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憶舊||23年前葉倩文勇奪人夫林子祥,23年後他們的婚姻還好麼?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5月18日 01:48   鳳凰網

真是老當益壯啊,72歲的林子祥在紅磡開了演唱會。

 

▲林子祥和兒子林德信一起同臺獻唱。

做藝人這點蠻好的,逼着自己要保養、要鍛鍊、要留住青春,七十多歲還和五十歲一樣的狀態,這樣一想,有質量的生命時間比普通人真的長很多啊……

林子祥中氣十足,兩個小時演唱會,唱盡了經典曲目,撐下來也沒什麼吃力;頭髮雖然花白,但好在髮量還是很濃密的,看起來依然魅力不減。

 

這次演唱會很多老朋友都來助陣了,周慧敏、李克勤盧淑儀夫婦、郭晶晶霍啓剛夫婦、陳慧嫺等等,好像一場港風大懷舊。

 

 

 

 

當然,人們最關注的還是他老婆葉倩文會不會上臺呢?

其實葉倩文早就表態了,這次是作爲演唱會的藝術總監來的,負責整體策劃,術業有專攻,就不登臺演出了。

但是,誰信呢?!

在演唱會期間,有鏡頭掃過,已經看到技癢難耐的葉倩文抑制不住內心想唱唱跳跳的衝動了。

 

 

果然,在最後encore環節,葉倩文最終還是衝上臺去,跟老公表演了將近十分鐘的串燒。

我們看到,58歲的葉倩文和72歲的林子祥,在舞臺上依然是那樣靈活自如、光芒萬丈,展現着巨星風采。

 

葉倩文真是一唱歌就很開心、很動情、很有感染力,天生的歌者,舞臺就是她的超強蓄電池,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魚兒回到大海里的興奮與滿足……

 

 

 

▲激動到衣服都扯破了?

真好啊,身上還是有那股勁兒,和二十年前沒什麼區別。

這就是八九十年代香港娛樂圈淬鍊出來的頂級藝人吧,the show must go on,不到最後一刻,決不放棄舞臺,決不放棄自己熱愛的事業,決不懶惰和懈怠,一輩子都要用最好的狀態、最賣力的表演面對觀衆。

當然,感動之餘,也不免唏噓。畢竟時光匆匆,歲月不饒人,葉倩文和林子祥,這一對歌壇唱將結婚也有23個年頭了,從當年獨霸歌壇一方、拿獎拿到手軟的人物,到現在成了資深前輩,輕易不會露臉。

當年那段頗有爭議的婚姻,如今也走到了細水長流的境界。

當年那首快要聽到吐的《選擇》,現在似乎再也沒什麼人去唱了……

 

一切都在變,一切都在向前走,只是,你還會懷念那個天王天后輩出的年代嗎?

 

葉倩文和林子祥都很幸運,趕上了香港歌壇迅猛發展的那些年。他們的出道、發展也都很順利,或者說,天賦異稟的他們註定地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葉倩文1961年出生於臺灣,家境優渥。媽媽是“大小姐”、“隨時都有傭人伺候”。雖然管教嚴厲,但看得出培養出了一個心態爽朗健康的小女孩。後來全家移民加拿大,葉倩文的鬼妹仔性格愈加突出。

 

鬼妹仔,熱情大方,愛玩愛鬧,喜歡錶現自己,喜歡交男友、談戀愛。再加上唱歌跳舞的魅力,葉倩文這樣的女孩從不缺少男生追求,最有名的一個叫費翔。

 

 

 

但這段純純的puppy love很快就結束了。

 

一心發着明星夢的葉倩文在八十年代初回到香港,藉由豪門太子爺馬永霖的追求與力捧,在處女作《一根火柴》中做了女一號,終於算是一腳踏進娛樂圈。

 

萬事都講緣分。

本來好好演着戲的葉倩文在冥冥之中接受了一個邀約,那是1983年,已經是樂壇大哥的林子祥有一首歌需要女歌手合唱,經導演楊凡推薦,完全不懂粵語的葉倩文得到了這次機會。

 

▲相識之作:《重逢》。

 

▲《重逢》這首歌出自林子祥的專輯《愛情故事》,封面也是由楊凡拍攝的,能從光影中找到一些《美少年之戀》的影子嗎?

在這首歌裏,葉倩文雖然廣東話唱得麻麻,可是初試啼聲,嗓音清亮高亢,仍獲得了很高評價。

自那以後,林子祥便一點點地教她粵語、歌唱技巧,是師生、是朋友、又是同行,這其中微妙,誰又說得清呢。

 

1984年,林子祥爲葉倩文量身製作了一首歌《零時十分》,成了她真正意義上的成名作。

 

雖然是一首小女人情歌,但是葉倩文真的“開口脆”,歌曲初初的四個字“零時十分”便已展現了相當強的唱功。當年這首歌入選了《十大勁歌金曲》。

 

 

葉倩文趕上了“神仙打架”的時代,那個時代,每一個經常出現在電視廣播中的名字都是星光熠熠的巨星。葉倩文雖是新人,但實力非凡,很快便成了其中一員。

我是很喜歡聽sally的歌,嗓音高亢又幹淨,咬字很有韻味,氣勢也有,餘韻也有,唱功又是那麼紮實,當“天后”是名副其實。

B站專門有粉絲做過葉倩文升key的合輯,那高音,確實提神醒腦啊……

 

 

那時候能和葉倩文同臺獻藝的,數一數,都是大人物。

 

▲1988《白金巨星耀保良》,和梅豔芳同臺飆歌8分鐘。

 

▲再來欣賞一下阿梅嬌俏的舞姿。

 

▲1991《歡樂今宵》和陳百強合唱。

 

▲1997《十大勁歌金曲》,和鄭秀文合唱《談情說愛》。

只用數據說話的話,繼梅豔芳的“壟斷”之後,葉倩文從1990年至1993年,連續四年得“最受歡迎女歌手”,職業生涯共有24首歌選入《十大勁歌金曲》。

 

 

▲1992年的《瀟灑走一回》。國語歌能獲得“十大”的並不多,除了這首,你還知道有哪些嗎?

與此同時,她的老師、她的戰友、她欣賞的偶像林子祥,在事業上的成就也是那麼輝煌。他靠着拿手絕技林氏狂歌,獨步歌壇。

至今B站仍有一個“神級現場”,來自林子祥。

 

這是1985年的《十大勁歌金曲頒獎》現場,林子祥以貨真價實的肉嗓真身,連唱帶跳,滿場飛奔,唱着節奏極快、音域極高的串燒快歌,卻仍聽不到氣息轉換,也沒顯出絲毫費力,整場發揮穩如磐石。

 

▲串燒歌曲《十分十二寸》,串起了當時最火熱的20首流行歌,時長九分多鐘。

最經典的是,整場的互動幾乎串起了當時華語樂壇的中流砥柱。

 

 

 

 

 

 

 

 

嗯,大家都坐在座位上很乖,唯有張國榮唱到瘋癲……

 

林子祥當然也有一手漂亮的數據,在整個八十年代,他共有23首歌曲登上香港電臺中文歌曲龍虎榜冠軍位置,僅次於譚詠麟的28首。

所以,這是兩個極具天賦與才華、極度熱愛歌唱,也真的在歌壇突出重圍,成了天王與天后的人。

 

惺惺相惜、互相欣賞是肯定有的。十多年的磨合與相處,真感情也是有的。

兩個人從師生和朋友發展成爲戀人,似乎也是順理成章、甚至可以成爲歌壇佳話的事。

麻煩的是,林子祥那時卻已經是結了婚的男人了。

 

林子祥的前妻叫吳正元。後來的媒體大都輕描淡寫地把她介紹爲“EMI高層”,但真正的吳正元卻是個層次豐富的女人——她是那個時代的“型女”。

 

 

打扮獨特、有個性、玩搖滾,是非典型靚女,像黑妹、嬉皮士。那時林子祥正在玉石樂隊,也是這種風格,兩個人看起來琴瑟和鳴、天生一對。

香港七十年代撈電視汁長大的人多少對吳正元有印象,因爲她演過不少電視劇。諷刺的是,那時她演過一個很出名的電視劇叫《七女性》,吳正元演第三者,意識大膽,甚至和原配都成爲了朋友。

 

▲飾演原配的是苗金鳳。

在現實世界裏,卻正正好好地倒過來了。吳正元加入華納,成了高層,捧紅了林子祥,也簽下了葉倩文,極力“撮合”二人唱了那首《重逢》。兩個人也曾經一度是朋友。

 

這一系列操作被媒體形容爲“引狼入室”。

吳正元和林子祥1980年在美國結婚,85年吳正元生下兒子,一年後生女兒,88年辭去華納總經理,移民美國。95年正式和林子祥離婚。

在二人離婚的前兩年,1993年的《勁歌頒獎禮》上,葉倩文就喊出了“我愛你”的宣言。

 

事實上,不用葉倩文高呼什麼,兩個人之間的你儂我儂,早已展現在公衆面前。

 

 

 

當時的網絡並不發達,輿論沸騰也只限於香港地區,但葉倩文和林子祥還是承受了很大壓力。1996年,二人結婚,放下了如日中天的事業,雙雙移居舊金山,過起了半退隱生活。

 

從1996年到現在,婚姻足足走過了二十多個年頭。這期間,葉倩文和林子祥到底過得好不好一直是媒體追逐的焦點。

有媒體說葉倩文開朗熱情,而林子祥內斂沉默,兩個人婚後個性不合、漸行漸遠。葉倩文在訪談中也提到過,戀愛時看林子祥乾淨利落,沒想到“在家亂成一團糟”、“聲音很小像女人”。

也不止一次地拍到了林子祥與其他女子、葉倩文和羽毛球教練過從甚密的照片。

 

 

▲這個女人叫阮麗嘉,“粉絲”變成了“密友”,近幾年她確實和林子祥經常出雙入對,掌管着林子祥的行程,和林子祥的媽媽也頗爲熟稔。她也挺牛,03年曾與船王包玉剛前女婿、董建華競選辦公室主任鄭維健拍過拖。看起來氣質不錯,是個資深美女。

 

▲葉倩文早年喜歡打高爾夫,林子祥就是她的球友;後來和閨蜜朱玲玲一起愛上了羽毛球,很多次都被媒體拍到和這位年輕的羽毛球教練在一起的場景。

這些紛紛擾擾的傳聞,林子祥並不是不知情,他也說過不會澄清什麼。

 

坊間定性爲夫妻已經“貌合神離”,各玩各的,只是沒有離婚罷了。

 

那麼,真的是這樣嗎?

 

葉倩文的性格中有一種通透的簡單,這種簡單令她不去琢磨太多事,不去權衡利弊,也不考慮後果,僅僅是,隨心而動,發生就發生了。

 

早年間喜歡談戀愛,她就享受戀愛的美妙,有富商追求,也並不避諱,侃侃而談。

 

有算命師說她36歲必須結婚,否則嫁不出去,剛好那時身邊是林子祥,她就和他結婚了——一切都很簡單。

 

對於婚姻的迷茫她也坦率地表達過——“原來我很容易跟人家分手,但結了婚就不能這樣了”。

 

 

在和林子祥結婚之前,她從沒有想過這段戀情會對自己的事業產生什麼影響,會對吳正元有怎樣的傷害,她甚至也沒有考慮過自己馬上就要成爲“繼母”,該怎樣處理這其中的關係,更沒有產生知難而退的想法。

最沒有想到的是——婚姻原來是個並不簡單的課題。

 

這麼多年,和林子祥的感情到底不如開始時那般天雷勾動地火了,兩個人沒有孩子,平時的生活都各自有重心。

葉倩文興趣廣泛,除了打羽毛球還要跳拉丁,每天的日程滿滿,放聲大笑,和朋友玩在一起,而林子祥就比較安靜。

葉倩文說兩個人之間已經變成了“很濃很濃的情感”,又加了一句“但那個愛不是同一種愛”。

 

 

林子祥也說“我和莎莉好好”,“我們最舒服最享受就是這樣”。

 

甚至,葉倩文說將來有一天,林子祥有了更愛的人,她也是願意爲他高興的。

 

所以,我更覺得這是兩個人跨越萬水千山之後達到的一種平靜——理智地愛着、尊重着,平淡地難分難捨着。

因爲互相見證了彼此最重要的二十年,在事業上全力以赴,在音樂中心心相印,在這個世界上恐怕很難有第二個人可以和自己達成這麼深的理解與共鳴。

葉倩文說已離不開他,離開就很難受,說到底也是因爲合體了太久了,這種合體覆蓋了全部的生活與靈魂,縱然個性不同,但也無法剝開。

 

葉倩文說不明白婚姻是爲了什麼,其實婚姻的實質就是合作。兩個人一起合作,讓雙方都可以獲得助力,產生更大的動能,給人生一個更好的狀態,去經歷一些事,去完成一些事。

兩個人如果是好拍檔的話,求同存異,給予對方無限理解與信任,可以讓彼此都有一個舒適的姿態共同度過餘生,那麼無論形式如何,就是好的婚姻。

林子祥不喜歡收拾東西,那麼葉倩文就不去動他的抽屜——婚姻不就是成全和尊重麼?

從某種意義上說,他們又是幸運的:

縱使婚姻不復往日的完美模樣,但兩個人既是最好的朋友,又是最信任的戰友,在往日恩愛時光的加持下;沒有特別的事,兩個已近人生黃昏的男女,確實沒有太大的必要去破壞它。

因爲到最後,婚姻無非是陪伴,更多的是親情和友情,比如一場演唱會又可以重拾當年的激情,兩兩相望,彷彿那閃光的九十年代就在眼前。

 

這一刻又讓人倍感羨慕——還有什麼比“一起經歷”更讓人熱淚盈眶的呢?

遠赴美國的吳正元后來開了瑜伽公司,也重新有了家庭,和林子祥很早就一笑泯恩仇了。他們的兩個孩子都已長大成人,對於歷歷往事,也已不再糾葛。

 

這畫面又讓我想起了《重逢》裏的那句歌詞——“相對牽強一笑,各知道不再需要,再重提現已消失的那宵”……

上文:扯白||100年前,有女人裹腳,也有女人飛行……

本文作者 / 編輯:伊莎貝拉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