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出軌劇簡史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7月11日 08:46   鳳凰網

作者/雅莉

臺劇《我們不能是朋友》更新到現在,三觀越來越正了。

 

這部最初因“三觀不正”吸引無數觀衆的臺灣偶像劇,最終還是走向了最保守的道路。男主角褚克桓和早就感情不再、交往十年的女朋友分手,正式開始追求女主角周惟惟。周惟惟因爲已經和男朋友訂婚,再三逃避對褚克桓的感情,絕不越過“出軌”的紅線。

 

但在接下來的預告中,能明顯看到,周惟惟的男朋友,那個老實可靠的程序員,已經開始“黑化”了。不僅語帶諷刺地問褚克桓“已經和她睡了嗎”,還打了女朋友一巴掌。從現有的鋪墊來看,這位程序員日後還很可能會出軌他的女老闆。他和周惟惟的感情,必然走向終結。

       

       

按照以往出軌劇的套路,即使雙方的“原配”都很討厭,男女主最終能走到一起,也要付出極大的代價。更有可能的是開放式結局,在沒在一起,觀衆自己猜。

 

儘管是最保守的出軌劇,但《我們不能是朋友》在國內仍具有開拓意義。縱觀國內出軌劇的發展,除了一些早期的瓊瑤作品,專門寫不倫戀的劇集少之甚少。反倒是隔壁的日韓泰這類題材枝繁葉茂。同期在播出的,涉及出軌情節的就有韓劇《春夜》和泰劇《吹落的樹葉》。

 

藉着幾部出軌劇熱播,我們統計了一下中日韓泰四國較爲知名的一些出軌劇(因中國專寫出軌的劇集較少,主要盤點的是大衆熟知的幾部帶有出軌元素的劇),得到下表:

     

       

盤點完這15部出軌劇,河豚影視檔案(id:htysda)發現,大部分出軌者都沒有好報,“打小三”的劇情屢試不爽,即使有把出軌的雙方寫成“有情人終成眷屬”的,也一定會用“原配黑化”“出軌者已付出沉重代價”等手段,讓這段不倫戀合理化。所謂的“三觀不正”,都是噱頭。

 

再進一步分析,不難發現,同屬於東亞文化圈,中日韓三國在出軌劇的創作上有共通之處,偏重於對道德和人性的探討。相對開放的泰國,則更愛把出軌當作一個戲劇性元素,和變性、復仇等其他元素複合使用。出軌劇,反映了國民對待愛情和婚姻的集體態度。

“幹掉”原配,出軌不是問題

 

事實上,《我們不能是朋友》並不是第一部寫男女主出軌的臺灣偶像劇。早在2008年,臺劇《命中註定我愛你》就寫了這樣一個故事:有穩定女友的男主陰差陽錯和女主相遇,發生一夜情後因爲女方懷孕而展開了一段“合約婚姻”。在兩人相處過程中,男主愛上了女主,之後兜兜轉轉幾年最終修成正果。

       

       

當年這部劇不僅在臺灣收視率爆棚,成爲迄今爲止臺灣電視史上收視率最高的偶像劇,在大陸也大受歡迎,擔任男主的阮經天因此爆紅。彼時很少有人意識到,男主紀存希的行爲就是赤裸裸的出軌,只不過,編劇用一個很狗血的大沖突掩蓋了男主出軌面臨的道德爭議:男主的女友爲了趕走女主,騙女主這個小孩男主不想要,間接導致女主出車禍流產,和男主決裂。

 

當那輛車在大雨中衝向女主,讓女主倒在血泊中時,觀衆的眼眶溼潤了。當男主抱着女主痛哭,顫抖着手簽下“保大人不保小孩”的手術同意書(此處不科學請忽略)時,整個屏幕上都彷彿飄着幾個字:虐不虐?你說虐不虐?此時還罵男主出軌的觀衆,簡直毫無人性。

 

直到11年後的今天,臺灣才終於出現了直面出軌問題的《我們不能是朋友》。不過,正如前文所述,該劇爲了避免道德爭議,還是精心設計了很多“洗白”橋段。比如,男女主都未婚,戀愛中劈腿還是比婚內出軌“犯罪”情節要輕。再比如,男主早就不愛女朋友了,發現自己愛上女主後,也迅速提了分手。與其說男女主是出軌,倒不如說是兩人各自的感情都有問題,且過錯主要在對方,早就該分手了。

      

       

整體來看,《我們不能是朋友》雖然打着“不倫戀”的旗號,整體還是符合主流價值觀的。只要爲雙方出軌提供一個合適的理由,少寫或黑化雙方的“原配”,引領大家以出軌者的視角走下去,一部“毀三觀”的倫理劇分分鐘變又甜又虐的偶像劇。畢竟電影界就有《甜蜜蜜》和《花樣年華》,主角再渣也不妨礙其成爲經典之作。

 

反面教材就是《我的前半生》。劇中花費大量筆墨寫唐晶如何幫助閨蜜羅子君,如何爲男朋友賀涵犧牲,最後劇情卻變成羅子君和賀涵相愛,唐晶成了局外人。這一做法,完全違背了“少寫或黑化原配”這一創作原則,被觀衆罵也很正常。 

       

       

從《我的前半生》被罵到《我們不能是朋友》受追捧,很多人以爲,觀衆的鑑賞水平提高了,不再以居委會大媽般的正義感要求“三觀正”,而是更關注劇集背後的現實意義。但事實上,觀衆還是那批觀衆,從來沒有變過,變的只是編劇耍的花招。

 

能被大衆接受的套路永遠是“有情人終成眷屬”和“好人有好報”。《我的前半生》被罵不是因爲出軌,而是因爲好人唐晶沒有好報,《我們不能是朋友》成功不是因爲觀衆看劇不看三觀了,而是因爲它骨子裏就三觀很正——男女主一對有情人就該在一起,原配兩個“壞人”自己作,活該沒有好報。

 

中日韓泰四國PK,出軌劇哪家強?

 

和臺灣相比,內地的出軌劇就更保守了。除了瓊瑤阿姨當年寫過一部小三上位的《新月格格》,之後內地的出軌劇,大多以小三付出代價,正室重新掌權作爲結局。

       

       

就連出過驚世金句“你失去的只是一條腿,紫菱失去的可是她的愛情”的《一簾幽夢》,也不敢把紫菱和她姐姐的男朋友楚濂寫在一起,還要拉出一個樣樣都好的費雲帆轉移視線。2005年的《京華煙雲》裏,趙薇飾演的姚木蘭更是典型的賢妻良母,用寬容和真心拉回出軌的丈夫,歇斯底里的小三一頭撞死,下場慘烈。

 

2009年的《蝸居》,一部非常現實的都市劇,海藻身爲宋思明的小三,最終在和原配的爭執中受傷導致流產,真是血淚教訓。經典爽劇《回家的誘惑》,核心看點就在於正室如何華麗變身,回來找出軌的丈夫和小三複仇。

       

      

一直到去年的熱播劇《戀愛先生》,打小三情節還是很受歡迎。辛芷蕾飾演的顧遙,是典型的“大奶教”教徒,老公多次出軌可以忍,讓他出軌的小三卻不得好死。相比以往,近年來出軌劇唯一的進步是,小三終於不再以面目可憎的形象出現了,不管是《戀愛先生》中被渣男矇蔽的羅玥,還是《我的前半生》中努力工作的羅子君。

 

但想讓出軌者真正獲得讓觀衆祝福的愛情,還得看咱們的友鄰日本。2014年大熱的日劇《晝顏》,就把男女主的出軌愛情寫得尤其動人,其中對婚姻的探討非常深入,類似於“婚姻就是犧牲激情換取安穩”“暴露偷情的罪名大於偷情本身”這樣的金句很多。但最後還是以一方回歸家庭,一方離婚作爲結局,沒敢給兩人善終。同年的《失戀巧克力職人》,出軌的女主在發現懷了丈夫的孩子後,同樣選擇了回歸家庭。

       

       

韓國的出軌劇也是一樣。2014年的《密會》,女主因爲出軌被丈夫以通姦罪(2015年已廢除)起訴,最終入獄。她必須爲出軌付出坐牢的代價,才有資格和另一個男人開啓新生活。日本、韓國和中國同屬於東亞文化圈,受儒家文化影響頗深,在感情上大多傳統而壓抑。如果是戀愛中的出軌,像《春夜》那樣,還有回旋的餘地,如果是婚內出軌如《密會》,道德的枷鎖必然會讓兩人付出沉重代價。

 

和中日韓文化不同源的泰國就奔放多了。在泰劇中,出軌大多作爲一個讓劇情更復雜的戲劇性元素出現,相比復仇、亂倫等情節來說根本就是小事一樁。也正因爲泰劇狗血、敢拍,無所禁忌,所以看起來足夠獵奇和刺激。

       

       

即便如此,泰劇中的“毀三觀”也不是真的毀三觀。以《吹落的樹葉》爲例,劇中母親對兒子Nira做變性手術的理解和支持,難道不是現在的政治正確嗎?姑父出軌愛上了變性人Nira,看似不道德,但在惡毒的妻子和善良可憐的Nira的映襯下,這份愛反而顯得更加珍貴。

 

歸根結底,所有看似三觀不正但網友買賬的劇,本質上都是三觀正到不行的劇。不同的國家有不同的文化,在表達出軌這一題材時尺度也有大有小,但作爲一部情感劇,只要符合觀衆最樸素的價值觀,有情人終成眷屬,好人有好報,大部分罵聲都不會出現。在此之上如果能加入對情感和婚姻的思考,則分數翻倍,妥妥的佳作預定。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