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鄭秀文首談抑鬱症:“我每天有10000種自殺的理由......”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4月15日 06:53   鳳凰網

作者 | 柚子

01

最近在一檔節目中,鄭秀文談起自己患抑鬱症的經歷。

鄭秀文說:人生會有很多高高低低,我當初也經歷了很嚴重的抑鬱症,那時候我就跟自己講,不要放棄,終有一天你可以爬起來的,那後來真的爬起來了。”

有人說:“那些曾經你以爲過不去的坎兒,總有一天會笑着講出來”。

如今的鄭秀文,在講述抑鬱症時,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但如果把時間倒回14年前,一切都沒那麼簡單。

那是2005年,鄭秀文爲了擺脫喜劇女王的標籤,參與了《長恨歌》的拍攝。她飾演的女主,是個悲劇色彩濃厚的人物。

鄭秀文是個很追求完美的人,在對角色的一遍遍打磨中,她幾乎和角色融爲一體了。

這樣入戲太深的結果就是——鄭秀文很難從那種悲慼的氣氛中走出來。

再加上大部分都是夜場戲,拍攝時上海的天氣很陰冷等等外界因素,鄭秀文那段時間情緒常常陷入低迷。

最讓她崩潰的是,因爲角色的需求,她需要先增肥,然後在一個周內再減下來,鄭秀文的壓力特別大。

那段時間,天氣冷,她不僅不能吃東西,還要跑步,幾乎每天晚上回去,鄭秀文都會大哭一場。

她說:好幾次,我都覺得自己撐不下去了。

拍攝結束後,她看着脫下來的那件旗袍,一陣莫名的怒火上來,只想撕了它。

本以爲拍攝結束,一切都會恢復原樣,可讓她沒有想到的是,這纔剛剛開始。

在那之後,鄭秀文真的患上了抑鬱症,大病了三年,不僅如此,她幾乎從演藝圈消失了。

抑鬱症帶給她的傷害,比想象中還要可怕。

因爲情緒低迷,起伏不定,還脆弱敏感,她處於沒辦法工作的狀態。

最嚴重的那段時間,她只能把自己關在家裏,拉上所有的窗簾,一點點光都不能見。

不僅如此,曾經把“要麼瘦要麼死”掛在嘴邊的她,開始毫無節制地暴飲暴食,以此來掩飾自己的焦躁不安。

鄭秀文說:早上起來的時候,心裏空蕩蕩的,很絕望,卻不知該怎麼辦,只能在牀上發抖。

期間被狗仔偷拍到了發福的樣子,還要被羣嘲。那種被人指指點點,卻又無能爲力的樣子,真的想去死。

萬般皆苦,唯有自渡。

突然有一天,鄭秀文發現,自己已經胖到不忍直視的地步,想來想去,她決定長跑。

其實這也是她給自己找的一個精神寄託,她想讓自己沉浸其中,暫時忘掉痛苦。

雖然一開始很難,可最後她還是堅持下來,堅持跑步,不僅讓她有成就感,還磨練了她的意志,在跑步中,鄭秀文慢慢治癒自己。

我想每個人的一生,都會遇到一道很難過的坎兒,邁不過去,萬丈深淵,邁過去,海闊天空。

鄭秀文儼然屬於後者,再看看如今的她,47歲,重獲新生。

她不再在意身材。

曾經信奉“瘦不下來就去死”的她,現在更享受美食的樂趣,偶爾還會去菜市場買菜,和大家分享美食。

她也不再對自己苛刻。

鄭秀文現在更享受自己的生活,在健身房裏揮汗如雨,前些日子,看她發的照片,有些驚住了,47歲,素顏,還能有這個狀態,真的不錯了。

更讓人想不到的是,她現在每天還堅持跑8公里,風雨無阻。在知天命的年紀,鄭秀文活出了20歲的精彩。

或許,“死過”一次的人,就什麼都不怕了,因爲他們更懂得,生的意義。

02

在很多人看來,抑鬱症和孤僻的性格有關,患抑鬱症的人,外表也一定很喪。

其實不然,有時候,一個微笑背後,或許就是一個咬緊牙關的靈魂。

所以很多人不會想到,那個年少時拿着一把吉他去浪跡天涯,一向活得通透的許巍,也曾經深受抑鬱症困擾。

許巍說:我曾經每天用一萬個我要自殺的念頭作鬥爭,然後用一萬零一個我要活下去來戰勝它…....

那個時候許巍剛發行自己的第二張專輯《那一年》。

在旁人看來,能寫出那麼好的作品,狀態一定不錯,可事實是:許巍在做這張專輯的時候,生不如死,還是吃着抗抑鬱的藥才勉強撐下來的。

因爲第一張專輯反響平淡,這種理想與現實的距離,壓到許巍喘不過氣來。這種情緒長期難以排解,就變成了抑鬱症。

他變得暴躁無常,整天昏昏欲睡,到了晚上,又睡不着了,只能躺在牀上乾瞪眼,他也變得敏感,聽首歌也會流淚,也不想和任何人交流。

他還多次產生了自殺的念頭。

那段時間他常常因爲一點小事陷入牛角尖,覺得這個世界沒有什麼留戀了,就想去死。有一天晚上,他站在空調外機上,準備往下跳,還好被妻子看到救下。

如果說鄭秀文的精神寄託是長跑,那麼許巍的精神寄託,就是音樂。

在那段最難熬的日子,許巍每天聽喜歡的樂隊的歌,從中汲取走下去的力量。

當然,“留住”他的,還有家人的牽絆,不忍心留下媳婦一個人,不想讓父母白髮人送黑髮人.......

所以你看,其實你仔細找找就會發現,這個世界總會有東西留住你。

在“鬼門關”走了一遭,許巍最大的變化,就是對名利已經看淡,在生死麪前,一切皆是浮雲。

所以走出抑鬱的陰霾後,許巍開始過一種閒雲野鶴般的生活。

爬山,跑步,喝茶,成爲他的日常,遠離名利場,有演出的時候就出來唱唱歌,逍遙自在。

對抑鬱症,許巍說過這樣一段話——

這個病,你過來就是過來了,你過不來,就沒了。

話糙理不糙。

其實很多“過來的人”,會深刻領悟到那句話——

今天真好啊,幸好沒死在昨天。

03

知乎上有這樣一個問題,“人爲什麼突然就自殺了”

其中一個點贊很高的回答,作者用一匹在夏天拉着一家子在公園跑,最後體力不支的馬做比喻。

她的意思大概是——

很多人就像這匹馬一樣,頂着龐大的壓力,在炎熱的夏天一圈一圈的跑着,即使痛苦的快要死掉,也死撐着一聲不吭。

拋開抑鬱的外衣,“硬扛”似乎已經成爲現代人的一種通病。

就像一句話說的——

“現代人的崩潰是一種默不作聲的崩潰。看起來很正常,會說笑、會打鬧、會社交,表面平靜,實際上心裏的糟心事已經積累到一定程度了。

不會摔門砸東西,不會流眼淚或歇斯底里,但可能某一秒突然就積累到極致了,也不說話,也不真的崩潰,也不太想活,也不敢去死。”

可這樣硬扛的結果就是,不知道哪一個瞬間,你真的覺得自己熬不住了。

就像前些天,刷爆朋友圈的那個杭州小夥子——

本來只是逆行這件事,他卻崩潰了,不僅抱頭痛哭,還給民警下跪。

因爲他的壓力,已經積累到極限了。不僅要加班,還要給女友送鑰匙,所以逆行這件放在平時無關痛癢的小事,就變成了壓死他的最後一根稻草。

普通人都如此艱難,負重前行,更別說那些抑鬱症患者了。

他們所承受的壓力,常人根本無法想象,生命有一千一萬種姿態,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如果你身邊的也有抑鬱症患者,那就請善待吧,因爲他們已經過得很難了。

如果你正在和抑鬱症做鬥爭,你要相信,你有時可能脆弱到因爲一點小事淚流滿面,但有時也會咬牙走了很久。

最後,一首許巍的《藍蓮花》送給所有人。

這是許巍走出抑鬱症後,寫的一首歌。前奏響起,是一種撥開混沌的迷霧,陽光照進裂縫的感覺。

希望正處在幽暗歲月中的你,能如歌詞中唱到的那樣——

穿過幽暗的歲月

也曾感到彷徨

當你低頭的瞬間

才發覺腳下的路

心中那自由的世界

如此的清澈高遠

盛開着永不凋零

藍蓮花

……

圖片及資料來源:《少年可期》,《新聞當事人》,《魯豫有約》,《許巍:抑鬱症是隻紙老虎》,許巍音樂之旅,鄭秀文微博

看更多走心文章

請長按下方圖片掃碼關注

視 覺 志

我加油

你們也是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