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打破好萊塢華裔面孔陳規 劉玉玲做到了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9月07日 09:33   中國新聞網

  打破好萊塢華裔面孔陳規劉玉玲做到了

  最近播出的美劇《致命女人》在網絡上引發熱議,豆瓣目前評分9.4。故事分爲三個時代平行敘事,三個時代有不同的角色,但是好像全部的焦點都集中在了80年代部分的主角劉玉玲。劉玉玲除了是這部美劇的主演,她還參與了導演工作。

  劉玉玲被視作今年好萊塢的年度人物,除了新劇開播,她主演的美劇《福爾摩斯:基本演繹法》也迎來了最終季,這是她目前主演的最長壽的劇集。最初選劉玉玲出演女版華生時,引發過不小的爭議,英劇《神探夏洛克》中飾演華生的馬丁·弗里曼甚至曾攻擊過她的長相。5月,劉玉玲在好萊塢星光大道擁有了自己的一顆星星,她是第二位留星的華裔女明星,上一個還是黃柳霜(1905-1961)。

  在好萊塢打拼出一片天是一件事,讓全世界知道你在好萊塢打拼出一片天,又是另一件事。劉玉玲在21世紀初就跨入了好萊塢明星行列,筆者第一次意識到這件事,是她以本人身份客串經典美劇《慾望都市》。四大女主中最拜金的薩曼莎因爲工作和她有所交集,她想買一個限量鉑金包的時候,謊稱這是劉玉玲想要的,然後非常順利地買到了。從這個虛構情節,完全可以看出劉玉玲在好萊塢的當紅程度。

  作爲一個華裔,劉玉玲能夠打破面孔的陳規,獲得今時今日在好萊塢的成就,並不是一場簡單的摘星旅程。

  高中的壁花小姐

  很多人會認爲劉玉玲有一副典型的歐美人喜歡的亞洲人面孔,但事實可能並不是這樣。她自稱在高中時完全不受歡迎,甚至沒有去參加畢業舞會,因爲沒有人邀請她。她的父母經歷過兩次遷徙,一次從大陸到臺灣,然後從中國臺灣到了美國。在擁有生物化學和土木工程學位的父母眼中,她自小渴望的表演事業,稱不上真正的職業,她父母更在意教育和生存,藝術不在這個行列。

  儘管劉玉玲從小就有了演藝夢,但還是遵循着父母的要求完成自己的學業。就算在學校也有不少戲劇表演,最終還是研讀了亞洲語言與文化學位,與藝術無關。這也沒有阻撓她,她開始認識一些經紀人,希望能在劇院、電影、電視劇、廣告中出演角色。

  雖然大多數人都很樂意把她列入自己的名單中,但是沒有人真的給她工作。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好萊塢,沒人能夠保證一個亞洲女性面孔是否會得到試鏡機會,更不用說得到一份表演工作。經紀人們也會直接回復她,“我們不知道應該拿你怎麼辦”以及“你不會獲得太多工作”。好像她高中壁花小姐的身份,延續到了演藝事業之中,在刻板印象面前只能靠邊站。

  成爲天使

  在1997年,劉玉玲獲得了一個重要的角色,美劇《甜心俏佳人》中的律師吳玲,她曾憑藉這個角色獲得艾美獎最佳女配角提名。劉玉玲說這個劇集在當時來說也是一個好萊塢創舉,那個時代並沒有多少大女主美劇,《甜心俏佳人》雖然是一個喜劇製作,但題材是很正式的律師故事。她飾演的吳玲,也是當時少有的美國熒屏上華裔女性律師角色。

  《甜心俏佳人》正式開啓了劉玉玲的演藝生涯新階段,在2000年她出演了兩部重要電影作品,《霹靂嬌娃》和《上海正午》。

  《霹靂嬌娃》是好萊塢的經典IP,原版美劇《查理的天使》在70年代非常著名。當下女權盛行的好萊塢,也在拍攝新的版本。在2000年之際,能拍攝一部女性角色爲主的動作電影實屬大膽,尤其是在三大女主角中加入了劉玉玲這樣的華裔面孔。德魯·巴里摩爾是第一個確定的“天使”,她還參與了電影的製作人工作,隨後加入的是她的好友卡梅隆·迪亞茨。她們兩個都是好萊塢知名的甜心型女演員,一個可愛,一個性感,與原版角色也較爲符合。

  劉玉玲在這三人之中,猶如一抹異色,雖然說是三大女主角,但很明顯她當時要排在這二人之後,德魯·巴里摩爾和卡梅隆·迪亞茨都有1000萬美元片酬,而劉玉玲僅有120萬美元。儘管如此,她還是繼續出演了續集,與其他二人也一直是好友。今年星光大道留星時,兩位天使和續集中的老牌天使扮演者黛米·摩爾都出席了典禮。

  如果說《霹靂嬌娃》讓歐美觀衆全方位認識了劉玉玲,那與成龍合作的《上海正午》,可以說讓華人觀衆開始認識她。這兩部電影同期上映,加上好萊塢對於中國面孔的功夫印象,給劉玉玲印上了一個“打女”標籤。2003年她出演了《殺死比爾》系列,飾演了一個日本女殺手,這個角色讓她獲得MTV獎最佳反派,併入圍美國雜誌《娛樂週刊》評選的影史最令人聞風喪膽的23個黑幫角色榜單,與《教父》中的馬龍·白蘭度、《美國往事》中的羅伯特·德尼羅、《疤面煞星》中的阿爾·帕西諾並列。

  渴望融入不同角色

  在提到自己的導演生涯時,劉玉玲說她希望通過這個方式,更多融入自己的作品之中。一開始,她也是先從製片人做起,她的第一個幕後作品是2006年的《自由的憤怒》。隨後,她製作了兩部與兒童、婦女權益相關的影片。劉玉玲從2004年起便是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大使,因爲她出色的人道主義工作,在2006年獲得婦女世界獎,2008年獲得聯合國基金會人道主義獎,2012年獲得國際婦女組織頒發的和平獎冠軍稱號,2016年被哈佛大學授予年度藝術家獎。

  她的導演生涯開始於《福爾摩斯:基本演繹法》,不過最初大家還是覺得更適合她的是出演這部劇,而不是導演。在第一季結束,第二季甚至還沒有被訂購的時候,她的經紀人爲她爭取了一次導演機會。在第二季開拍後,她導演了第22集,在後續的幾季裏也繼續導演。

  劉玉玲談到過她的經紀人一直是她職業生涯中最大的支持,就算她有時候都覺得自己提出來的想法太過分,她的經紀人都會幫助她實現。這種支持,讓她明白自己的努力一定會有回報。除了《福爾摩斯:基本演繹法》外,她還導演了其他美劇。其中她認爲挑戰最大的是漫威的劇集《盧克·凱奇》(第二季),因爲當中涉及很多特效,但作爲電視劇集,又需要很快速地完成拍攝工作。

  曾經有人問她,自己導演又出演時,有沒有想過要給自己更多特寫,拍出自己不同的美?劉玉玲說她導演時根本沒空想這些,她所在乎的是拍攝效率和呈現的效果,在喊“開拍”時,也要儘量配合情節的情緒。在她看來,這些年她學到最重要的經驗,就是如何與他人合作,要參與一個長期的項目時,就像服兵役,需要不斷調整自己的步調。

  在《致命女人》之後,她還將導演劇集《無名英雄》的第一集,黃柳霜的故事。作爲當下好萊塢最有地位的華裔女星,去回望因爲華裔身份而被排擠、落單的黃柳霜,想必會帶來不同以往的視角。現在的好萊塢,對於華裔、亞裔女性面孔,早就有了不同的看法。但這一切的起點,都與黃柳霜息息相關。好萊塢星光大道上兩顆華裔女性星星,將在這部劇集中得以相會。

  多面藝術家

  在今年1月,劉玉玲以藝術家的身份,參加了新加坡的一個裝飾藝術展。當中展覽了她的作品《找到失物》,這個作品來自她過去六年在各地撿到的廢棄品,她把這些東西裝在200多本書中,擺放在一起,讓人翻閱。劉玉玲認爲被丟掉的東西很可憐,所以把它們撿起來放在書裏,給它們一個家。

  劉玉玲的藝術家身份是多方面的,其中比較突出的是在美術方面。2012年,她曾出版一本畫冊《七十二》。她還與英國歌手The Bullitts合作,在他的專輯中伴奏,並且錄製旁白。她喜歡在工作中尋找新的挑戰,離她越遠的事越覺得有趣。

  2015年,劉玉玲通過代孕成爲一個單身媽媽。在星光大道留星儀式的演講裏,她說有一天兒子問她,什麼是靈魂?她回答靈魂是看不到的,但你只要敢於想象,它可以成爲你想要的任何東西。劉玉玲仍舊渴望能找到與自己產生共鳴的人,但她不會爲迎合現實而限制自己。近30年的演藝生涯,如同一場馬拉松,她已經學會調整跑步的節奏,迎接每一次挑戰。□耳朵(影評人)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