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梅豔芳都走了15年,親媽還在坑她的錢…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3月14日 21:58   鳳凰網

新的一天,新的致命題。

蘇大強和謝廣坤同時掉水裏,你救誰?

兩個人都是坑娃神爹,老來多作怪,最愛作天作地。

然鵝都說藝術源於生活,電視劇中的蘇明玉被重男輕女的原生家庭綁架着,現實中類似的故事更是比比皆是。

這不,昨天小妹看到一條新聞,簡直氣炸。

上個月,梅媽媽向法庭申請,想要從梅豔芳的遺產中撥出一部分錢,把自己的95歲過得風風光光的。

最終,法官同意給她25萬壽宴費(約21萬人民幣)。

這幾天,壽宴的圖流出來了……

果然,是挺風光的。

梅媽媽穿着一身旗袍,戴着珍珠項鍊,打扮貴氣。

宴請了不少朋友,現場很是熱鬧。

與老姐妹一起載歌載舞,笑得十分開心。

本來老人到了95歲的高齡,大家應該都會送上長命百歲的祝福。

然而到了梅媽媽這裏,評論區裏卻是一片罵聲↓

爲何?

只因爲梅豔芳都離開15年了,吸血鬼母親依舊沒有放過她!

梅豔芳,大家應該都很熟悉了。

香港老牌歌星,百變歌后。

被稱爲“香港的女兒”,可以說是香港城市變遷的一個縮影惹。

然而梅姐一生風華絕代,也一生坎坷無比。

生前爲了賺錢養家拼命工作,逝去多年後,仍逃不脫被家人吸血的命運。

她的媽媽覃美金,可以說是蘇大強+蘇媽的結合體了。

梅豔芳出身貧寒,家裏一共有四個兄弟姐妹,而她是最小的孩子。

父親早逝,養活四個孩子的重任就交在了梅媽媽的肩上。

生活非常艱苦,一度讓梅媽媽產生了賣掉梅豔芳換錢的想法。

雖然最後沒有實現,梅媽媽的重男輕女,梅豔芳不得不4歲起就跟着姐姐梅愛芳登臺演出。

濃妝豔抹,上臺賣唱,只爲了供哥哥讀書以及全家的生活。

白天上學,晚上賣唱。

這樣的生活一直持續到初二,母親決議讓她輟學。

梅豔芳曾談到,她爲賺錢養家喪失了寶貴的童年,少年時出入最多的地方是歌舞廳。

11歲時,梅媽媽又開了個臨時歌舞團,梅豔芳理所當然地成爲了免費勞動力:上臺唱歌,當服務員,端盤子,打掃衛生全包攬了。

童年這段經歷,因此也成爲了梅豔芳人生中最大的遺憾之一。

1982年,19歲的梅豔芳以一曲《風的季節》奪得香港新秀歌唱大賽冠軍,開始嶄露頭角。

成名後的梅豔芳,卻始終被原生家庭拼命地拖着後腿。 梅媽媽不善於理財,還好賭,永遠嫌梅豔芳給的錢不夠多。 每個月,梅豔芳支付足夠三個小康家庭生活的“零花錢”,還答應梅媽媽“買物業給自己養老”的要求。 BUT,這些錢全被梅媽媽拿來補貼兒子家用。

有一次,梅媽媽不知道想到了什麼,非要成立“世界中西醫學抗癌協會”,拉着梅豔芳資助了1000萬並讓她擔任名譽主席。

結果,這個人間極品媽對外宣稱梅豔芳只資助了100萬,還打着梅豔芳的幌子大肆向外借貸。

梅豔芳哥哥梅啓明,也不是一個省油的燈。

他曾向梅豔芳要200萬做生意,梅豔芳一口氣把自己一年的收入都給出去了。

結果這筆錢最後不僅打了水漂,偶然的機會,梅豔芳才知道梅啓明真正虧損的金額只有20萬。

小部分錢拿來做生意,大部分錢則拿去賭。

欠下一堆債後,他又變相把幾千萬債務轉給梅豔芳,自己躲到美國,讓妹妹替自己還債。

當時,梅媽媽還說了一句相當極品的話——

你賺那麼多,給你大哥花點又有什麼關係嘍

後來,梅豔芳患上了宮頸癌。

病重期間,據說當時梅媽媽聽到梅豔芳生病後,第一反應就是錢,讓阿梅把財產留給哥哥和自己。

攤上這樣的母親,真是讓人絕望無比啊。

2003年11月15日,梅豔芳身穿婚紗完成了自己一生最後的一場演唱會。

每每想起她說的這段話,總是讓小妹有心酸淚崩的衝動。

45天后,梅豔芳病逝。

而她的戲精家人的精彩好戲,纔剛剛拉開帷幕。

離開之前,梅豔芳仁至義盡又周到地留下了遺囑——

生前預設委託基金,梅媽媽每個月可以領7萬生活費。

爲了彌補自己的遺憾,還留了170萬專門給外甥侄女讀書。

再加上工人、司機,梅媽媽的晚年基本上可以無憂無慮了。

然鵝她卻耐不住一顆作妖的心,慣着大兒子梅啓明不務正業,讓一家老小都來啃老,每月生活費所剩無幾。

於是又和梅啓明打起了遺產的主意,稱梅豔芳是在神志不清的狀態下籤訂的遺囑,想要一次性獨得7000萬港元遺產。

這場“世紀遺產爭奪案”,一打就是十餘年……

梅豔芳剛去世,她就手撕女兒的生前經紀人,要求其交出公司0.01%的股份及3000萬港元遺產,不然就要說出梅豔芳去世內幕。

這麼多年來,她還一直在炫“窮”:

欠房租被追討,靠粉絲接濟,在路邊撿菜吃,甚至還想上街賣藝。

主動給媒體發通告,哭訴自己錢不夠用。

眼看着目的達不到,梅媽媽又萌生了寫書的念頭,要爆料女兒不爲人知的隱私。

在媒體面前大肆編造,稱梅豔芳和劉德華曾有一段情。

公開梅豔芳遺囑,控訴當時許諾的優質生活沒有兌現。

爭遺產失敗後,她就聲稱要“告到北京”!

覥着一張老臉,在法庭上大言不慚地放,“勒緊褲腰帶過活,我90幾歲的人,這條老命,還怕什麼!”

奈何官司屢打屢敗,不僅自己破產了,連訴訟費都是梅豔芳基金會出的錢。

別人不可以以梅豔芳的名義辦演唱會,但是換成自己就可以了。

甚至還把心思打到了梅豔芳的故居上,先是在梅豔芳冥壽時,聯合大兒子提前安排了媒體到梅豔芳故居參觀。

小妹只想說,管理員做得好!

後來沒錢了,所以她就把女兒的房子給賣了。

連梅豔芳生前的內衣內褲也不放過,搞了個遺物大拍賣。

包括個人服飾、手袋、鞋履、珠寶、唱片、相片、內衣等3000多件遺物,起步價港幣100-10000元不等。

惹來大批粉絲怒噴,甚至連香港演員譚耀文也怒批她:拍到十億都是一種侮辱!

而梅媽媽的態度更令人心寒——

還有東西拍賣嗎,衣服和獎盃,一個都不留給我,你說多賤!

爲了擺脫“窮苦”的日子,梅媽媽覃美金也是蠻拼的。

這期間,梅媽媽的生活費一度升到12萬港幣,然而她依舊不滿足,總想一次性獲得所有財產。

理由很簡單,等我死了錢都要捐出去,我最愛的大兒子連100塊都木有,不開心啊!

要他自立?叫他脫離我?他做得了什麼?做倉務員?賺得多少錢呀?

一邊哭着自己沒錢花,一邊又在露面時穿着時尚,手上均是翡翠戒指以及耳環。

這麼一想,錢的確是不夠用了。

而被梅媽媽捧在手心裏的大兒子梅啓明,失業後竟然還能去高級海鮮餐廳吃鮑魚。

一邊花着女兒生前賺下的錢,一邊持續多年的作妖,卻毫無任何愧疚之情,“花她的錢是應該的”。

就連哥哥,也不覺得自己有什麼不對,反而是妹妹欠了自己很多。

我從沒做過令阿梅不開心的事,沒對不住阿梅,是她欠我太多,不是我欠她太多,她那樣走了去,她欠了對我的愛,我辛辛苦苦同阿媽帶大她,這樣沒什麼可以代替到。

小妹真是絲毫都想不到,這世界上還能有這種厚顏無恥的家人!

梅豔芳曾經養過一隻哈士奇,生前整天陪着梅豔芳。

梅豔芳死後,哈士奇躺在棺材前不吃也不喝,還沒到頭七就隨着主人一起去了。

狗狗尚且重情重義,有血有肉的家人反倒成了冷酷無情的那一個,眼裏只看得見利益和錢。

真是讓人唏噓,人不如狗啊。

《都挺好》的熱播,讓原生家庭的話題越來越備受關注。

願世界上,多一些敢於反抗的蘇明玉,少一些梅豔芳式的樊勝美……

(文章配圖來自網絡)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