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港女鄭秀文教給我們的生存之道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4月19日 01:48   鳳凰網

香港最後童話破滅的第二天,當事人鄭秀文將facebook封面換成了黑色。出軌的丈夫許志安已經第一時間召開記者會,痛哭流涕道歉,而她卻隻字未發,彷彿陷入一片死寂。

有報道說她早收到風,已經原諒男方。有報道說她搬離同居住所,目前和家人一起,不吃不喝不眠,臨近崩潰邊緣。

突然想起很多很多年前,鄭秀文和劉德華拍了一部精彩的愛情小品《孤男寡女》。她飾演的女主角Kinki聽完男友冷淡無情的電話,失心瘋把自己鎖在洗手間裏大叫。所有人都以爲她要做出什麼自傷行爲,卻發現她蹲在馬桶旁,戴着清潔手套,正奮力地將洗手間裏每個角落擦得乾乾淨淨。

一口氣還未出盡,乾脆衝出去使勁刷卡買衫,撞見男友摟着別的女孩說“I love you”。面無表情回到家裏,一頭栽倒牀上,爸媽叫她趕緊把儲蓄拿出來買樓付首期……她不哭,不喊,不鬧,只是木然發呆。

第二天照常上班,在公司會議上力挽狂瀾。

鄭秀文將Kinki演得活靈活現。身材極瘦薄,微微神經質,是中環隨處可見的辦公室女郎,也是每一個在大城市搏殺的女性真實寫照。我們每天都會遇到這樣那樣狗屎一樣的噁心事,也只能發泄在那些不擾人的嗜好上:買東西,打掃,埋頭苦睡……第二天起牀還是一條好漢。(當然並不能任意吃喝,鄭秀文在《瘦身男女》裏已經提示,爲失戀把自己吃成胖子,代價有多大。)

facebook上的那一塊黑,不掩飾,不解釋,是最典型的鄭秀文式港女作風。曾經在多少次失落痛哭之際,我們反覆聽她唱“如何掉眼淚,欲哭找不到根據”……儘管內心深處那個小小的自己蜷縮着在哭泣,但心裏時刻還是響着警鈴:要振作,要體面,誰都可以不愛我,但自己不能失了力氣。

我們自鄭秀文這樣的港女那裏學會了諸多生存技巧,頑強而有姿態地生存着,自愛,沉穩,而後愛人。

在失戀歌曲裏,臺灣女歌手們多數是心情抒發,藉由天氣環境感傷,而香港女歌手則很實際地與工作薪水掛鉤。

鄭秀文當年跳槽唱片公司,發表了一首《捨不得你》,聽似愛情,卻是唱給老東家聽,“我捨不得你,無奈我要我的自由。共你普普通通地度過,未夠我獨個精彩。”

舊日恩不能忘,但未來發展還要自己說了算,正經事一碼歸一碼。

楊千嬅在《亦舒說》裏也唱,“別怨心底滴血,專心工作過勞纔有資格吐血”,又或者《我的生存之道》,“我有爸媽掛念,事業還望發展,仍能活着未曾靠諾言。”

死不了就要活下去,父母要顧,事業得繼續,多少人前赴後繼走在中環馬路上,交通燈滴滴嗒嗒一響,稍微低落滯後一點,世界就會瞬間換畫。

港女生存守則第一條:天大地大,工作最大。

那些讓人難忘的TVB電視劇裏,法醫、律師、警察、糕點師傅……每個女性都有她們熱愛且爲之奮鬥的職業,愛情只是生活中的一部分。有是錦上添花,沒有也不見得要死要活。

最佳案例便是施南生與徐克。二人和許志安鄭秀文一樣,識於微時,共同在工作上結伴而行。

那時的施南生,從英國留學回來,做過公關公司,在電臺電視臺上過班,樣子高挑時髦,是一幫文化人心中有型、聰明、有魄力的斯麥脫(smart)女郎。而徐克不修邊幅,“似越南難民”,一方面創意如滔滔江河大海,一方面又容易氾濫失控。

新藝城電影公司剛剛成立,發行宣傳都是問題。他們找了厲害的施南生過去——都說情侶一起工作容易擦槍走火,卻眼見許多年來靠着施南生的周全計劃,徐克得以天馬行空橫衝直撞。

據說有次吳宇森拍《英雄本色》續集,拍了雙倍膠片又不肯剪掉,和老闆兼老友徐克幾乎翻臉。結果還是施南生出面,拿着計數機,把膠片逐寸逐寸剪走,電影得以上映。香港有她在,誰也不能動徐克一根毛。

如此密不可分,如此相依相偎,早已像錢幣的兩面,二位一體。徐克說施南生不能替代,她給他展示了生命中許多可能性,讓自己對情感有了很明確的認識。但在施南生63歲時,兩人還是離了婚,坊間傳聞因爲徐克迷上比自己小30歲的助手女朋友。

施南生不動聲色。在確認離婚消息後,對於二人感情再不多說一句。她還是他的製片,每天睜開眼就投入工作,拍桌子大小聲。2017年施南生拿了一個終生成就獎,公開感謝徐克,因爲他對預算和拍攝方法的不顧忌,才迫使自己加倍付出,成爲一個比預想中更出色的製片人。

也是這一年,她在採訪中親口承認看見徐克和年輕新歡一起,仍有酸溜溜的感覺。

瀟灑大女人並不是心裏沒有愛,而是能夠清醒地爲事業和愛情排序。

很多人,尤其是女人,不快樂的根源,常常在於太容易喜歡上別人,而又極難以喜歡自己。於是常常自怨自艾,看低自己。但港女恰恰是懂得先要接受自己、喜歡自己、成全自己,纔好去要求勢均力敵的伴侶。

多年來兼任夥伴與愛人,已經沒有辦法上一秒爲預算狂吵,下一秒沒事人般手拖手吃晚飯。誰也不能控制感情中的起伏變化,但多年來早已知根知底,與其另起爐竈,不如攜手將這份融洽在工作上繼續展現。

真正的港女從不讓自己山窮水盡。愛情可以投射在人身上,也可以投射在事業上,最緊要是格局與天地。她需要什麼,問社會要,問老闆要,付出總有回報,何必問男人要?

那風險太大了,還是靠自己更牢靠。

香港歷來盛產兩種女人:足夠美的,足夠拼的。

十分標緻的絕大多數,名字出現在雜誌封面只是因爲與富商糾纏;而“搏命”的那些,則撐起了三十年娛樂圈。

梅豔芳鄭秀文楊千嬅容祖兒謝安琪,樣貌最多清秀,或是還頂着醜小鴨名號,站在你面前,從不賣慘,也無人設,從入行第一天開始就在八卦週刊上看清自己短處,日日夜夜努力修補。

人們愛鄭秀文,除了她有型、表演出色,更因爲她是一個有效的人生模版——從未折騰過什麼人設,穿得下零號衣服不是因爲天生瘦,而是常年累月高強度運動且不吃飽;並非流行觸角特別強,而是沒有玉女包袱,什麼造型風格都可以嘗試。

抑鬱症痊癒後的復出演唱會,前兩個月被媒體拍到“麒麟臂”、“豬腩肉”,就玩命似的每天跑兩小時,再加上數小時的專門訓練,果然開show當天恢復完美狀態。觀衆們不會羨慕她,只會欽佩她咁拼——世間沒有太多不可能,只看你肯不肯去做而已。

港女的拼搏樣樣真誠,拳拳到肉。她們總和閃閃發光的物質結合在一起,要瘦,要美,要穿得漂亮,感情生活也總學不來雲淡風輕。

同樣在大衆眼皮子底下長大,王菲生了孩子,換了丈夫,什麼時候跟大衆解釋過?那是她自己關上門的私事。而鄭秀文不行,與許志安分分合合的28年,每個轉折,都要向外界交代。於是大衆瞭解到了她大紅大紫之際因爲壓力,發泄情緒給對方造成的傷害;站在舞臺上最脆弱時向他高聲呼喊,他第一時間飛奔到身邊;熬過一程又一程,小心翼翼重拾舊愛,寫一封公開信渴望不要太被關注……

因爲目睹過這一切,於是發生動盪之際,和她一路成長起來的我們,儘管心疼,卻不想給她的感情貼上任何標籤。這位港女雖然帶點笨拙,卻出奇韌倔。她一直腳踏實地活在最浮誇世界,撞過南牆血流不止,經歷暗潮洶涌,卻總能展示清風徐來波光粼粼的美好水面。

“我們更要知道我們只是凡人,沒有必要長期戴上’我活得很好’的姿勢,要知道我們人生有些時候絕對’it’s ok not to be ok’。” 這是鄭秀文曾經寫過的一句話,也是所有愛着她的人想告訴她的。

任她們多漂亮,未及你矜貴。

關於這樁醜聞的結局,我其實早已料到,她會原諒他。

並非是相信真愛什麼的。只是,婚姻是一件極複雜的事,它包含了太多層面的結合,愛情到了後來,只是其中某一個非決定性因素。真實的婚姻,有許多不足與外人道的灰色地帶。而港女,最能深刻認識婚姻的複雜性。

這很像《傲骨賢妻》裏,女主角對婚姻的一次次選擇——有那麼多事要忙,沒有時間爭論得失對錯。

你可以替她感嘆一句“太慘了”“幹嘛不離?!”“這種男人還留着幹什麼”……但別忘了,這始終是她的生活,她的選擇。你的情緒、你的聲討、甚至你的同情,對她來說,都沒什麼用,給她平靜就好。

如果有一天,你也身陷人生的某一種不堪,唯願你不要花太多力氣憤恨、抱怨、控訴,記得鄭秀文、以及和鄭秀文一樣的港女們是如何應對的,你或許會找到一些力量。

“上帝早已預備,殘酷裏另有安慰。”

“我不完美,但你未見得很愛美”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