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這是一個打怪版“成長的煩惱”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7月19日 00:53   中國新聞網

  這是一個打怪版“成長的煩惱”

  ◎韓思琪

  《怪奇物語》第三季終於回歸了,Netflix一口氣放出全八集。在空調、西瓜和冰可樂之外,炎炎夏日裏有了新的消暑利器:驚悚劇。不過,這一次想看蘿莉正太探險的觀衆可能會失望了,第三季從頭到尾都打上了明晃晃的三個大字:“青春期”,或者說這是一個打怪版的“成長的煩惱”。

  《怪奇物語》的故事發生在1983年的印第安納州霍金斯鎮。小鎮上的四個男孩玩耍回家途中,威爾突然失蹤,母親和警長與小夥伴們一起尋找威爾,故事由此開始。在這個過程中,他們遇到了超能力少女小11,開啓了對抗怪獸的冒險旅途:逆世界、國家能源實驗、恐怖怪物奪心魔……

  前兩季的《怪奇物語》被影迷激動地稱爲是“80年代兒童冒險電影元素集大成者”,“斯皮爾伯格的表,約翰卡朋特的裏,感覺就像斯皮爾伯格帶着X-man去寂靜嶺打異形!”儘管塞滿了科幻、克蘇魯式恐怖、表裏世界等平行宇宙元素,故事核卻是一個“老命題”:溫暖的小鎮裏善良的靈魂。因爲兒童的世界永遠比成人世界純真、善良、有更爲直接的勇氣。

  正是在這個意義上,第三季不那麼“怪奇物語”了,從懸疑驚悚轉向了青春期的叛逆與成長。隨着第二季劇情結束,表裏世界間的大門被關閉,威爾成功被營救,劇情走向了日常向:超能力少女從實驗品狀態解脫,被霍珀警長收養,開始擁有一份正常人的生活。也開始有了正常青春期少女會有的煩惱:對她保護過度的養父,開始交往男朋友後的親密與摩擦,有關自我的認知與邊界的探索。她問自己的好友麥克斯:“我要怎麼知道我喜歡什麼?”普通與正常對她來說,反而成爲一門修煉的功課。

  因此,第三季劇情並沒有如同網友的設想:超能力少年集結組團,甚至是如同X戰警一般組織化,而是走了一條相反的路徑——小11在這一季突然失去了超能力,她的功課更多的不是外部強化自己,而是“問心”。這樣的設定使得第三季的羣戲比重增加,不再是小11個人的英雄秀,而爲每一個角色找尋人物弧光。劇中將行動線分爲三股:以小11的超能力與威爾感知力帶領兒童組的調查線,青年組以新聞追擊者身份對鼠疫的調查線,以及成年組威爾母親與警長對市長進行祕密交易的調查線,直到結局處三條線匯在一起,共同應對最終的boss。

  不僅在人物的刻畫上,第三季《怪奇物語》肉眼可見的變化還有:變得更加“正確”。對消費社會及職場上性別歧視的批判,女性的獨立與強大的彰顯,都讓復古的80年代裏加入了當下時代的關切。這一季的小鎮裏出現了現代化商業代表:“星城”,巨型商城背後是政績的交易,消費社會裏景觀的呈現,隱藏在“星城”深處的“奪心魔”基地……劇中的諸多處隱喻都十分直白,甚至於直接,也因此受到了“熱點一把抓”的批評:“少數羣體、女權、冷戰等元素,大數據熱點一把抓”,從而分散了冒險原本應有的驚險與刺激。

  那麼,《怪奇物語》在哪些層面還保留了自己的“傳統”呢?首先,“寫給80年代的情書”這一懷舊與致敬“梗”仍在。設定於80年代的《怪奇物語》從第一季開始就堆了衆多復古的符號,需要影迷與粉絲在觀看中不斷收集“彩蛋”。第三季也不例外:復古服裝,8bits(八比特)遊戲,《龍與地下城》,Joy Division樂隊……這次還融進了那個年代的動作片,先後致敬了影片《第一滴血》《終結者》《虎膽龍威》:警長的扮相戲仿了史泰龍的蘭博,而反派殺手的造型則肖似《終結者》中的施瓦辛格,二人第一次正面交鋒的對話則出自《虎膽龍威》:“你確定要這樣嗎?你可是個警察,警察要守法。”

  對80年代流行文化與經典的致敬,在小朋友們在影院共同觀看《回到未來》這一情節處達到了一個小高潮。羅伯特·澤米吉斯導演1985年上映的電影《回到未來》,是一個穿越回30年前改變歷史的樂觀故事,主角馬丁通過自己的努力,讓父親從懦弱無能、一事無成變成一個有勇氣、有生氣的人並最終獲得了成功。在影片剛開始時,蘭博就問他的長官:“這次我們會贏嗎?”得到的答案是肯定的“會!”導演澤米吉斯曾自言,他想通過這部電影告訴觀衆們,“未來並未註定,通過努力,一切都可以改變”。

  這種“樂天派”的精神也被一同編碼進第三季的故事裏,因此劇情更多的不是靠邏輯推動,而是情感的力量,是我們在一起就可以戰勝一切惡魔的“樂觀”。尤其在結局處被奪心魔控制的比利,他在最後時刻完成的人物反轉,即是依靠喚醒他內心深處對母親的依戀與愧疚完成的。反派沒有升級、也沒有變得更強,反而是人之情感的戰鬥力飆升。很明顯,這一季的《怪奇物語》使用了更多的筆墨去描繪細膩的情感,青春期懵懂的初次戀愛、繼父與養女之間的親情、走出童年後朋友之間友情模式的轉變等等。

  所以說,這一季劇情更像是打怪版“成長的煩惱”。“成長”作爲主題有着雙重動因,或許是出於要克服“打怪+升級”模式重複的審美疲勞,但也有着現實更爲迫切的原因:距離2016年夏天第一季的播出,過去的3年裏小演員們也各自成長,尤其是第三季推遲上映的一年裏年齡的增長、身體的發育。角色必須和演員共同成長,走出童年期。在這個層面上,《怪奇物語》第三季主打“成長”的處理或許就變得可以被理解,成長不是一個可選擇是否的選項,而是必須完成的命題。

  警長霍珀在給養女小11的信中寫道:人生不斷向前,無論你喜不喜歡,有時很痛苦,有時很悲傷,有時是意外、快樂……繼續長大吧,孩子,去犯錯,然後吸取教訓。不做到底,你怎麼知道它是錯的?就算真是錯的,你還年輕,錯得起,至少在這段記憶裏你無怨無悔。如果生活傷害了你,記住那種痛苦,那是好事,那意味着你走出了洞穴。最後,威爾最終將自己堅持的“龍與地下城”捐贈給他人,爲困住自己的“洞穴”畫上了句號。

  夏天裏不再只是有海報上黏膩的親吻與熱烈的煙火,還有告別與眼淚。所以說,第三季釀造了另一種不加冰的無糖可樂,或許沒那麼刺激,但新配方或許延長了《怪奇物語》的“生命線”。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