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幸運還是不幸?她有一眼難忘的美貌,被末代國王看上卻一生流亡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0月11日 05:48   鳳凰網

前兩天看到油管,有人貼圖紀念這位美麗的王后——

她是阿爾巴尼亞末代王后,也是唯一的王后↓↓

 

 

這麼個東歐小國也有過王朝? 還真是,阿爾巴尼亞小歸小,倒是兵家必爭之地↓↓

這位唯一王后的故事曾像辛德瑞拉一樣浪漫,卻只上位一年就流亡,捲入顛沛流離的悲劇。

 

 

她叫傑拉爾丁Geraldine Apponyi,看這盈盈微笑的氣質就知道出身富貴。她是匈牙利阿波尼家族後裔,家族有上千年曆史,住超大的阿波尼城堡,父親有伯爵頭銜,母親是美國外交官之女。

她從1915年8月6日出生就被稱爲女伯爵,可惜一個人的命運總被時代裹挾,到了她這代,幸福童年超級短暫。

 

 

傑拉爾丁剛滿3歲,奧匈帝國崩塌了,全家只好丟下所有,逃到瑞士。

還沒到10歲,父親又去世,財產坐吃山空,母親見勢不妙改嫁法國高官,三姐妹被打發回匈牙利讀寄宿學校,成了沒爹沒孃沒錢用的孤兒。

 

 

她曾經打工好幾年,早上兼職公司女祕書,打字打得飛快; 下午到叔叔上班的布達佩斯博物館,在禮品店賣明信片。

過着這樣的日子,依然長成了明豔少女, 憑着一張照片,命運又大逆轉了 。

 

 

當時,阿爾巴尼亞大boss很會搞事,他叫索古,出身地主家庭,對封建統治很有執念。靠參軍打仗,一路從內政部長當到總統,然後突然轟的一聲變了天,把總統變成國王,建立索古王朝↓↓

 

 

他自封國王,姐妹們統統是公主↓↓

 

 

這樣一個王朝急需一個耀眼的王后,好讓臣民們侍奉。

他派出姐妹們在全歐洲尋找妻子,很快,一大堆照片帶回來供他挑選。 傑拉爾丁的照片一亮相,國王就挪不開眼了。

這位沒落貴族的女伯爵,明麗動人,被譽爲“匈牙利白玫瑰”,讓所有人黯然失色↓↓

 

 

 

 

國王立馬邀請傑拉爾丁來見面,當場求婚。 但這次命運逆轉到底是福是禍呢?

講真,這對怎麼看都不是一路人,有一個浪漫的開頭,註定沒有一個可靠的根基。

傑拉爾丁才22歲,索古一世爲了打造自家王朝,已經熬到42歲,頭髮都掉了一半;

 

 

兩人語言和興趣都不一樣,男方滿腦子爲政治而生,沒一點溫柔體貼,女方不會講阿爾巴尼亞語,更不諳政治。但她並沒有更好的選擇,索古成熟強勢,她只有接受求婚。

 

 

1938年4月這場婚禮,花錢如流水,傑拉爾丁頭上的超級大花冠不輸任何王室↓↓

 

 

連伴娘團都像新娘↓↓

 

 

打造了好幾套珠寶,她這隻鉑金鑲嵌鑽石王冠,上面有代表王室的山羊紋章,被稱爲“山羊頭王冠”,非常有名和華麗;配全套鑽石項鍊和手鐲↓↓

 

 

還有各式華麗禮服,收到的禮物都是紅色奔馳跑車;

 

 

住豪宅宮邸,無比奪目↓↓

 

 

她美貌華麗,吸引了無數雙眼睛,被稱爲歐洲史上最美王后之一↓↓

 

 

 

 

 

 

相比之下,國王的姐妹們遠沒有那份貴氣,頭上的鉑金鑽石王冠更是小得多。

 

 

索古一世的姐妹

不過,屬於傑拉爾丁的幸福總是無比短暫,這樣的日子只過了354天,連一年都不到。1939年4月,她剛剛生下兒子只有幾天,意大利墨索里尼入侵阿爾巴尼亞,二戰開始了……

索古王朝從創立到滅亡只有短短十年,瞬間一切成了廢柴。她抱着兒子流亡希臘,索古照樣堅持自稱國王王后↓↓

 

 

土耳其↓↓

 

 

落腳法國↓↓

 

 

途經瑞典,王后堅持一臉微笑,姿態高貴↓↓

 

 

一度落腳英國。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她家住在麗茲酒店,後來租了一幢白金漢郡的鄉間別墅,沒有帝王居所的豪華氣派,只有居家小院的樸實低調。

他們唯一的兒子萊卡,被稱爲王儲,卻是看着老爸的一臉愁容長大的↓↓

 

 

 

 

 

 

二戰結束,阿爾巴尼亞變了天,他們還是回不了家。 繼續流亡到埃及,結果埃及王朝也崩塌了,只好去法國。

眼看復辟王朝沒啥希望,索古一世只有66歲就患病去世。

 

 

傑拉爾丁並沒管王朝這些事,把所有心血傾注在兒子身上,還跟一些流亡在外的王室成了朋友,得到不少幫助。

 

 

 

 

從歐洲又輾轉去南非,頂着空頭銜的王儲娶了澳大利亞平民女孩蘇姍↓↓

 

 

迎來了唯一的孫子萊卡二世↓↓

 

 

多年過去,阿爾巴尼亞總算允許他們回國,王權是沒可能了,但承認了萊卡的王儲頭銜,還尊稱傑拉爾丁爲“王母Queen Mother”。

終於輾轉回到早年的家,奢華喧囂早已恍如隔世。

她過得很平靜,甚至晚年也擁有令人一眼難忘的姿容,直到2002年10月去世,87歲高齡遠比她的丈夫活得更知足。

 

 

 

 

 

 

在多年流亡的日子裏,耀眼的山羊頭王冠和全套珠寶早已不屬於她家,由蘇富比拍賣↓↓

 

 

另一套藍寶石套裝,鑲嵌17顆大粒藍寶的項鍊,和三顆圓形藍寶手鐲都由兒子賣掉了↓↓

 

 

只剩下小小的藍寶石王冠,傳到了孫子手裏。 萊卡二世娶了一位女演員,新娘戴着小王冠,請來百來名貴族成員出席婚禮,相當體面↓↓

 

 

 

 

這位只當了一年卻顛沛流離一生的王后,美貌和笑容贏得無數讚譽 ,至今還上全世界最美王后榜單,還有人在紀念她。

她更美的頭銜,也許是那朵“匈牙利白玫瑰”。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