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處女作 也是遺作,自殺前他留給人間最後4小時。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4月14日 04:49   鳳凰網

 

來源 | 影探(ID ttyingtan)

作者 | booka

2018年11月17日,第55屆中國臺灣電影金馬獎揭曉。

時長4小時的文藝片《大象席地而坐》(以下簡稱《大象》)戰勝了《地球最後的夜晚》《我不是藥神》《影》等呼聲很高的電影,

拿走了最具含金量的金馬獎最佳影片!

金馬獎評價其,“一部向殘酷現實咆哮卻飽含詩意的作品。”

 

 

作爲電影工作者,每個人都對象徵着華語電影最權威的金馬獎抱有憧憬和幻想。

如果在有生之年能斬獲一座小金馬,那就是至高無上的榮譽。

但是,當《大象》被宣佈獲獎的那一刻,整個劇組眼含熱淚。

每個人都知道,此時此刻此地,缺席了一個人。

沒有他,就沒有現在的《大象》。

他就是電影的靈魂人物——

胡波。

 

 

胡波,筆名胡遷,山東濟南人。

寡言少語、執拗不妥協、“眼光明澈宛如少年手心緊攥的彈珠”。

他總是給人留下一種活在自己世界的印象。

 

 

胡波和大多數的同行前輩一樣,畢業於北京電影學院導演系。

懷着對電影的狂熱和崇拜之心,他義無反顧地參加3次藝考,最終才走進了嚮往已久的北影。

在網大和商業電影的大潮下,爲了追求純粹的藝術,他立志不拍商業片。

向商業和資本低頭的同學們吃香的、喝辣的;

自己卻勉強度日,偶爾還需要父母的救濟。

他曾在微博上寫道,“當那些人拍着網劇,寫着商業片劇本,胡吃海喝的時候,走過來說你運氣真好啊,真羨慕啊,我真想取出我珍藏的鑿子和斧子。”

 

 

沒有錢拍電影,那就開始寫書吧。

於是,文字成爲了胡波憤怒發泄的出口。

他藉着文字對世界怒喊,人生就是荒原,活着也許就是傷害。

他先後出版了《大裂》《牛蛙》《遠處的拉莫》三部小說。

其中,《大裂》獲得第六屆中國臺灣華文世界電影小說獎首獎。

中國臺灣作家黃麗羣在《大裂》的序言中談到,“他沉默地纏縛,沉默地收斂,絲線一點一點絞緊了、勒深了,心彷彿都要裂了...凝重荒暴能讓人從頭裂開到腳,剝掉了一身的皮。”

 

 

寫小說賺稿費是爲了養家餬口,他對電影的愛卻是永生不滅的。

2016年7月,胡波帶着劇本《金羊毛》(《大象》的原名)參加西寧FIRST青年電影展,希望能夠找到一個拍電影的機會。

在青年導演論壇上,他引起了某公司的注意。

 

 

溝通洽談之後,雙方簽約,拍攝也提上日程。

但是,因爲預算問題、拍攝方式、美學風格、時長等問題,在拍攝製作過程中,胡波與公司發生了分歧和爭議。

尤其是電影時長的問題,矛盾十分激烈。

爲此,胡波還特地將導演剪輯版讓金牌剪輯師廖慶鬆、歐洲電影大師貝拉·塔爾(Béla Tarr)鑑別,聽取他們的意見和看法。

結果可想而知,他們對胡波4個小時的導演剪輯版十分喜歡。

 

 

爲了維護導演剪輯版,胡波與公司的矛盾不斷加深。

爲了拿回版權,雙方最終鬧得不歡而散。

他在微博裏說到,“這一年,出了兩本書,拍了一部藝術片,新寫了一本,總共拿了兩萬的版權稿費,電影一分錢沒有,女朋友也跑了,隔了好幾個月寫封信過去人回‘噁心不噁心’。

今天螞蟻微貸都還不上,還不上就借不出。關鍵是周圍人還都覺得你運氣特好,CTMD。”

 

 

2017年10月12日,

胡波在北京公寓的樓梯間上吊自殺,年僅29歲。

《大象》成了他的處女作長片,也變成了最後的遺作。

 

 

百轉千回之後,《大象》的版權最終贈與了胡波的父母。

電影是拍給觀衆看的,只有面對觀衆,電影纔會煥發生命力。

於是,胡波的父母帶着兒子的遺作在全世界輾轉,尋找與它有緣的影迷。

他們希望全世界熱愛電影的人一起走進胡波的內心世界,讓它永遠留在心中。

 

 

雖然死亡給《大象》增添了傳奇色彩和話題爭議,

但是,天才的光芒會在永恆的電影中接受住考驗、承蒙榮耀。

第68屆柏林電影節,《大象》斬獲費比西國際影評人獎、GWFF最佳處女作特別提及。

官方評價其,“以大師般的手法將主人公們的生世串聯起來,勾畫出一個私慾橫流的世界。”

 

 

第55屆中國臺灣電影金馬獎,《大象》以6項提名的姿態入圍,並斬獲了最佳影片、最佳原創劇本兩項重量級大獎。

在頒獎臺上,金馬獎執委會主席李安說,“我真的很想抱抱這位母親。”

李安擁抱着哽咽的胡波媽媽,成爲金馬獎最感人的瞬間之一。

 

 

Cinema Scope等國內外權威媒體紛紛將其列入2018年度十佳。

侯孝賢、李安、貝拉·塔爾、李滄東…衆多電影大師對其予以肯定。

李安說,“胡波把生命放在電影裏,非常動人。”

 

 

轟動國際影壇、華語電影十佳、導演自殺…

熱愛電影的影迷如同朝聖一般,對神祕的《大象》充滿了憧憬、期待,希望有生之年去接受着它的洗禮。

等待了1年,看了無數遍預告片,聽了無數遍花倫的配樂,拒絕下載盜版。

2019年3月,我終於有幸在電影院與它來了一場祕密約會。

《大象席地而坐》

An Elephant Sitting Still

2018.2.16(柏林電影節)

 

 

《大象席地而坐》的故事發生在一個陰沉沉、灰濛濛的北方小城。

在終日不見陽光的地方,每個人在壓抑、迷茫、絕望之中度日如年。

“看着秒針,又走了一圈,想到又多活了一分鐘,心情變得更差了。”

面對日復一日的痛苦,4個主人公開始了新一天的掙扎,努力尋找掙脫的出口。

 

 

(以下部分,有輕微劇透)

於城(章宇 飾演),一個街頭痞子。

整天不務正業的他一直被家人嫌棄。

爸媽不疼他,就好像沒有養過這個兒子。

 

 

俗話說,朋友之妻不可欺。

他倒好,朋友之妻不客氣。

他跟哥們的老婆偷偷發展了地下情。

 

 

機緣巧合之下,哥們發現了這頂綠帽子。

被好友背叛、被老婆戴綠帽、房貸壓力...

哥們二話不說,當着於城的面,直接跳樓自殺。

於城被這一幕嚇得魂飛魄散,想到的只有逃…

 

 

韋布(彭昱暢 飾演),三流中學的學生。

學校即將停學,自己不知道該何去何從。

在老師的眼中,這羣學生只有賣烤串這一條路可以走。

 

 

在學校不被重視,在家裏更沒有存在的意義。

失業在家的爸爸摔斷了腿,整個家都指望着媽媽一個人。

在爸爸的眼中,他就是一個“臭氣熏天”的玩意。

只要看到他這張臉就煩,恨不得他趕緊離家出走。

 

 

韋布有兩個要好的朋友,李凱和黃玲(王玉雯 飾演)。

爲了不讓李凱被霸凌,充滿江湖義氣的韋布不小心將小痞子推下樓梯摔死。

而這個小痞子正是於城的弟弟!

闖下大禍、躲不過去的韋布想到離家出走…

 

 

黃玲也是麻煩纏身,活得痛苦。

成長於單親家庭的她,每天都要面對一個嗜酒成癮的媽媽。

 

 

在媽媽的心裏,給生活費、供着吃飯讀書就足夠了,並不關心女兒真正需要的是什麼。

因爲渴望缺席的父愛,她與學校教導主任產生的一段禁忌戀情。

而當戀情在全校被曝光之後,面對種種指責的她決定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王金(李從喜 飾演),一個與子女住在一起的孤寡老人。

雖然有兒女養老,但是真正陪伴他的只有心愛的小狗。

 

 

爲了學區房,自私的子女打算把老人的房子賣掉,將他趕去養老院。

已經被趕到陽臺睡覺的老人,感受到了被遺棄的失落…

 

 

“人活着啊,是不會好的,會一直痛苦,一直痛苦,從出生的時候開始就一直痛苦。

以爲換了個地方會好,好個屁啊,會在新的地方痛苦,明白嗎?” 

悲觀、消沉、焦慮、厭世...

電影中,悲觀的情緒一直縈繞不散。

對人生無意義的探討,如同鎖喉一樣,讓人窒息沉悶。

 

 

這樣的生活,就像是每天往黑暗中投一塊石子,從來沒有得到任何迴響。

如果生活是一個無底深淵,當跳下去,無盡的下墜,也是一種飛行。

他們就像是4個孤魂野鬼,飄蕩在一個神經系統失衡的世界裏,絕望地掙扎着。

 

 

家庭變成碎片,愛更是一種奢求。

他們本應該享有的美好和溫暖突然被剝奪掉了。

甚至,就連走在大街上,也總會有個人跳出來要搞死你。

迷茫的他們,問遍所有人,也找不到“什麼纔是活着的意義”。

就像黃玲媽媽所說,

“你根本就不知道活着是怎麼回事。我哪有精力去給你營造你喜歡的東西,我自己都還一團糟,搞不清楚呢?”

 

 

面對這個冰冷的世界,原本相互慰藉的靈魂反而成爲彼此的痛苦。

重壓之下,面對痛苦,唯有歇斯底里地發泄——

“這世界太噁心了!”

這既是罵自己,也是罵這個世界!

 

 

“如果我會發光,就不必害怕黑暗。

如果我自己是那麼美好,那麼一切恐懼就可以煙消雲散。

於是我開始存下了一點希望——如果我能做到,那麼我就戰勝了寂寞的命運。”

在悲觀厭世的背後,胡波沒有讓主人公對世界放棄最後的信念。

每個人對這個世界失望,但是又不徹底絕望。

 

 

他們強忍悲痛,活在這個世上,就是因爲對希望的不滅。

在這個世界沒有容身之處的他們,努力找到了遠方的希望——

滿洲里動物園裏,一頭坐着不動的大象!

 

 

大象,可以是一個實實在在的具象,又可以是一個具有生命力、美好象徵的意象。

總之,它是美好的存在,是與所有人產生共鳴的存在。

這頭大象到底是什麼樣子呢?爲什麼總是坐在那裏一動不動呢?誰都不知道答案。

也許正是充滿好奇、同病相憐,或者是滿足自己的心願...

他們從痛苦中走出來,與過去告別,去尋找這隻大象,渴望再次聽到生命力的鳴叫…

 

 

如果你讀過《大象》的同名短篇小說,你會發現:

不同於小說,胡波在電影中留下了一個十分光明、充滿希望的結局。

原小說中,他們找到了傳說中的大象,但是結尾是十分驚人的。

“等我貼着它,看到它那條斷了的後腿。它看上去至少有五噸重,能坐穩就很厲害了,我幾乎笑了出來,說實話我很想抱着它哭一它場,但它用鼻子勾了我一下,力氣很大,然後一腳踩向我的胸口。”

 

 

4個小時的時長,讓我們浸入其中,感受陰鬱的氛圍。

4個主人公也是胡波的分身,他將自己投射在每個人物身上,讓我們與之產生自我認同。

沉重悲觀而不喪失希望,消極致鬱卻能看到一束光。

這纔是影片所要傳達的,而並非陰鬱到底,自我陷落。

 

 

最近,我重新翻到了胡波的微博。

無意中,看到網友們的留言,讓人情不自禁地鼻子一酸。

我相信,他們也是一羣真心熱愛《大象》、真心懷念他的人。

 

 

在《大象》中,我們體會了絕望厭世的黑暗,又看到了衝破黑暗的力量。

胡波,謝謝你在風暴之中,在疼痛之中,給我們留下一束積極的光和希望。

聽說你最喜歡動物,它們會讓你有安全感。

我希望,你能在另一個世界找到屬於自己的那頭大象。

 

 

最後,借用貝拉·塔爾的一段話結尾吧~

他總是匆匆忙忙,也許他知道自己剩下的時間不多了。

他不接受這個世界,這個世界也不接受他。

儘管我們失去了他,但他的電影會永遠陪伴着我們。

請大家支持胡波的電影,並像我一樣愛他。

參考資料:

1.《大裂》胡波著

看更多走心文章

請長按下方圖片掃碼關注

視 覺 志

 

 

萬物皆有裂縫

那是光進來的地方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