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高雲翔案重審第二日,重播受害人詳述受侵犯過程錄像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2月25日 00:28   鳳凰網

當地時間2月25日,高雲翔和王晶涉嫌強姦一名華裔女子案件重審的第二天。一大早,高雲翔提前四十分鐘與自己的女助理一前一後來到唐寧中心法院,他身穿灰色西裝,神情依舊很嚴肅,快步向法庭走去。

離開庭大概還有十分鐘,王晶和自己的華裔律師也從法院側門進入,王晶狀態輕鬆,精神飽滿。

今天的主要內容是重新播放女當事人當時出庭作證的視頻。

爲保護女當事人,庭審觀衆席清場,只剩下媒體可進入旁聽。

女當事人還原KTV情景

在庭審的過程中,爲避免對女當事人的二次傷害,不需要女當事人再一次出庭作證,所有陪審團成員觀看第一次庭審的視頻錄製。

在視頻中,女當事人全程用英文回答檢察官對她提出的問題,交代事件發生的背景。

2018年3月26號,女當事人說只有中國劇組成員聚在一起吃了頓飯,大概有30人,也有一些會說雙語的澳洲工作人員。因爲中國劇組成員不會說英文,所以沒有邀請澳洲劇組的成員。

在晚飯時,女當事人不太會喝酒,喝一點酒就會臉紅。當時就喝了四分之一杯的酒。

高當時穿的是黑色體恤和黑色夾克,帶黑色帽子。在KTV剛開始的時候,我只喝了水,之後喝了點混合的酒。高喝沒喝酒我不記得了。

女當事人繼續講述,只有一些人之後去唱K了,大概12個人,因爲有一些中國劇組成員第二天要趕飛機回國,所以沒有參加KTV活動。當時大概是晚上九點半,高和王都去了。剛開始時,在唱k的時候,王把胳膊放我肩上,離我很近,大概15-20cm近,但我沒有覺得不合適,因爲大家都在慶祝,很開心,我覺得沒啥不對。但幾次之後,我感覺不舒服,一直都盯着我,我問他爲啥你這樣看着我,他說,爲啥我不能這樣看着你。我嘗試不看他的眼睛,躲避他的眼神,看旁邊,看周圍,但他要求我看着他。當我感覺不適的時候,被那樣對待的時候,我就藉故去了好幾次廁所,我想我從廁所回來的時候,就有人坐我的位置,因爲ktv裏面真的很多人,我就去別地地方坐。之後他又離我很近,想親我,但我把頭別過去。說到這裏,女當事人非常傷心,開始抽泣起來,並拿紙巾擦拭眼淚。

此時,在法庭上的高雲翔和王晶緊緊盯着屏幕。

香格里拉酒店監控視頻曝光

在庭審播放了當時在KTV裏的視頻,女當事人指認了自己所在位置。並詳細闡釋了爲什麼KTV活動結束後,沒有直接回家,因爲時間太晚了,酒店附近會比較好打車回家。

當時在香格里拉酒店的大門口,女當事人拿着自己的包、帽子和手提電腦和王晶一起。王晶當時把女當事人的手提電腦拿走,說走吧上樓吧,和他們聊一聊。當時女當事人想的就是去酒店樓上的某一個房間,裏面可能會有一些劇組工作人員,不會只有一個人。當時的情景是,女當事人已經和大家道別,預定了出租車。當時女當事人告訴王晶,我需要離開了,當時在電梯裏,我一直按着電梯的開門鍵,但王晶拉開了我,按下了電梯16層。女當事人當時一直都不想去樓上。

接着法庭播放了當晚兩名當事人在香格里拉酒店大門口的視頻,高雲翔和王晶都目不轉睛盯着播放屏幕,王晶嘴巴上翹,和旁邊的翻譯員小聲交談。

從酒店大廳和電梯走廊的視頻顯示,王晶拿着女當事人的包,拉着女當事人的手腕往酒店房間走去,隨後身穿黑色體恤,頭戴黑色鴨舌帽的高雲翔走出電梯,四處看了下,往房間的方向走去。

詳細描述被侵犯全過程

陪審團繼續觀看女當事人與檢控官的詢問視頻。

首先女當事人描述了酒店房間的格局,她說一進門走廊的右邊是衛生間,衛生間和房間是隔開的,走廊盡頭是一個椅子,牀在走廊左邊,牀邊有兩個牀頭櫃。進入房間後,女當事人坐在窗邊的椅子上。

然後王晶走過去從抱住她開始親她,她試圖擺脫王晶的親吻。之後,王晶用微信語音說:“來我房間。”檢控官問女當事人:“王晶在跟誰說話?”女當事人說可能是劇組其他人員或者高雲翔團隊的人。

檢控官繼續問:“通話結束多久之後高雲翔出現在王晶房間的?”女當事人說不記得具體多久,大概幾分鐘吧。

高雲翔一個人來到王晶的房間。檢控官問女當事人當時的感受,女當事人說感覺安全了一些,因爲她認爲高雲翔是一個公衆人物,有妻有女,一直很禮貌。

女當事人問高雲翔:要談什麼事情?

高雲翔說:你覺得要談什麼?說完從椅子起身走到牀邊,還開玩笑說:“噢 CC你有北京口音啊!”

女當事人不記得當時王晶在房間具體位置,只知道他起身走向衛生間並說:“我把CC留給你了!”。

女當事人開始啜泣,“高開始親我,把我放牀上,把我的羊毛衫脫了,我把羊毛衫抓過來穿上。高摸了我的胸部,吻我,我忘了他怎麼把我帶到了衛生間。”在描述這一段的時候,女當事人在視頻中情緒非常激動,不停用紙巾擦拭淚水。高雲翔在現場神情嚴肅,咬緊牙根。

女當事人繼續描述,高關掉了衛生間的燈,衛生間的門是開着的,王晶當時坐在衛生間的馬桶上在抽菸。當時高雲翔顯示脫下來女當事人的裙子,脫到腰部,也脫下了內褲。

我的衣服被脫光了,並且是在例假期間,我的內褲上還墊着衛生巾。我 一直說,不要不要。我說我來例假了,但是高沒有說話。

隨後女當事人描述了她被高雲翔手指侵犯的過程。

然後她聽到水龍頭的聲音,描述說這是高雲翔在沖洗自己的手。

女當事人不記得自己如何回到房間,她說她在牀要爬走,王晶試圖侵犯她,女當時爬到地上,但不清楚當時高雲翔在哪裏。

王晶繼續在女當事人身後,在窗戶面前,拉開窗簾。

隨後,王晶躺在牀上作出猥褻指令。

女當事人說自己當時極爲恐懼,不知道怎麼辦,按照指示照做了。

女當事人說:“高雲翔還在旁邊開玩笑說,你準備太陽升起之前才弄完嗎?還拍了幾下我的臀部。

後來,她有聽到房間大門關上的聲音,認爲那是高雲翔離開了王晶的房間。

女當事人說:“我去衛生間把所有的衣服都穿好,把衛生巾換了。我看我臉上很多精液,我很快把臉洗乾淨(哭)“

離開房間時,她不記得王晶有沒有說話,只看見他躺在牀上一動不動。

回到家中 老公報警

視頻播放女當事人四點12打車回到家的視頻。女當事人沒有和司機透露發生了什麼事。

女當事人回家很匆忙去衛生間洗了個澡,“因爲我覺得我身體很髒。

丈夫問我爲啥回來的這麼晚,我沒辦法解釋這一切,因爲這一晚發生太多事情了,高和王把我困在房間裏,我無法離開。

丈夫問我你脖子上什麼東西這麼髒?那是精液。

我當時非常很害怕,很疲憊,甚至無法說一句完整的話。

丈夫說如果發生了什麼事,你要報警。

我丈夫報了警,我去睡覺了,我當時頭昏,當天我說早上五點就起來工作,非常忙。那是27號早上了。

我沒有給警官告訴一切,因爲我害怕,我出生在中國,沒有女子會跟警察說強姦的事情。因爲他們是名人,有權力。我不想傷害家庭,不想傷害我的父母。

我向女警官展示了我腿上的淤青。

檢察官問話結束。

高雲翔辯護律師開始盤問

高雲翔辯護律師圍繞高雲翔的人品問題不斷詢問女當事人。“在拍攝活動這些天內,是不是你看到高雲翔對每個人包括團隊裏的女性都很有禮貌?”女當事人說:

“我沒有注意全部人,不算是尊敬,但是有禮貌。”

辯護律師提到,其中有一個場景是,《阿那亞戀情》劇組在動物園拍攝的時候,高雲翔抱着考拉,女當事人幫高雲翔拍了視頻,女當事人承認高雲翔對動物很溫柔。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