜劇特別有緣分,很多喜劇的作品短片裏都會有我的出現,而且喜劇類型的導演、製片人也喜歡找我去演喜劇,成爲喜劇色彩裏的一抹亮色吧,所以我去演喜劇反而不用做任何的心理建設,特別的幸運。

南都娛樂:《讓生活好看》是一檔曝光明星私下獨居狀態的節目,能否透露下你都會曝光哪些方面給大家看?

柳巖:在節目裏我是大姐的身份,我有4個弟弟妹妹。關於真人秀的外拍部分我只有3集,不是每集都會出現。這3集也囊括了我生活很重要的3個方面,第一是柳巖不工作的時候,私下裏她是怎樣的生活狀態,包括我的愛好、我的特殊技能這些;第二是有一天拍攝了我的相親過程,也會讓大家看到我的感情觀;第三天拍攝的是我和家人的相處時光,大家能看到當身份是姑姑、是女兒、是鏟屎官時候的柳巖是怎麼樣的。

南都娛樂:私下裏的你和公衆面前的你差別大嗎?感覺你都是樂觀正能量的,私下的你會不會有脆弱的一面?

柳巖:私底下的我和公衆面前的我差別特別特別大,但並不意味着我是戴着面具面對工作和公衆的。包括在《讓生活好看》裏,在錄棚內部分的時候,我的生活一出現,鄭爽都震驚了,她說大姐,你私底下也太隨意了。弟弟也會說,柳巖姐,你剛起牀時臉真的太腫了,我都懷疑他想說我的臉腫得像豬頭,但他又不好意思說。我這個年齡階段會有一些容易水腫和代謝的問題,我私底下也不精雕細琢,很可能睡衣都不是成套搭配的。我更喜歡輕鬆自然、素面朝天的自己。這幾年越來越脆弱和孤獨,可能是一個人單身生活了十幾年,一個人太過堅強。其實已經有些累了吧,反而會需要有人來幫助我、關心我、陪伴我,現在很容易孤獨。

南都娛樂:你和大鵬合作了很多,大鵬說你一直給他驚喜,你有沒有覺得他有在幫助你?或者說你們在相輔相成?

柳巖:我和大鵬之間用12年的時光建立了堅固的友情,我們認定彼此是一輩子的人生摯友。大鵬常常說我是女版的大鵬,他是男版的柳巖。很奇怪,我們一起合作的片子就是特別受大家的認可。我們的成長速度也不一樣,在友誼事業的路上我跑得快一點,他也緊緊追了上來,然後我們一起成長,接着大鵬突飛猛進成長,接着我極力追趕。大鵬是一個太有才華的好朋友,我常常有力不從心、追趕不上的自卑感,我也要努力變成更好的自己。

南都娛樂:在當演員的道路上你都有哪些計劃?除了演喜劇,你有沒有發掘一下別的戲路?

柳巖:我近兩年拍攝了不少具有編劇能力的新導演的作品,比如《受益人》,去年拍了一部周全導演的《會飛的螞蟻》,我覺得這些新導演非常棒,也有自己的風格,我願意和新人導演多多合作,也互相成就吧。

南都娛樂:你覺得自己在娛樂圈的優勢是什麼?娛樂圈競爭是很激烈殘酷的,你是一個事業心很強的人嗎?

柳巖:如果我不是一個事業心很強的人,在娛樂圈是根本走不到最後的,每個在娛樂圈能夠經營5年10年的人,一定是有着很強烈的事業心才能夠支撐得住。我的優勢就是勇敢和堅持。聽上去很簡單,但並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的,這一份勇敢和堅持是來自於我對這個行業和職業有多麼強烈的熱愛。

“年紀越大越不想擺脫性感標籤”

南都娛樂:大家一直認爲性感是你的標籤,這個標籤有沒有給你造成困擾,或者說在接戲方面會有侷限性?你有想擺脫這個標籤嗎?

柳巖:早期的時候性感作爲我的標籤,我得到了很多的好處,對我是很有益的,讓大家能夠看到我的獨特性,讓更多人熟知我。在接戲的標準上,的確會有一些困擾,包括我演的很多角色都是比較極致和有勁的角色,而不會有一些更飽滿、更柔和的角色能讓我去駕馭。其實年紀越大,我越不想擺脫這個標籤。可能我在年紀比較小、狀態比較好的時候獲得性感的標籤,會有一種強烈的視覺衝擊力帶給大衆。可隨着年齡的增長,在外形上我不見得有優勢的情況下,仍然頂得住性感的標籤,說明我真的是一個有着超凡魅力的人。我暫時還是不想擺脫這個標籤,我想好好管理自己的外形身材,更加提升自己的內在,穩穩地駕馭這個標籤。

南都娛樂:你上過多期《男人裝》的封面,有沒有期待自己哪天會不因爲“性感”而登上各大雜誌封面?

柳巖:坦白地講,我覺得能再登上各大雜誌的封面,當然是件非常美好的事情。可是如果沒有登上,也不是一件要追責和自責的事情,不應該埋怨自己,這不是我的人生目標。

南都娛樂:你曾說感覺自己忙於事業錯過了成家,當下有想把這個計劃提上日程嗎?有時會不會覺得孤獨?

柳巖:我很想提上日程,可是我不知道如何提上日程,我總不可能看到一個順眼的男人就衝上去拉着他的手說,“嘿,戀愛嗎?嘿,結婚嗎?”我實在不知道該如何進行。大家總是不相信,“柳巖,難道沒有人追你嗎?”其實年齡漸長之後,追你的人會越來越少。並不是說我的外形變化了、走樣了、沒有魅力了,而是成熟、成功的女性其實會給很多男士造成巨大的壓力,他們根本不敢想、也不敢靠近,更不確定自己會不會一開口就丟臉,傷到自己的自尊。所以我還挺願意鼓勵對我有好感的男士勇敢地向我表白,我也要多一點勇氣,當我遇到有好感的男士我也要主動向他走近一步。加油吧。

南都娛樂:接下來還有哪些工作安排和計劃可以和大家分享的?

柳巖:還是有固定的節目錄制,希望儘快接到好的劇本,進入到劇組生活裏。在我心目當中,劇組生活就是最好的生活。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