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憑19禁拿影后?這姑娘好“野”!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4月19日 01:26   鳳凰網

38歲的香港金像獎,最佳男主這邊,是越來越老齡化了。

 

 

53歲、58歲、64歲、54歲、58歲

倒是最佳女主這邊,還時不時蹦出幾個新鮮面孔。

三年前,是90後小花春夏。

 

 

3年後,是憑19禁電影《三夫》突圍的曾美慧孜。

 

 

等等!曾美慧孜,是誰?

如果你對地下電影有所涉獵,應該對她有些印象。

如果沒有,那看到臉,八成會誤認成喜劇演員辣目洋子。

 

 

左曾美慧孜,右辣目洋子

看到名字,會懷疑是日本人。

其實,曾美慧孜出生於貴陽,還叫過曾子靈、曾尤美。

 

 

現在這個名字,或許是她眼中的自己:美麗+聰慧+孜孜不倦。

她已經出道了15年了。

爲什麼大家對她如此陌生?

因爲,她剛剛——

長大成人

去年金馬獎,婁燁的《風中有朵雨做的雲》和陳果的《三夫》同臺競技。

於是,婁燁遇到了曾美慧孜。

他叫她:“哎,小冬冬”。

那一刻,曾美慧孜一定感慨萬千。

這時的她,不再是“小冬冬”了,戲裏戲外,她都活成了大女主。

參演婁燁的那部電影時,曾美慧孜不過16歲。

 

 

右一“小冬冬”

婁燁的電影,總是在拍慾望。

但那時的小美,根本不知道什麼叫慾望。

她問婁燁、問郝蕾,得到的回答都是,長大了你就會懂。

大家只當她是孩子。

3年後,她出演李玉的《蘋果》。

 

 

和范冰冰一樣,演洗腳妹。

前期的她,單純懵懂,後期的她,變身殺馬特。

儘管在兩部電影裏,曾美慧孜都獻出了大尺度的演出,但本質上,她演的都還是小孩。

 

 

被當作小孩,說明她還沒讓人看到表演上的特質。

兩部電影都是禁片,兩位女主又幾乎搶去了所有光芒,曾美慧孜離大衆熟知還太遠太遠。

後來導演沈嚴發現了她身上的喜劇天賦。

她接了《手機》裏的牛彩雲一角。

 

 

《手機》2010

那是位懷揣着明星夢的農村姑娘。

有點二,有點不知天高地厚。

看着幾十個點擊量的博客,會極認真地擔憂會不會落後其他明星太多。

參加選秀被拒絕,固執地表演完公孔雀舞。

 

 

牛彩雲這個角色成功了。

結果一大堆“牛彩雲式”的角色找到曾美慧孜,她想想還是拒絕了。

一個演員,演的不是小孩就是二貨,離期望有點遠。

於是,她去紐約學了兩年表演。

那是一個將自己完全放空,重新開始的過程。

 

 

曾美慧孜在紐約

當時她人在紐澤西,每天晚上要坐晚班地鐵回家。

獨在異鄉無依無靠的感覺,讓她也暫且收回了那些虛妄的明星夢。

在紐約,她對錶演有了更深的理解。

尤其是看到那裏的職業演員,在舞臺上百無禁忌,走出劇場又立刻變成普通人,很受震動。

這期間,她演過舞臺劇,還在美劇中露過臉。

 

 

《意大利黑幫》右一即曾美慧孜

她和陳果,並非第一次相見。

十幾年前,陳果想找人演位女兒,見過曾美慧孜,但最終並未合作。

 

 

十幾年後再次相遇,曾美慧孜覺得:

“時光輪轉,一切都以一個新的方式重新出現在面前。”

她的確變了,從「小孩」長成了「大人」。

成人禮,發生在《冥王星時刻》。

 

 

章明《冥王星時刻》劇照

她飾演寡婦春苔。

王學兵飾演的導演王準,留宿在春苔家中。

春苔去給王準倒洗腳水,過分的緊張讓她打翻了洗腳盆。

當她回到牀上,紅透的臉龐伴隨着急促的呼吸聲。

洗腳水透過地板滴下來,春苔伸出手接住水滴,然後抹在自己臉上,藉此平息慾望。

 

 

曾美慧孜覺得這是她的第一個成熟女性角色。

去年,也是她演藝事業大爆發的一年。

兩部文藝電影:畢贛的《地球最後的夜晚》、章明的《冥王星時刻》。

兩部尺度之作:王小帥監製的《下海》,以及陳果的《三夫》。

 

 

《下海》

有酒場上的情人、村落裏的寡婦,也有去法國站街的下崗女人、妓女……

這些充滿慾望,又被慾望操縱的角色,讓背後的演員無法再被忽略。

一旦長大,她不再是那個平平無奇的孩子。

你會看到她的野心、野性,以及對戲獨特的理解,都一股腦地迸發了出來。

「昭昭」野心

金馬獎頒獎典禮,很多人被曾美慧孜全程的嚴肅嚇了一跳。

那不是一副我們通常會在頒獎禮上看到的神情。

 

 

原因只有一個,她在乎。

外人看她,是突然殺入大衆視野;

但在她自己看來,那是不斷耕耘和改變的15年。

提名和獲獎爲她換來了頻繁的採訪,在這些採訪中,她從不掩飾自己想拿獎的野心。

甚至不止一次說過,要拿下一座奧斯卡。

 

 

 

 

沒看過曾美慧孜電影的人,大概會覺得她有點可笑。

就像《手機》裏的牛彩雲。

她在選秀舞臺上跳舞時,別人都在看她的笑話。

 

 

但當通過自己的大膽的表演獲得關注,牛彩雲大叫,紅的感覺太好啦。

 

 

有些人,就是因聚光燈而存在的。

跟隨《蘋果》劇組,是曾美慧孜第一次走紅毯。

她非但沒怯場,還很享受:

攝影機多到閃瞎眼,我全身跟過了電一樣,也極其自信。我意識到自己對這種東西非常渴望,很享受。 靳錦,公衆號:GQ報道金像影后曾美慧孜:名利場注意到我時,我已經殺紅眼了

再看她那時的裝扮,真是已經把自己當C位了。

 

 

被不懂的人取笑,有什麼關係呢。

她享受在演藝圈拼搏的過程。

她也可以用15年,從無名配角蛻變成金像獎影后。

她現在的“大話”,派爺就很看好。

因爲她身上除了野心,還有非常原始——

野性

王朔有本書叫《動物兇猛》。

是動物,基因裏就總還潛藏着一絲野性。

曾美慧孜,就把自己形容爲變色龍。

 

 

意思是她的兇猛,是方方面面的。

她現在的微博粉絲只有13萬,卻發了3500條微博。

 

 

看場奧斯卡頒獎典禮,都能連發N條。

是不是像極了你朋友圈裏分分鐘想拉黑的朋友?

這就是曾美慧孜的自信之處了:

我開心就好,你愛看不看。

 

 

在微博上她經常@別人,幾乎得不到迴應。

面對採訪,她說想和這個合作,那個合作。

李安、王家衛、張國榮、梁朝偉、段奕宏等等,都在她的想合作之列。

 

 

能這麼“口無遮攔”,也是因爲她沒有經紀人。

專訪過她的人,看到每次她只帶着自己過來,都很震驚。

她給記者解釋說,

“如果過早地把自己武裝起來的話,就不夠刺激了。”

這份野,也體現在她的時尚照上。

 

 

母親有1/4俄羅斯混血的她,不是通俗意義上的美人。

但獨特的長相,反而讓她成爲了時尚雜誌的寵兒。

 

 

各種拍照風格,她都來者不拒。

在她看來,“美不是取悅,而是征服,征服觀衆,也征服自己。”

 

 

回到表演上呢,她有着常人難以想象的執拗。

到了事業最低谷,也沒有說放棄表演嫁人。

現在談起表演,她常常會提到一個詞“神性”。

在她這裏,表演都快成了一件充滿神話色彩的事。

和陳果第一次見面後,她說當晚就做了一場夢:

就夢到很多魚,很多大魚,然後在水裏面這麼遊走

 

 

這讓她堅定了和陳果合作的決心——

《三夫》劇本中的小妹,就像一條海中的魚。

表演是不是特神性的一件事,派爺不知道。

但派爺知道,曾美慧孜把表演看得很高很高——

戲比天大

除了在各個採訪中,曾美慧孜會提到這句話。

 

 

 

金像獎頒獎臺上,曾美慧孜也特意因這句話,感謝了張國榮。

因爲那天是張國榮先生的日子。在我心裏,哥哥給我很大的鼓勵,看他的戲,我知道了戲比天大,所以在這裏,我謝謝張國榮先生。

 

 

就說在《地球最後的夜晚》裏,她的戲相當之少。

唯一一次露正臉,是和羅紘武對話。

 

 

《地球最後的夜晚》

但就是爲了這一兩場戲,她長住在了電影拍攝地凱里。

早上起來吃碗粉,然後去當地的一處圖書館找書看。

 

 

有天她和畢贛聊天說,這裏的書她都要差不多看完了。

在一場被刪掉的戲裏,曾美慧孜喝了20多瓶啤酒,每次都是一口喝完。

 

 

爲了《三夫》,她的犧牲更多。

知道要爲角色增肥,她就一天吃七八頓。

只用了一個月就胖到了140斤。

 

 

在這部戲裏,她同樣運用着自己篤信的體驗派表演——

表演不是扮演,而是與心境的衝擊。

收到劇本後,她不再和外界聯繫,讓自己陷入孤島。

 

 

而輾轉來到香港拍戲,她不懂粵語,常常不知道周圍的工作人員在說什麼,也不知道如何看她。

這倒讓她和女主的境遇更加相似。

女主是個弱智少女,和三個男人生活在一條船上。

她切實地體會到在這張漂泊的船上,過去和未來彷彿都不存在。

 

 

很難免地,她入戲深了。

一場丟婚紗的戲裏,她不斷地靠近很高的房屋邊緣,整個人差點掉下去。

拍完這場戲,陳果說自己腿軟了。

曾美慧孜回過神來,纔有點後怕。

但又覺得能夠到達那樣的一個情緒點,非常美好。

 

 

比起準備工作和表演的難度,出演《三夫》還有更大的壓力。

儘管曾美慧孜在尺度這塊,已然很有膽量——

頭兩部電影裏都有裸露,《下海》裏又演了一回站街女。

但《三夫》的尺度還是讓人難以接受。

作爲陳果“妓女三部曲”的最終篇,故事中的小妹,有着強烈的性癮。

 

 

那三個男人,都是她的“丈夫”。

陳果遲遲沒有開拍,就是因爲沒有找到合適,或者說願意的女演員。

當陳果找到曾美慧孜,她被導演描述的一些場景打動了。

 

 

覺得那些意象特別美。

她是覺得只要是藝術創造,再大的尺度都能接受。

 

 

讀到這裏你該相信,曾美慧孜的“戲比天大”,不是說說而已。

她能爲了角色完全丟掉“曾美慧孜”,最終“把我自己獻給你們”。

 

 

這樣的女演員,說自己是一隻變色龍。

但派爺覺得這隻兇猛的「動物」,沒有同類,也難以定義。

她的未來,註定大有可期。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