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瀟灑離婚的阿嬌,這次卻變成了“渣女”?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5月10日 01:46   鳳凰網

說起最近兩天熱度最高的,當然還是阿嬌離婚這件事。

本想說是一個普通人追逐半生終於打動大明星的勵志愛情劇,但沒想到這段婚姻從一開始就因爲男方私生活不端不被人看好,兜兜轉轉許久,最後還是分開了。

相比起男方髮長微博掏心掏肺地憶往昔,阿嬌不願多說的態度反而讓人觀感更好一些。

不過好像也坐實了:在這段閃婚閃離的婚姻裏,她確實沒有投入多少真感情。

越來越多阿嬌“一開始就沒愛過”的蛛絲馬跡被深挖。

鏡頭前的她面對新婚老公冷淡又疏離,可以二話不說就把對方從“最在乎”的列表裏除名。(而男方則是小心翼翼把她的名字保留到最後)

這讓我想到了當年在鏡頭前痛哭流涕說,“我真的好傻”的那個小女生。

在這段感情裏,她卻成了對方口中被控訴冷淡的“渣女”。

只不過,所有人都覺得“應該好好被珍惜”的阿嬌,在不同的兩段故事線裏,最後卻都沒能迎來圓滿。

看到有人說,“阿嬌像是被詛咒了。”

好像大衆對女明星的關注,永遠都多帶了一層情感維度的衡量。

有些時候,你可能根本記不住她的臉、她的作品,卻會在看到她名字的當下,下意識地脫口而出,“哦,不就是當年那個××的前女友嗎?”

說起來,娛樂圈被“詛咒”的女明星,又何止阿嬌一個。

前幾天逛微博,偶然刷到了童瑤婚後生活的消息。

其實她早在去年10月就結婚了,只是婚禮相當低調,也沒有媒體蹲點,只邀請了兩方的家人和一些朋友。

整個婚禮還是很有牌面,在意大利的一處古堡舉行,現場十分唯美,還放了盛大的心型煙火。

點開那條微博,熱評赫然出現:“是那個和張默好,又跟系主任睡的姑娘嗎?”

大衆是健忘的,唯獨對這種桃色醜聞記憶猶新。

童瑤的老公王冉,比她大17歲,如今已經52歲,看上去又是一樁女明星攀龍附鳳的庸俗婚姻。

王冉除了年齡稍大,並不是油膩浮誇的二代。他畢業於哈佛,是某投資公司CEO,名下還有15家影視、管理公司,還是有點能力的。

童瑤能從低谷中走出,最開始沒人敢找她拍戲,到逐漸在影視劇中擔任一些配角,背後不可說沒有王冉的功勞。

童瑤早期拍攝的《臺北飄雪》和《求愛假期》,是加入博納之後的作品,而當時博納集團的財務總顧問就是王冉。

這幾年童瑤厚積薄發,戲約不斷,除了她自身努力,也少不了資本推手王冉的助力。

兩人早在13年就被拍到一起喝咖啡,如果從那時算起,也是戀愛長跑七八年了,如今修成正果,兩人都不年輕了,85年的童瑤如今也三十幾歲。因爲兩人年齡差太大,很多人調侃,她真的對自己下得了狠手。

但我更願意相信,這是他們深思熟慮後的結果,因爲他們戀情的時間跨度,在娛樂圈也算長了。

說起童瑤,可能大多數人的印象還是張默打人事件,和疑似與系主任陪睡一年,換拍戲資源的醜聞。

怎麼看,她手上都是一堆爛牌。

可是最開始不是這樣的,童瑤也曾風光無限,有着非常明朗的前途。

2002年,17歲的童瑤以專業課第一名的成績考入中央戲劇學院,同年,她被李文歧導演選中,拍攝了個人首部影視劇《林海雪原》。

當時李文歧稱讚她戲很好,作爲初出茅廬的演員,童瑤吃苦耐勞、珍惜機會,且演出也十分專業。

童瑤在學校那會兒有小章子怡的稱號,一個長相神似章子怡的人,就算沒達到本人360°無死角 的水準,外貌條件又能差到哪兒去?

外型和演技都過關,照這個路子發展下去,說不準還真的能成爲師姐的接班人。

可惜她認識了張默。

《林海雪原》的一個攝影師去昆明拍新戲,童瑤去劇組找攝影師玩,而那部劇的男主剛好是張默。

兩人一交流發現還是中戲校友,於是一直保持聯繫,三四個月之後,他們戀愛了。

在《生活新報》的採訪裏,童瑤說自己和張默缺乏溝通,而且處理問題的方式不一樣。

“我起初欣賞他,是覺得他有一種霸氣,可是沒想到他把這種霸氣帶到了生活中。我不想說他有多壞,可是事實就是這個樣子。”

事情最初爆出來,是童瑤被張默打傷,傷勢可以說慘烈:左眼球出血,鼻骨骨折,全身多處淤傷,整張臉都腫起來。

而在童瑤接受採訪前,關於她和系主任黃定宇潛規則的事情開始鬧得沸沸揚揚。張默的暴力毆打,被淡化成爲愛情爭風吃醋的假象。

當時傳聞大一新生想出去拍戲,必須經過黃定宇許可,獲得許可的代價就是桃色交易。

而童瑤在《林海雪原》中的一番角色,就是通過這種方式得到的。張默聽說這件事後,便毆打了童瑤。

童瑤否認了這個說法,說自己和黃主任一年都見不了幾次面,她在採訪中還保持幻想,表示“如果張默靜下心來仔細想一下,我可以考慮接受他的道歉。我不想把事情鬧大。”

當然童瑤這話也有前後矛盾的地方,如果不想鬧大,應該第一時間找警察,而非找媒體。

唯一的解釋就是當初的她太急於出名,星二代打人,這個噱頭太大了,如果能借此一搏,這頓打也算沒白挨。

但到底太年輕莽撞,她選擇找媒體來解決這件事,卻低估了張默背後的影響力。

童瑤的性格或許真的不太適合娛樂圈,她不夠謹慎。

好閨蜜佟麗婭因爲與雷佳音共享一杯可樂,陷入輿論漩渦,她偏偏火上澆油,去圍觀了剖析兩人八卦的相關問答,被微博機制分享出來.,無異於在坐實這件事。

說回當年的媒體採訪,童瑤表示張默的父親做得很好,“可這又不是他父親的錯,我不該接受他父親的道歉呀,錯的是張默,道歉的人也應該是他。”

這件事的結局是張默被中戲退學了。

他絕對是有問題的,張默後來的某一任女友接受採訪時曾說,張默脾氣暴躁極端,她只是誇獎同劇組的一個男演員戲演得不錯,張默便怒不可遏,大罵她一通,還說他們是下三濫演員。

再加上後來張默在12年和14年間因爲吸毒事件多次入獄,直接從星二代變成了服刑人員,就足以證明他的人品和道德底線都有極大缺陷。

再說童瑤,童瑤從頭至尾都是受害者,如果和系主任的謠言是真的,那她充其量也只是一個不完美的受害者。

謠言四起的命運伏擊了她,之後她表現得再好,都只能在大衆視線中隱形。

童瑤有沒有和黃定宇達成交易,沒有確切證據;而張默打人卻是板上釘釘的。

但事實卻被模糊重點,漸漸算成了一筆糊塗賬,針對女明星的性醜聞,恰恰又是大衆熱衷於傳播的點。動手打人的張默則全身而退,雖然被學校退學,但以他父親在圈內的身份,接戲並不成問題。

嚴格來說,這件事損失最大的是童瑤,原本璀璨的星途出現了裂縫,大得讓人無法忽略。

性交易事件的真假,有沒有張默背後的勢力在發酵輿論,已是一樁無頭懸案。

最常見的公關手段,是拉別人下水,兩個人一樣都是黑的,就會分散注意力。

陳道明演過一部電視劇叫《黑洞》,他飾演的聶明宇,是天都副市長的兒子,全省聞名的青年企業家,而聶明宇最重要的身份,是天都市最大的地下黑社會頭目。

聶明宇被匿名檢舉後,真相逐漸浮出水面,而他的父親聶大海作爲副市長,對調查組表示儘管查,絕不姑息養奸。

聶大海一生勤儉,不允許兒女利用自己的關係做生意,最窮的時候也要把家裏僅剩的錢用來交黨費。

司法之神手持天平,爲了避免私心玷污公正,她一直閉着眼,天平才能永遠維持正義。

面對自己的兒子,聶大海睜開了眼睛。

他表面上要大義滅親,背地裏卻開始行動,千方百計阻撓調查相關人員。

一個絕對正義的好人,忽然露出猙獰面目,才是最駭人的。

在童瑤事件裏,張默的父親扮演着怎樣的角色?如果他真的做了什麼,童瑤作爲一個在校學生,是無法與其多年的人際關係抗衡的。

這件事多年後想起來仍覺得蹊蹺,打人成了吃醋案,而重點卻被放在童瑤與黃定宇身上,幾乎所有的媒體都在大肆報道“綠帽”事件。

造化弄人,站在烈日下的人沒有影子,“小章子怡”的路,走得比前輩還坎坷。

童瑤和章子怡長相確實有六七分相似,但仔細一看你就會發現,章子怡的眼神裏有那股野心和勁兒,童瑤曾經有過,但那次事件後熄滅了。

多年過去,即使已經爲人母,章子怡的氣質仍然凜冽,童瑤則只剩下沒有棱角的溫和。

娛樂圈的每個人都是很多面的,沒有絕對的壞人,也沒有完全的好人。

被網友圍攻油膩噁心的楊爍,其實當初還幫了童瑤一把。

在一次採訪中,記者問起楊爍爲什麼經常找童瑤搭戲,楊爍開玩笑回答:因爲可憐她呀,當時沒人願意跟她搭戲。

而童瑤的回覆是,是他來找我搭的。

唐嫣、童瑤、楊爍在同一個頒獎臺上時,因爲三人是同班同學,主持人特意cue了一下唐嫣出來說幾句。

我注意到唐嫣笑着面對童瑤說話時,她的表情一直很僵硬,估計是聯想到了不太愉快的回憶。

而和楊爍對話時,童瑤的面部表情和肢體動作都放鬆很多。

當然不是說唐嫣與童瑤有什麼齟齬,而是在當時的輿論裏,童瑤被爆和導師有染,爲資源出賣身體上位,面對大學的小組作業、排練小品之類的時候,她的處境一定是相當尷尬的。

很難想象她以怎樣的心情完成了學業,心理承受力稍差一點,估計早就退圈了。

讓童瑤鹹魚翻身的《大江大河》,據說是楊爍推薦她來演的,但楊爍採訪時避嫌否認了,只說導演確實詢問過自己的意見。

憑藉宋運萍一角,童瑤獲得了白玉蘭最佳女配獎,得獎後她特地感謝了楊爍。

有理由相信童瑤是真的熱愛這一行的,專業第一的成績,醜聞發酵後依然沒有退圈,在衆人的審判眼光裏熬到畢業,接戲從來沒停過。

什麼類型的角色她都接,戰爭片,生活劇,古裝,佟麗婭辭演的《三十而已》,童瑤也接了。

拍《大江大河》時,楊爍說童瑤的劇本上全做滿筆記,還把原著裏的情節抄了上去。

有一個鏡頭是宋運萍想去學校看弟弟,給弟弟買東西,但她沒錢,所以剪掉長髮換錢。爲了這個鏡頭,童瑤真的去剪掉了留了多年的長髮。

爲了拍宋運萍病重的戲份,她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好好吃飯,暴瘦了幾斤。

演完最後一幕,楊爍說她把自己關在房間裏哭了一場,久久不能齣戲。

這個角色後來也成就了童瑤,讓她沉寂多年之後被業界和觀衆認可。很多人將對萍萍的喜歡延續到她本人身上,也爲她這些年的境遇而感慨。

如今的童瑤,也算是求仁得仁。曾經站在風暴中心,飽嘗人情冷暖的她,也許對成名的執念已經淡了不少,大浪淘沙,留下的只有對演戲熱愛。

現實的引力太過沉重,任何超脫飛揚的理想,都會砰然墜地。

17歲的童瑤,以專業第一的身份考進中戲,成爲班級裏最年輕的學生。那一年的她學過舞蹈,會吹葫蘆絲,前途一片光明。

因爲一次打人事件,還有接踵而至的洶涌輿論,那些無限可能似乎都被埋葬了。

一個壞的前任所帶來的破壞力、影響力太大了,大到吞噬她整個人生,人的命運就像多米諾一樣,一旦有了開頭的坍塌,就會不可避免地往後倒下。

但好在時間會讓一切塵埃落定,試圖讓她蒸發的人,自己消失了,烈日還在,但她找回了自己的影子。

就好像多年後的阿嬌,再一次面對感情挫折時,已經決定好聚好散,不多做解釋。

當年在綜藝裏感嘆“沒有人敢娶我”的她,也已經撇下別人的看法和目光,抽身一段並不合適的婚姻,重回單身生活。

壞運氣不會跟隨你一生,生活總在慢慢向前走。

人生是個圓,所有的不完美,到最後都會找到應去的歸宿。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