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會做飯還超有梗,這樣的“小奶狗”不止劇裏有!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3月14日 06:54   鳳凰網

編輯:報報

文中深灰色內容爲楊祐寧口述

給各位介紹一位新晉男友力爆棚的“小奶狗”。

我沉浸在他的這句:

“到時候我要他一條腿”


前情提要一下,《都挺好》裏姚晨飾演的蘇明玉因工作原因和二嫂產生了矛盾,二哥蘇明成在什麼都沒了解的情況下衝動地暴打了自己的親妹妹。

蘇明玉被打得滿地是血,難以站立,甚至骨裂。

但蘇家人無人關心她的傷情,還圍追堵截逼她放過蘇明成,別起訴他、別讓他坐牢。

蘇明玉煩不勝煩逃出醫院,正好被來探視的“小奶狗”石天冬(一個廚子,喜歡蘇明玉,倆人處在曖昧期)撞見。

石天冬對着蘇明玉說:

逃出醫院的蘇明玉仍然被煩擾要求放過蘇明成,只有外人石天冬對她說:

“我支持你,支持你走法律途徑,不要因爲他是你二哥就心軟”


當蘇明玉說石天冬是唯一站在她那邊的人,問他爲什麼不勸“家以和爲貴”時,小石說:

之後全程照顧明玉的飲食,還陪她去看守所和蘇明成交涉,陪蘇明玉聊天,聽她說自己小時候的家庭故事……

還去找蘇明成,讓他別再繼續欺負明玉,倆人扭打在一起。

除了這段男友力爆棚,“小奶狗”還有各種各樣的日常……

朋友圈裏的小心思:

△ 明玉去了美國,石天冬做蛋包飯畫上笑臉拍照發朋友圈,告訴明玉有人在國內掛念她,收穫了蘇明玉點贊一枚。

假兇:

“你付得起”:

“美景、美食、還有美男子”:

“我快不快,你是知道的”(怎麼突然開車?!):

突如其來的開車,閃了我的眼……因爲他們之前在沙發上就曾度過了愉快的一夜。

楊祐寧飾演的石天冬是個開高級餐廳的廚子,手藝很好,而姚晨飾演的蘇明玉在高壓之下,常去餐廳吃飯,也常在沙發上睡覺。倆人看對眼了,在還不算認識對方的時候就上演了“沙發吻”。至於後面究竟怎麼樣……我不知道,反正他們沒演。

這兩天,石天冬和飾演者楊祐寧輪番上熱搜。

試問,誰不希望自己身邊有這樣一個:

高大威猛會做飯

溫柔善良還浪漫

可帥可萌會接梗

自由霸氣還有錢

的“小奶狗”呢?(該劇中,人物設定石天冬是比較隨性的隱藏富二代)

但“小奶狗”不常有,於是我去翻了翻楊祐寧的資料……發現,他就是石天冬本人吧!

會做飯,愛運動,浪漫還有趣……

《都挺好》裏,石天冬的設定是大廚,片中不少鏡頭都展示了楊祐寧確實是會做飯的,手法嫺熟。

連一碗方便麪都能做成這樣:

但其實,楊祐寧現實生活中就享受過比這個更高級的泡麪……他的爸爸會把很簡單的菜,用一種非常困難的手法呈現出來。

比如說我爸晚上回家,肚子餓就會煮一碗泡麪。可是他煮的那碗泡麪特別誇張。他不是泡麪,而是會切很高級的牛肉,非常新鮮的蔥段,會考慮什麼樣的配菜,做什麼樣的高湯。或者是日本的豬頸肉,或者是什麼鬆板牛,就是用這種很高級的東西做一個泡麪,最後再烤一條很酥脆的老油條,然後配泡麪。我心想“你煮一個泡麪有需要弄成這樣嗎?”

我媽不一樣,她會把很困難的菜用最簡單的方式做出來。比如一道魚,我爸可能需要30分鐘,我媽10分鐘就做出來,很媽媽的味道,很好吃。我媽媽很會煎蛋,因爲她名字叫美麗,所以就給這個蛋取了名字,叫“美麗蛋”,是我們所有人都知道的一道菜。它的做法其實非常簡單,鍋子加熱到起鍋,一分鐘就做好了。就是非常簡單的蔥花蛋,在起鍋前用醬油淋一下鍋邊,嗆一下,就會散發出很香很香的蛋香與醬油豆香。外面是焦焦的醬油,整個蛋裏面又是很水嫩的,就是筷子不好夾的那種,但它的外面有一點點醬油的焦糖味道。配上一整碗米飯。哇。

楊祐寧和家人

楊祐寧的家人都很很會做飯,還真的開過餐館,且家裏人都很浪漫。這些對楊祐寧產生了挺大的影響。

我覺得我爸是一個蠻浪漫的人。他以前是做證券、做期貨的。他說那個時候好像才二十七八歲,他下面就已經帶了好多的人在做證券這些東西,已經是一個經理。因爲喜歡聽音樂,他那個時候毅然決然地辭掉了證券行的工作。我印象中他每天都去唱片行聽音樂。那時候我們家那邊還沒有開發,算是個小鎮。他突然意識到這個地方沒有唱片行,所以他就有了這個想法,也就有了凱悅唱片行。

1994年,大概我初中一年級的時候,媽媽開了元鍋這個店。我媽媽她是做會計的,剛好那個時候,她覺得也不能夠再這樣子一直做會計。她當時大概三十五六歲的樣子,想要自己創業。反正她有一技之長,覺得創業不成功,還可以回來做會計。回想起來,我覺得媽媽真的是一個很有魄力的女人,她從有這個想法到飯店的正式開張,全部裝璜,只花了一個月,整整一個月,我覺得很厲害。開張的當天,連電都沒有,於是找了發電車接在我們家外面。

我爸的唱片行在元鍋開店的時候也剛裝修,變成了一個賣發燒碟,古典樂或者是爵士,就是比較發燒友,做音樂收藏的類型,同時也會賣一些音響。整個唱片行被改裝成一個很舒服,像客廳的地方。很高級的音響環繞,兩個小沙發。有時會把我和姐姐兩個小朋友叫去音響店,老爸就去隔壁火鍋店幫忙。

剛好這個火鍋店跟唱片行中間隔了一條小小的巷子,兩步路的巷子,就是這麼近。很有趣的是,那個時候火鍋店很忙,剛開業生意非常好,好多人來,外面都還排隊什麼的,忙得亂七八糟。

後來爸爸過去幫忙,很多的朋友很肯定我們的店,也很喜歡他們兩個人。慢慢的,他們會覺得怎麼一個火鍋店的音樂這麼好聽。雖不能說合並,但常常會有客人來吃飯,喝點酒,然後對我爸爸說“上個音樂課吧”,然後我爸就會在店裏放歌,跟大家聊聊天。就覺得兩老的生活現在這樣過得蠻開心的。

父母的隨性和對美食的追求,楊祐寧就生長在這樣的家庭中,所以楊祐寧對做菜有一些興趣,後來還考了餐飲專業。

從廚房的內場到整個飯店外場的管理,以及關於服務生的一切都是有學習的。因爲學校與飯店有對接關係,會安排我們去做實習工作。印象很深刻,那時候我最喜歡跑外賣的工作,就是送餐到客人的房間。我們實習所在飯店與航空公司有關聯,所以到了晚上會有很多空姐。記得有一次我去送外賣,開門的是個超漂亮的空姐,超養眼的。這就是我當時在服務界做事小小的幸福感。接下來的劇情大家都知道,因爲做服務生,我被髮掘,出道做了演員。

本科出身的他,家裏面又開餐廳,爸媽又會做菜,導致楊祐寧在參加做菜節目時得失心非常重。

得失心越重,就越容易失誤。我跟鈞寧、夏于喬在臺灣有上過這類做菜的節目,然後我每一次都輸。我真的很生氣,但你輸了一次,你下一次就更想要扳回一次,那你就會更容易犯錯。

除了做菜,楊祐寧還是一個自由自在的運動少年。

《都挺好》中明玉被打時,石天冬一開始並沒有出現。網友都在問小石去哪了?怎麼不保護明玉?

楊祐寧自己還發微博開玩笑說“自己衝浪去了”。

但其實,楊祐寧確實是一個很會衝浪的大男孩,這項運動他玩了十幾年。以前最瘋的時候,他一個禮拜大概去四天,幾乎每天都泡在海邊。

因爲衝浪要看風向、海浪圖和氣壓跟潮汐。經常衝浪的楊祐寧在有一段時間裏,都可以充當氣象專家。那段時間劇組要拍戲,他都會跟劇組講明天不用拍戲,明天真的會下雨。

別看楊祐寧現在是衝浪專家,其實他第一次衝浪時差點被捲進海里回不來。

印象最深刻的就是第一次去衝浪。那時候,剛開始學衝浪的張孝全跟我說很好玩。我就說好。我記得那一天會有一個非常大的颱風要來臺灣,張孝全剛好那天找我去衝浪,其實我們兩個都不懂,那時候看什麼網站之類完全外行。我還問他說:“今天有颱風,這樣好嗎?”他說:“有颱風纔好”。因爲他才衝過兩次而已,我一次都沒衝過,完全菜鳥,但我們就這樣去了。

到了之後,在岸上看,就覺得那個浪感覺不大,就還好。一下去,突然覺得怎麼有點不太對勁。因爲那個浪的力量很強,走到一半,我記得那個水還不到我的腰,一個浪打上來,那個力量就把我們兩個整個拖到浪裏面。再站起來的時候,水已經到我下巴了,已經快站不到地了。我們兩個人還抓着一個衝浪板,我心想這太危險了,趕快跑,跑上來之後兩個人一直喘。

結果我跟張孝全不死心,就去到了另外一個浪點,到了那邊一看浪真的小很多,但我們那時候完全不知道什麼海流這些東西,就拿了一塊小的趴板,趴在上面衝的那種。張孝全在岸上說一人玩一次,讓我先玩,他等一下再玩,於是我就下水了。不料,我被那個海流帶到好遠。等到發現自己在很外面的時候,我想回來卻已經回不來了,因爲我是在海流的上面,那個海流是往外帶的,所以你怎麼遊都遊不回來。

我們衝浪的人稱這個海流叫做輸送帶,就有點像我們大賣場那個手扶梯一樣,一直往外。但海流其實是一個循環,就是它有出,就一定有進。你需要知道進的地方在哪裏。

我那個時候就在出的地方,這樣遊了半個小時還在原地,而且我越遊越沒力,真的很害怕。而且我看張孝全已經變這樣(小)了(手指捏成一釐米高)。我那時候要叫救命都叫不到人,他已經嚇死了。

這時候,有一個坐在衝浪板上的人他從浪裏飄出來。他看到我說“你是第一次來嗎?”我說“對”。他說你在這邊是回不去的。我一聽說“回不去”,真的差點哭出來。他說“你現在往那邊過去,你就一直遊,游到差不多的時候,你再往裏面遊”,然後又飄走了。

我橫向遊這段路的時候,覺得整個海洋只有我一個人,真的在心裏面禱告,對上帝說,“我真的是一個貪玩的孩子,我對不起,真的對不起,你讓我回家,我拜託你讓我回家”。

後來就順着那個流終於回去了,到岸上的那一刻,我真的是躺在沙灘上沒有辦法動,全身無力,軟的。然後張孝全還過來說你跑出去那麼久幹嘛?我就說:“先別跟我說話”。真的太驚悚。

關於楊祐寧,還有一些很有趣的問答,你會發現,在“刻意跑題”的牽引下,他會饒有興致地自翻舊賬,又貪玩又羞澀地把自己的人生軌跡呈現在你面前。

Q:爲什麼沒能成爲歌手?

楊祐寧:我從小就蠻喜歡唱歌的,但是我爸媽都不鼓勵,開唱片行的老爸跟我說:“我拜託你不要唱,你唱歌我真的頭很痛”。跟朋友也會去KTV什麼的,但是我是比較負責娛樂性質的,大吼大叫,或者是襯托別人水平。所以我還是有我的功用在的。特別有存在感的,我不會氣餒,我是不會氣餒的!

△超逗

Q:學生時代印象最深的事情是什麼?

楊祐寧:還在學校的時候,有跟朋友一起去意大利麪店打工。原本我只是做外場的服務員,後來因爲廚房裏面缺人手,就把我調進廚房。那一段時光是我一直忘不了的,是一個非常開心的時光。廚房裏常常只有我跟朋友兩個人,掌權整個廚房。那時候,會接觸到很多意大利麪的種類,螺旋麪、貝殼面,各種。每一個種類有不同的代號,我們就從背代號開始。然後到做酥皮濃湯,到炒意大利麪什麼的。這一切的事情,都讓我覺得很好玩,也學會蠻多東西的。

Q:你有處女座的強迫症?

楊祐寧:我小時候強迫症比較嚴重,真的是跟電影裏面的一樣,比如我關燈要開關四次,每天晚上要把我們家門口的鞋子排整齊。如果它是整齊的,我會把它推亂,然後再排一次。我還會把浴室門口的地毯拉起來,對齊瓷磚。如果它是對齊的,我就會把它推開,再來一次。

長大以後的症狀就是,比如說我跟一個人說晚安,他必須要回復我。如果我跟你說兩次,你就要跟我說兩次,次數是要一樣的。比如說我說“晚安晚安”,然後你跟我說“晚安”,我就會講“你少說了一次,我跟你講了兩次”,然後你就說“好了,晚安晚安”。這樣子你就變三次了。所以,我就要再補一次給你。總之晚安就是不能亂講的。我姐姐就很喜歡抓住我這點,讓我抓狂,然後兩個人就一直補來補去。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