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又敏感又玻璃心,爲啥還有那麼多人爲他流眼淚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4月15日 06:55   鳳凰網

昨晚《歌手》收官夜,應該是本季最好哭的一場了吧?深夜朋友圈已被止不住的淚水淹沒。

八八此刻特別想聊一聊的,是吳青峯。

最後一首歌,他選擇了自己的《歌頌者》,“因爲有人聆聽,所以我有了歌頌的理由。”

前奏一出來,到現場幫他助唱的老友蔡依林就淚崩了。

而等到蘇打綠的電吉他手阿凱,劉家凱抱着吉他從後臺一步步走出來時,很多人已經哭到跟何老師同步。

嗚嗚嗚嗚這到底是什麼神仙友情嘛!!!最後青峯唱到哽咽時,阿凱一步邁過去緊緊抱住他,抱得好用力,抱得好情深。

哭到頭暈的“打粉”們感慨,和蘇打綠的團員站在一起時,感覺他一下就從一個人面對一切的,堅強的吳青峯變回了那個軟糯的青峯。

時間總會帶來太多神奇變化,小時候一度靦腆到不敢去需要開口點餐的店家吃飯的吳青峯,或許不曾想到長大後的自己會組樂隊出道在聚光燈下向衆人唱歌。

而在作爲蘇打綠主唱活動的那些年裏,他傲嬌帶刺愛炸毛,記者問到團名爲什麼叫蘇打綠,會回嗆出道十年了還問這個“我就請他去谷歌一下”,聽到粉絲表白“想嫁”,酷酷表示寧願“終生不娶”,金曲獎上被小S叫“峯姐”便大喊“放屁”:

又自認極其怕生,只有團員們在身邊時他才能自在,所以很多人可能也沒想到,在蘇打綠休團後,以“新人”身份獨自闖蕩娛樂圈的他,這兩年會在各大節目裏成熟而遊刃有餘地出現。

是吳青峯變了嗎?他自己的答案應該最適合作答:“可能你以前不認識我哦”。

——我是敏感玻璃心的分割線——

這陣子校園霸凌這個話題得到了很多關注,遭受霸凌的很多原因中,最常見也最無稽的一條莫過於“和別人不一樣”。

學生時期的吳青峯就是一個不一樣的小孩。聲線特別,不愛在衆人面前說話,身形也比同齡男生柔弱,不會和他們一起打球。

對於那些經歷他用了一個很剋制又很準確的形容:夾縫中求生存。

大二抑鬱最嚴重那段時間裏,是馨儀硬拖他去參加音樂節打開了心扉,《南方人物週刊》的採訪中他形容“那可能是大學最影響我的一件事情,讓我從暗轉明,用比較不同的心態去面對自己。”

藉此寫出的《飛魚》中唱:不如捕捉笑聲,塗上耳朵,換一個輪廓,快樂比較多,放自己好過。

一方面,喜歡音樂的他在創作中不斷得到肯定也找到出口,但另一方面,他用與衆不同的聲音來歌唱表達自己後,聽到他聲音的人越來越多,爭議也愈演愈烈,充滿着他從小到大的生活。

由他獨特聲線的偏見而起還蔓延到了他本人外表、性格中那些不同於“大多數”的特質上,“娘娘腔”、“男的女的”、“不男不女”甚至更不客氣的標籤通通往上貼。

有好奇,有玩笑,也有真實的惡意。

而他本人最著名的一次迴應就是前面提到過的“峯姐”事件了。

11年11月的一期康熙中,小S一直問陳奕迅像青峯這樣氣質女性化的,香港那邊有什麼比較霸氣的稱呼,陳奕迅脫口而出“峯姐”這個綽號後,青峯也對着鏡頭笑說了一句:我是峯姐~很多人就因此認爲他不介意被這麼稱呼。

但其實此前主持開他玩笑說他自稱老孃時,他已經竭力辯解,還忍不住扯開了嗓門。

而被叫“峯姐”時,他一開始是五雷轟頂狀,穩定了一下情緒才很配合地說了上面那句。蔡康永也不禁笑說:他老是被我們逼瘋真是好慘啊~

此後再上康熙青峯多次叫小S他們不要再叫那個綽號,因爲熟人這麼叫沒關係,但是因爲節目的影響力,很多普通觀衆也跟着叫,讓他很生氣。

還一連說了兩次,聽到不熟的人叫他”峯姐“,他真的很想打臉。

簽名會的時候碰到歌迷這麼叫,他就把簽名塗掉。

曾經有粉絲親眼目睹了這一幕。

有次他直接在微博上開了麥:”以爲自己禮貌地請求,全盤地信任,那些善意就可以被善意理解,但常常得到地迴應就像一個巴掌。” 粉絲紛紛評論說:唉,他籤售又被叫姐了......

但在青峯已經公開或私下都屢屢表態後,16年6月的金曲獎頒獎禮上,小S主持時還是故意連續大喊了那個他不喜歡的綽號“峯姐”:

全場爆笑中,青峯喊“放屁”、揮拳頭、假裝離席。不過他仍保持笑容,現場氣氛乍看起來沒有明顯的異樣,事後也對粉絲們表示不介意。

但他的好友們、粉絲及部分路人紛紛炮轟小S失禮,有人指出小S不是第一次拿青峯的性別氣質開玩笑,青峯也不是唯一被這樣對待的,即使之前沒有造成輿論風波,也不代表這樣做是對的。

平時小S對蔡康永就是“中天一姐”,“康永姐”的亂叫,可見她的初衷確實不是歧視,蔡康永也因此並不介意。

但人跟人之間是有差別的,同樣的話,有的人可以一笑置之,有的人卻可能被傷害。

事情發酵多日後,康熙終於雙雙道歉。蔡康永在道歉中特意點明:世面上的玩笑話,其實常常帶有歧視的成分,有志於以開玩笑爲專業的人,要拿捏好分寸。

而之後青峯發的聲明中也言明瞭三個人“小事化大”的原因:不要因爲我不在乎由他們來開這個玩笑,你就覺得可以這樣去對待你身邊的人!

他說,我多次表達不喜歡這個綽號不是不想被開玩笑,而是這樣的玩笑在很多狀況中最後常演變成霸凌,很多孩子成長中是會被惡意玩笑所傷害的。

《奇葩說》的黃執中說得好:所有關注歧視的人,都是玻璃心。因爲粗糙如水泥心,根本不會有歧視。在更纖細更進步的社會裏,我們纔會關注到更細節的東西。

當青峯被叫“峯姐”,大家喊康熙道歉是不是一種玻璃心的行爲?

八八認爲:或許是,但有時候玻璃心不見得是壞事,因爲它能夠推動對歧視的關注,讓我們和這個社會變得更好。

而像青峯這樣擁有敏感、柔軟、細膩等所謂女性化特質的非典型男孩子,又有什麼不對呢?25歲時,他在小巨蛋演唱會上那段talking,實在是值得每個因爲“不一樣”就受傷害的年輕人們記住。

如他所言“我擁有的堅韌和勇敢,我不認爲那些惡意批評我的人勝過我”。

——我是水晶甜甜圈的分割線——

一直以來,青峯就是一位不愛常理出牌不掩棱角,但又無比真摯感性獨有他可愛之處的不高興同學啊!

這年頭,哪個偶像對粉絲不是百般討好?粉絲說想睡你,有的偶像就連忙表態:我很容易撲倒......而青峯對粉絲“想嫁你”的呼喊,卻是一盆冷水潑過去:我寧願終生不娶!

演唱會上粉絲喊“我愛你”,哪個偶像不趕緊答:我也愛你?青峯卻賤賤地答:你愛我可是我不愛你,呵呵噠。

粉絲明明在喊“不要”結束,他歪曲成不要就是想要,然後又一盆冷水:很抱歉我沒法滿足你,你真的不是我的菜。

到粉絲點歌環節,青峯選了人卻問人家能不能不要簽名,不能,那不給點歌。

粉絲點了新歌,他自己不記得歌詞,惱羞成怒問粉絲自己會不會唱,不會?那你點個屁啊!

粉絲點了他的招牌歌,他反調戲對方說:你覺得今天可能不唱這首歌嗎?有沒有覺得自己很笨?

極其幼稚地恐嚇粉絲說:如果你們騙我,就會得狐臭!

粉絲跟他鬥嘴慣了,起鬨笑他用老梗,他面不改色地說:用過的爲什麼不能再用?我一夜之間上哪生這麼多新梗給你?我又不是老母雞!

他對許多事情都比常人敏感得多,面對一堆相機會不適,演唱會歌單提前泄露他會不高興。

演唱會上歌迷不守規矩錄音錄像他會炸毛,在他唱歌的時候歡呼尖叫他也炸毛。

曾經發微博說:“我想以後唱歌時還是離你們遠一點,我最討厭照相了,也很討厭無聊當有趣的人。”接着又回覆粉絲說不是因爲被拍照炸毛,而是拍照後亂開玩笑。

據傳是粉絲拍到他雙下巴,上傳網絡後被調侃,踩到了他的G點~~

還曾經因爲粉絲到他朋友ins上拿他的圖PO到微博上而炸毛

粉絲髮起了反擊:ins明明是公開平臺,你可以指責我未經同意轉載不對,但怎麼能說我是“入侵盜取”呢?

結果他又刪了炸毛微博,與粉絲一番溝通,終於言歸於好。

跟粉絲一言不合甚至刪過一百來條微博。

他常常不高興,但發現是自己不對後,又會給粉絲寄餅乾糖果賠罪。

總之主唱大人時期的青峯吶,作爲藝人真是畫風清奇,各種龜毛各種炸毛。

又是堅守原則作風清廉的老幹部,堅決不收粉絲禮物,粉絲接送機的話,會被他翻白眼翻死。

於是粉絲們如果不巧在機場偶遇青峯,就會慘叫一聲沒命逃跑。看到他們描述的神奇畫面,八八突然好想笑~~

八八也疑惑過:靠粉絲賺錢,卻這麼龜毛挑剔粉絲,真的可以嗎?

然後就有蘇打綠的粉絲來給八八安利,說他們真沒把心思放在賺錢上,演唱會票價訂最低因此總是賠的。一高興還老超時,搞得小巨蛋爲他們發明了超時罰款。

還說專輯爲了追求質量,也是賠的。爲此接了一個商業代言,還要特地解釋是爲了補貼音樂。

16年剛成了金曲獎大贏家,就宣佈休團三年:

表示去年賺了2640萬臺幣,每個團員大概能分到440萬,用來休三年應該夠了。換算成人民幣,一年他們每人才賺了80萬!

而這個“好窮”卻好酷的任性樂團,在不合體期間各自的生活都邁向了新篇章,有人忙着曬娃,有人出國進修,有人繼續忙音樂有人做了獨立策展人……

青峯則進行了一次很長的旅行,追着自己喜歡的歌手們四處巡演時,他跟着其他歌迷們一起跑後臺,求合影。

過去對粉絲接送機時他很不理解,現在卻有了不一樣的想法,“原來這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

順理成章地,決定改變太封閉的自己後,青峯開始以個人身份重新寫歌錄歌、接受訪談、上各種綜藝節目。

他還是那麼特別,但在那個康熙中與熟稔小S互相嘴賤玩笑,在網絡上和歌迷互懟的傲嬌炸毛鬼之外,《明日之子》中他的選手蔡維澤寫下的“水晶甜甜圈”似乎更適合描繪內心深處的吳青峯。

實在是一個讓青峯自己看到都忍不住驕傲臉的可愛形容。

即使他的生命裏其實也有許多不甜的部分,父親打罵,同學冷眼,殘酷惡評……

但卻選擇了像水晶一樣,將所遭受過那些打在身上會痛的東西,“用溫柔做一個力量的反射”。

與讓他小小年紀就幾乎不再回家的父親和解後,他說“讓人痛的人,他一定自己有所痛處。”

今年吳青峯已經36歲了,昨晚看到他久違的作爲蘇打綠團員寵愛保護下的主唱青峯,在臺上情緒決堤:

在無限想念的同時,也感慨自認36歲纔算成年,學會了逼自己往前邁步的他,正不斷踐行着自己曾經的話吧。

在這個並不溫柔的世界裏,努力強大到,足以用溫柔看待不溫柔,真好。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