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37歲“豪門棄婦”高調二婚:自己牛氣的女人,不愁嫁!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5月24日 23:01   鳳凰網

最近,關於“嫁豪門”的話題可是層出不窮。

前有港姐何豔娟跟身價30億的富豪老公離婚,又交往身價300億的富豪男友,上演了一出“用青春美色套現金錢”的神級操作。

後有奚夢瑤何猷君高調訂婚,引發大家對豪門人際關係、豪門土味審美的討論,掀起了一波娛樂狂歡。

“嫁豪門”究竟是人生的幸運,還是人生的不幸呢?網友們對“豪門婚姻”的看法不一。

不過,在一片爭論聲中,曾被羣嘲爲“豪門棄婦”的陳法拉,宣佈與法籍男友完婚的消息卻收穫了一片祝福。

 

因爲啊,她真的憑實力撕碎了“豪門棄婦”的標籤,讓大家見識了離開豪門女人照樣也過得精彩。

實在是A爆了!

1

一個人最開始的底氣,是原生家庭給予的。

富裕的家庭裏,人不容易有欲求不得的困窘;有愛的家庭裏,人鮮少出現患得患失的猜忌;開明的家庭裏,人多半樂觀自信……

這些成長裏的“必需品”,陳法拉從來都不缺。

出生於藝術世家的她,祖父母是中央歌劇院裏的聲樂老師,父親是鋼琴調音師,母親則是專業的舞蹈演員。

 

從陳法拉的名字就可以看出來家庭對她的影響

在這樣的家庭裏薰陶長大,陳法拉從小就一路拔尖,是個妥妥的學霸。

書念得好也就算了,偏偏她長得也美。

從上學時陳法拉就做兼職模特,曾經四次參加選美,獲得過全美亞裔小姐選美冠軍、美國華裔小姐亞軍、紐約華裔小姐冠軍以及國際華裔小姐亞軍的殊榮。

也正因爲選美的契機,陳法拉成功簽約TVB出道,從此進入演藝圈發展。

 

女明星要是長得好看,一般都被稱作“花瓶”,陳法拉也不例外,曾經在很長一段時間裏,陳法拉就是那個美美的花瓶。

可是她並不自卑氣餒,說我是“花瓶”沒有關係,總有一天我會讓你們記住我。

她一步步穩紮穩打,《法證先鋒》、《舞動全城》、《東西宮略》、《溏心風暴》、《衝上雲霄2》……一部部劇磨下來,陳法拉早已不是那個沒有存在感的“木頭美人”。

 

 

 

 

被觀衆記住名字,被前輩賞識演技,跟胡杏兒、鍾嘉欣、徐子珊並稱爲“TVB新四大花旦”。

陳法拉在這條路上,遇過質疑,受過打擊,但她就是沒想過要放棄。

有自己給自己託底,她終於在苦熬七年後爭回了一口氣。

2

就在陳法拉爲事業拼命的時候,她遇到了Neway Star的太子爺薛世恆。

跟以往所有“港姐配富豪”的橋段一樣,她也很快成了人們豔羨的“豪門準少奶奶”。

 

只是呢,豪門看上去光鮮亮麗,但背地裏明溝暗渠也多。

不知是爲了事業發展還是爲了豪門的名聲考量,兩個人即使被拍到戴同款婚戒、到豪宅同居也不敢承認戀情,一度鬧得沸沸揚揚。

 

直到薛世恆的長輩去世,陳法拉不得不出席葬禮,纔算是默認了之前否認的種種“緋聞”。

 

嫁入豪門的陳法拉,一度以爲自己會很幸福,至少不會像人們傳說的那樣“豪門多怨婦”。

只是啊,這世上哪有那麼多例外。在愛情裏,女人往往是最自欺欺人的那一個,不等到心灰意冷,永遠還在期待。

剛開始時,薛世恆對陳法拉確實很好,可是豪門男人又有幾個是專情的呢。等時間一長,他就又跟別人傳出了緋聞。

 

當初薛世恆跟陳法拉在一起時,鬧得人盡皆知,薛爸爸對此頗有微詞,再加上他經營管理不善,氣得薛爸爸把大權交到了二兒子薛嘉麟的手裏,陳法拉的處境也跟着尷尬起來。

老公花心,公公偏心,已經讓陳法拉活得憋屈隱忍,妯娌諸葛紫岐的鬧心,更是讓陳法拉苦不堪言。

同樣是女明星,同樣是豪門媳婦,諸葛紫岐和陳法拉從一開始就免不了被拿來各種比較。偏偏諸葛紫岐又喜歡計較,說話做事總想壓她一頭。

陳法拉隱婚的時候選擇閉口不言,諸葛紫岐就在記者訪問時有意無意地爆料“內幕”; 陳法拉因爲工作沒去薛家拜年,諸葛紫岐則暗示“不給長輩拜年沒禮貌”; 胡杏兒和陳法拉角逐視後,諸葛紫岐對媒體稱全家人都支持胡杏兒封后; 諸葛紫岐不幸小產,陳法拉被問到時以“不清楚”來回應,諸葛紫岐哭訴陳法拉拿她的傷痛開玩笑……

 

 

 

 

總之這對豪門妯娌,處處針鋒相對,只要兩個人的名字同時出現,一定是不和、鬥法等負面標題。

 

 

 

這樣的豪門生活,陳法拉忍了很久很久,但她的忍耐沒能換來理解,反而因爲生子問題引來衆怒。

衆所周知,豪門媳婦最主要的任務就是生娃。然而陳法拉因爲顧及演藝事業,遲遲沒能生育,另一邊諸葛紫岐以“人生贏家”的姿態迅速生了孩子全家歡喜。

這一對比,夫家對她更不滿意。忍無可忍的陳法拉,堅決不願意閹割事業來討好他們,主動提出跟豪門太子爺離婚。

這下子,大家都嘲笑她頭腦不好使了:你都已經嫁到豪門去了,有什麼事不能忍忍,這時候放手不就等於拱手讓人了嗎?

 

可是,陳法拉還是骨氣十足地堅決離婚,儘管,薛世恆苦苦挽留。

一時間,關於唱衰陳法拉的消息鋪天蓋地襲來,什麼“豪門棄婦”、“豪門夢碎”、“被諸葛紫岐完敗”……什麼難聽說什麼。

再加上當時跟TVB的合同到期不再續約,陳法拉事業愛情雙雙遭遇“滑鐵盧”,人生頃刻間跌入了谷底。

3

就在衆人以爲離開了豪門,陳法拉只能淪爲“XX前妻”、“豪門前兒媳”的時候,她做的頭一件事就是:

放下一切,重新開始。

不愧是學霸,陳法拉一轉身就考上了素有“音樂界哈佛”之稱的茱莉亞學院。在攻讀碩士學位時,她成了首位以全A成績畢業的華人學生。

 

不僅如此,她還搭檔黃子華出演舞臺劇《前度》,連開了整整35場;通過了女神妮可基德曼的主演的《The Undoing》的試鏡,與國際巨星演對手戲。

 

去年,她首次執導的《人來人往》獲得了辛丹斯電影節(香港短片)比賽獎項,事業打開了新方向。

 

最最重要的是,她再也不是那個隱忍破碎的“豪門棄婦”,整個人元氣滿滿散發着向上的光芒。

 

人生重獲自由的她,終於在歷經淬鍊裏,慢慢懂得了幸福的真諦。

 

 

 

都說“要先成爲優秀的自己,才能遇到那個對的人”,在陳法拉求學修煉期間,屬於她的愛情也悄悄到來。

高大帥氣的司馬諾是哈佛大學的高材生,曾擔任過外交官,也深愛中國的文化。

兩個人彼此一見傾心,才相處了幾次,就火速發展成戀人。

 

 

他不像薛世恆一樣身價十多億,財大氣粗可以豪擲千金;同樣,他也不像薛世恆一樣“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捨得讓陳法拉受委屈。

他跟她在一起就像相識多年的好朋友,舒服,自在,無拘無束。

在他的寵溺下,原本一身情傷的陳法拉,活得越來越像個靈動的少女。

 

戀愛三年後,陳法拉終於心甘情願地嫁了:因爲老公寵她,婆家愛她,朋友們都祝福她,跟司馬諾在一起,她可以過得無憂無慮,自在開心。

跟天下所有的新郎一樣,司馬諾曾說要讓他的愛人做天底下最美的新娘,只是別人可能象徵性地說說,而他卻認認真真去做了。

他親自爲陳法拉設計了一枚獨一無二的粉紅色鑽戒,希望她每天的生活都如偶像劇般浪漫甜蜜。

 

沒有誇張的排場,沒有喧鬧的聲音,他們在親朋好友的見證下,靜靜完成了這場純粹而溫馨的婚禮。

而反觀曾經讓她受委屈的“豪門”——

一個跑到綜藝節目上跟馬蘇炒CP,沒砸出什麼像樣的水花;一個還在爲家族生孩子的道路上不停歇,偶爾發些感傷的嘆息……

 

 

 

 

誰是真正掌握自己命運的“贏家”,誰又是看似光鮮卻冷暖自知的“囚徒”,恐怕大家心裏都有答案了吧!

4

年輕的女孩們,總是容易被所謂的金錢、地位、名聲、捷徑……迷住了心智,以爲自己可以“空手套白狼”,去駕馭那些美好的東西。

可是有時候卻忘了,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

靠別人賞飯吃終究吃得惴惴不安,自己腳踏實地親手獲得的東西,才更有底氣端得住享受得起。

聰明如陳法拉,也曾在豪門的夢幻泡影裏嚐到過甜頭,跌了個跟頭,才清醒地知道自己要什麼。

 

不是所有的人從一開始就會做正確的選擇,但值得慶幸的是,她可以及時止損。

 

任何時候,比有錢、有名、有美貌更讓人值得高興地是,有從頭再來的底氣。

 

女人離開了豪門,不是隻能被嘲諷爲“豪門棄婦”,爲什麼不能是她甩了豪門,找到了更好的自己呢?

一個人想活成什麼模樣,完全是自己決定的。

這纔是如今陳法拉結婚,收穫無數祝福甚至連前夫都點讚的最大意義。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