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這家店沒有門,卻叫衆妙之門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5月25日 02:34   鳳凰網

網絡上關注很久的插畫師出了新文創

沒兩天就出現在九眼橋旁的獨立書店

剛走出一間設計考究的網紅店

就在路口偶遇COCO小姐的遊戲廳

……

你發現 成都越來越可愛了

這是一種新鮮時髦、充滿創造力的可愛

大概

是因爲成都出現了一羣這樣的年輕人

他們聰明、時髦、專業、還好看

取得的成績讓人驚訝

如果你想知道現在的年輕人有多棒

就跟隨我們這個“了不起的”系列吧

今天的他們也許還只是“小有名氣”

但未來的他們說不定就會很“了不起”

了不起的 | BLAST STORE

泡桐樹小學門口,剛買完菜拎着鱔魚和大蔥的老大爺接孫女放學。孫女拉着爺爺往內走了100米,停在泡桐樹街的小角落。

大爺:“來這兒幹哈子,這是搞啥子的嘛。”女孩指着這家店:“爺爺,這裏是賣衣裳的。”大爺:“哦賣衣服的嗦。那我要進切看一哈。”大爺把血古淋當的鱔魚一掛,蔥一放,牽着孫女徑直往裏邊走。順手拿起一件背後印着龍的短袖,問到:

“這個龍是在吸水的還是吐水哦?”“吸水。”“那好,我買了嘛,明天正好要切打麻將。”

大爺很瀟灑,結完賬,鱔魚一拿,蔥一提,和孫女轉身離開。

大爺買衣服的地兒叫做BLAST STORE,是“衆妙之門”首家showroom。剛剛回答爺爺“龍吸水”的人則是衆妙之門的品牌主理人田雨。

這是個從外觀你無法判斷內部的空間,理髮店?練功房?還是密室逃脫?怎麼猜都有道理。畢竟這玩意兒壓根沒門——的確沒門兒,只有鏡子、滿地火山石,以及看老闆心情隨時便換的裝置。這次我去的時候,是一個孤零零的塗鴉沙發。

鏡子裏,隱約瞧見扇玻璃門,推開進入,纔可以稍微確定,是個賣衣服的地兒了。藍的、黑的、白的、紅的,簡單的幾件短袖短褲懸在天上,掛在架子上,其中還點綴着些植物,讓這個以藍色爲主的空間,不太單調。

再往裏,有個小房間,像個別致的書房。牆面有些斑駁,一部分是刷好的白漆,一部分裸着,也不違和;牆上掛的是,由大到小的幾個藍色地圖;中間是一張由四個四行車輪兒拼成的玻璃桌子;書架上零星擺着幾本雜誌,還有一大瓶留了小半的黑牌威士忌。

主理人田雨說,整個空間最後出來的結果跟當初設計圖紙的相似度只有10%,裝修過程有點荒謬,施工的工人都不知道第二天到底要幹嘛,來了再說,敲了再整,整了再敲,“在這個空間裏的每一處細節都是偶然且無法復刻的,反正是我眼中的真實。”

空間裏面主要的承載的還是衣服,畢竟衆妙之門是一個時裝品牌。介於遙不可及的high fashion和屌炸天的streetwear之間,一個詞形容衆妙之門:簡單,再加個詞:實穿。

大榜在去年萬聖節就試穿過他們的衣服,連彭主任和米真穿上之後都捨不得脫下。

衆妙之門的衣服很舒服,不張揚、不刻意。無意間路過的高中生特意帶着爸媽來買、賣完菜接孫女放學的大爺能穿、彭主任喜歡、男團女團愛、網紅也來打卡。

衆妙之門的萌芽到實現,絕不是主理人田雨的靈光一現,是潛伏多年孕育而出的一種必然。田雨在攀枝花長大,他的家族,從曾祖父開始就在沿海做面料生意,從小耳濡目染,聽着遠方的故事,手邊摸着的是上好的料子。

念初中時,生活在美國、上海等大城市的親戚老給田雨寄衣服,加上父母總出差稍些洋玩意兒回來,田雨在穿這塊兒就沒將就過,內褲是champion,牛仔褲是Levi’s,洋盤慘了。父母看不下去,覺得這小孩瞎講究只求牌子,馬上把田雨轉去一所只能穿校服的學校。嘿,巧了,熱愛籃球的田雨就此開始搗鼓球鞋。一到假期,瘋狂逛街買衣服買鞋。

那時候的籃球少年們都愛看《灌籃》,田雨也愛看,但是人家順着看,田雨倒着看,從最後幾頁NBA球星的穿衣搭配,單品推薦看起走。

高中時,他會把自己的發呆亂想的點子一一實現,拿兩件顏色不一樣的T恤找個裁縫店拼接一起,再請同桌洋洋灑灑再寫上四字:桀驁不馴。

2009年,田雨戴着藍色美瞳、頂着一頭紅髮坐在大學教室裏聽課;當年剛剛開始玩古着的他淘了一件碩大的MA-1夾克, 被媽媽說是死人身上拔下來的衣服;還曾經因爲美籤被拒,一不服氣託美國的親戚一次性把4年的衣服買齊了——當然那麼多衣服也穿不完,後面田雨乾脆在寢室裏直接賣起衣服來,莫名其妙就代購了一把。

他還養過“牛”,用寢室裏大家沖涼的大水桶拿來把一條Levi’s的原漿牛仔褲進行脫漿處理;也玩過死飛,喜歡收集日本雜誌,對日本潮流了解得比誰都清楚……

總之,人家玩的他都玩過。

田雨的一位室友這樣描述他:“看上去是個混子,實際上,對感興趣的事情都會拼盡全力。” 用田雨自己的話則是:“我這個人有點日怪。”畢業後,田雨去了地鐵傳媒。工作的前幾年裏,幾乎所有收入都用在了穿上面,逐漸找到了自己的穿衣風格。田雨老婆說:“第一次看到他,覺得他好講究,雖然看不懂穿得什麼牌子,但是乾淨又舒服,就留了個聯繫方式。”哈哈哈哈哈,一留就沒跑脫。

在媒體行業工作幾年,最大的收穫是讓田雨養成了一種“媒體思維”,從媒體角度思考問題,客觀平和,考慮受衆和市場。

也不是沒走過彎路,多得很。2015年,當傳統媒體逐漸向新媒體轉型時期,他也搞過其他玩意兒,開過VR體驗館,天天人滿爲患。“但是我搞錯了商業模式,看似天天進賬多,到最後還是虧了。”

做品牌設計衣服這件事情,從來都在他腦海裏打轉兒,跟家裏人溝通過幾次都無果,做了好幾十年面料生意的家族怎麼看得慣他想要做的。

直到2018年過年,再次返家與爸媽細談了一番,兩位鬆了口氣,這事兒終於定了。

田雨轉身回成都立馬辭職,衆妙之門,由此開啓。

非科班出身的田雨,有自己獨成體系的“笨方法”,創業前期,一個人在家,把所有自己穿着舒服,版型覺着ok的T恤放在巨大的牛皮紙上臨摹,統計每一件的尺寸,再交給版師。

第一批樣衣出來,只成功了一件,但是他一點不慌。他去日本尋布,慢慢意識到,一件衣服最重要的是帶給人認同感。如同衆妙之門的slogan:集宇宙萬物奧祕之處,聚大千世界美好之門徒。

玄之又玄,衆妙之門。

田雨做衣服的初衷也是如此:“想讓每個人都能從衣服中找到自己的份額,滿足自己的標準,不只是特定的場合才能穿,而是任何時候都可以。”田雨說這話的時候,很穩很自信。

去年八月,衆妙之門第一批成衣完美出爐,不多,一共十件短袖;十月份他們開了一個不聲張的發佈會;十二月參加了一次“理享生活節”,其他沒啥了。田雨沒着急,慢條斯理地,想着能賣多少算多少,但單單隻憑着朋友、朋友的朋友、朋友的朋友的朋友,每一次做出來的衣服,都賣光了,供不應求。這個時候,他心中篤定:要開實體店。

泡桐樹一號的衆妙之門BLAST STORE,就來了。

回到故事開頭的泡桐樹一號,爲什麼選在這裏開店,田雨又開始“日怪”——“我就是喜歡,必須開在這截。”無論“魚骨狀”街道排列的少城片區,還是一直以來魔幻氣息濃厚的泡桐樹街,以及這條街帶給田雨的一種像是在巴塞羅那、在東京、在上海法租界的熟悉感,都讓田雨對這裏着迷,那店就得開在這裏。

現在第一家有點名堂的店開了,慢慢的,說不定就帶動整個街區了。以後田雨還想開衆妙之門的第二家店,打算開在香港、東京、首爾的亞洲區域,要是再考慮遠點,那就是阿根廷的布宜諾斯艾利斯。

離開衆妙之門的時候,我又特意在門口的鏡子前面晃悠了好幾圈,一邊想着田雨說的“就像是踏着櫥窗”,一邊從頭到腳地好好打量了一番自己。

圖片來自衆妙之門

B: 有沒有洋氣一點的英文名?
Z: 沒有,不過每一季會有英文的系列名稱。

B: 發現和大榜是同款藍之後,心情幾何?
Z: 會心一笑。

B: 用50字說出你家logo的設計靈感
Z: 可能用不到50個字,按照我自己的喜好對衆妙之門四個漢字進行變形,同時強調出衆的元素

B: 能不能多做點新款?
Z: 這個確實不能圖快,每一件新品都要反覆推敲,只有在自己內心達到滿分後才能推出。

B: 你喜歡大榜的什麼?爲啥拖到現在才找到我們?
Z:  真實,好耍。相愛需要時間。

B: 報大榜名字,打折嗎?
Z: 看情況吧。

B: 同時也賣茶是想着好玩還是跟風?到底哪個是正業?
Z: 本以爲賣茶可以戒掉咖啡,最後還是捨棄不掉咖啡。當然正業是衣服。

B: 做的衣服都自留嗎?
Z: 必須自留。

B: 願意在8月斷片之前,自動發送10張醉酒照片和5段醉酒視頻給大榜作展嗎?
Z: 斷片當天纔可以喝醉。

手機淘寶搜索“談資超會買”,每日精選好貨。

手機淘寶搜索“談資超會買”,領取隱藏優惠。

手機淘寶搜索“談資超會買”,跟着買就對了。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