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33歲韓國小哥畫下“新婚生活”虐哭,網友:越普通,越治癒…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0月02日 00:53   鳳凰網

娛樂至上的年代裏

當大多數人爲娛樂圈的分分合合失望或激動時

韓國插畫家Bae Sung-tae

執筆畫下了自己的新婚生活 用無數平凡時光中的小確幸

暖了Ins 48萬人的心

 

 

 

 

 

 

“你是我的。”

“這些話你都不會說厭的嗎?”

看完的人都在感嘆:

我想要談戀愛了。

 

 

今年33歲的Bae Sung-tae

是個剛出道3年多的插畫家

妻子31歲

是個上班族

 

 

倆人在2015年結婚

婚後一年,他們搬進新家

之後

Bae Sung-tae連出了3本與妻子有關的插畫集

分別叫

《多雲 晴空 萬里》

《今天也喜歡你》

《愛你的每個瞬間》

 

 

他還註冊了一個名叫“grim_b”的Ins賬號

PO出了零零碎碎的愛情片段

許多人原以爲

Bae Sung-tae的插畫是他沒說出口的情話

然而真相是?

你且聽他“說”:

 

 

新房裏,

Bae Sung-tae:“現在還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啊。”

妻子:“沒關係。”以後會填滿的。

2015年,我們在雨天拍的結婚照。她縱容我的放肆,二話不說陪我淋雨。我們都笑得很傻很開心。

 

 

 

 

如今,她躺在我隔壁,轉身就能看到她的睡顏,我覺得“現世安穩”,大概就是這樣。

 

 

雖然住在一起,但不代表我們總能在一起。事實上,我們的時間並不總是重合。

工作日她會醒的比我早,我在吹風機的聲音中醒來,看她打扮,再送她離家。

 

 

到了傍晚,下班時間我若是有空,便偶爾會偷偷埋伏在地鐵出口,給她個驚喜。

 

 

雖然最後都是被她發現,然後悄悄繞到後方嚇我。

週末,她終於有時間休息了。

有時候我會靜靜地等她醒來,

 

 

有時候我會撒嬌把她吵醒。

 

 

“我好無聊哦,你快起牀。”

“讓我多睡會兒。”

而早餐,我已經準備好了。

 

 

接着,我們會窩在一起。

她上她的網,或者加班,我看我的書,或者睡覺。

 

 

 

 

比起出門找好吃的店或是去玩,我們都更喜歡這種相處方式。躺在可以躺下的任何地方聊天或休息。

 

 

 

 

可能會有很長一段時間的沉默,但我們都不覺得難熬。在最靠近對方的地方,像牆一樣可靠地陪伴着。

 

 

 

 

 

 

“你覺得50年後我們還能像現在這樣嗎?”

“應該吧,但我可能背不動你了。”

因爲工作,婚後我們斷斷續續分開過。最長的一段時間是她去語言培訓,離開了4個月。

 

 

從機場分別開始,我們都委屈巴巴地捨不得對方。

 

 

那段時間,通話時一聲“喂”就能讓人心顫。

 

 

我開始給她寫信,因爲有些話,說出來和寫在紙上,是兩種不一樣的感覺。

我也希望遠在大洋對岸的她,能通過留存在信上的氣味想起我。

 

 

說到氣味,妻子走後,某天我準備洗衣服時看到了她落下的毛衣,上面還有她的氣息,可惜越來越淡了。

我沒捨得洗它,所以一直抱着。沒有她的日子真的太難熬了。

 

 

從前就聽說過“夫妻會越長越像”,現在在一起久了,我也發現彼此的性格和習慣的確多多少少受到了影響。

 

 

“我們看起來好像新婚夫婦哦。”

“我們就是啊,老婆。”

她是個不太說甜言蜜語的人,剛在一起的時候聽了也會起雞皮疙瘩。

 

 

“我可以說些肉麻話嗎?”

“等,等一下,我還沒有準備好。”

但我是個喜歡了就要說出來的人,所以總是會向她要答案。

“我帥不帥?”

 

 

“誇我。”

 

 

“謝謝你願意嫁給我。”

“OK啊。”

“不對,你應該說‘我也是’。”

“我愛你。”

 

 

“所以再給你一次機會還會嫁給我嗎?”

“嗯。”“快跟上呀。”

後來,她終於也能越來越自然地說愛,還尤其喜歡在我醉了的時候套話。

 

 

“你愛我嗎?”

“當然。。。”

而她練瑜伽的習慣也讓我多了運動的動力,我從早期的拉伸都困難,

 

 

到現在已經能正確、愉悅地凹起動作來。

 

 

有人曾問我,幸福的方法是什麼?

我跟他說,不要以別人的標準,去定義自己的生活和幸福。 我只能給最基本的建議,是體諒、體貼和照顧。

 

 

霧霾天,她會爲了我的健康,守住我想要摘下的口罩。

 

 

怕冷的我,義無反顧爲婚後變得怕冷的她,貢獻出外套。

 

 

有次妻子過敏,我們凌晨去到醫院。急診室的文件要寫監護人的名字,我落筆填空時,感到了一份 沉甸甸的責任。

 

 

能相伴走過那麼多年,正是因爲我們對彼此有愛和責任。

感情裏,婚姻裏,沒有什麼是理所應當的。

 

 

在我們家,家務會分工。偶爾有異議,就打比賽,用輸贏做決定。

 

 

我喜歡她在我生病的時候照顧我的樣子,再兇也好看。

 

 

 

 

“看,我說什麼來着?你得戴上圍巾,不然會凍傻的。”

“知道了媽媽,我以後一定聽你的話。”

我們都花了很長時間才知道彼此是個愛哭的人,更願意在脆弱時,守着對方。

 

 

 

 

 

 

 

 

 

 

 

 

“能抱我一下嗎?”

“過來”

因爲想讓對方活得簡單快樂,所以把對方寵成孩子模樣,最後我倆雙雙變年輕。

 

 

“晚飯吃什麼?”

“我們跟豬一樣,剛吃完午飯就想晚飯了。”

春天,我會偷偷在她量體重時使壞。

 

 

夏天,我縮在她的衣服裏逗她,家裏一打的衣服都因此變得鬆鬆垮垮。

 

 

秋天,她因爲怕冷,會踩着我的腳,讓我馱着她走路。

 

 

冬天,小懶豬睡覺一定要我揹她回牀。

 

 

做什麼都是成雙成對的,所以幸福也是加倍的。

 

 

“你愛我對不對?”

“對!”

猶記得許多年前,彼時妻子還不是我女朋友。

我們在公園裏散步,我滿腦子想着怎麼牽起她的手,緊張到手出汗。

 

 

後來,我終於牽着她的手,許下了相守一生的誓言。

 

 

如今,這些時光裏的零零碎碎,就像毛毯一樣,烘着我也暖着她。

 

 

“我要上牀睡覺覺了~”

“我要跟你麻麻上牀睡覺覺了。”

以後,我只希望誓言不破美夢成真,到了80歲我們還會牽着彼此的手,一直走下去。

 

 

“我們住在這裏好不好?”

“住在哪裏都沒關係只要旁邊是你就好。”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