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不滿足於現有人生劇本 把偶像丟進撒哈拉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2月11日 17:02   中國新聞網

  文化觀察
  把偶像丟進撒哈拉

  20歲的你,有哪些想做卻又不敢做的事情?

  這個問題,《橫衝直撞20歲》節目組曾在初期策劃調研時,拋給一羣20歲左右的大學生。結果有近70%的受訪用戶第一選擇了野外徒步,位列其後的第二選擇是極地探險。

  敢想,敢做,敢突破,不滿足於現有的人生劇本,時刻惦記一場遙不可及的探險……年輕一代95後精神世界的“敢”文化,正在慢慢凸顯和發光。對世界的複雜性尚且知之甚少,可對世界的探索欲又在空前膨脹。

  曾一手打造出爆款綜藝的《爸爸去哪兒》《變形計》的知名導演謝滌葵,近來通過做一檔青春探險真人秀《橫衝直撞20歲》,生動展示出這一代90後、95后豐富的心理世界——他邀請火箭少女101的11位年輕成員加入一場環境艱苦的徒步探險,四天三晚穿越撒哈拉沙漠,然後還要翻越銀裝素裹的“雪國”喀爾巴阡山。

  之前連旅行機會都少得可憐、得知要在極端環境徒步的女孩們,結結實實經歷了從滿臉拒絕到心往神怡的態度轉變,然後逐步攻克形象危機、情緒失控、體力透支等各項難關,鼓足勇氣踏上探險之旅。因爲“全程很虐”,所以《橫衝直撞20歲》儼然一份戶外運動版的“20歲自我分析報告”——徘徊在“敢爲”的衝動和“何爲”的困惑之間,我們每個人都一不小心“窺見”此刻或曾經,那個二十來歲門檻上熟悉又陌生的自己。

  20歲出頭的年輕人,面對內心銅牆鐵壁般固執的“安全區”與“舒適區”,該如何打破?

  “《橫衝直撞20歲》應該是我做過的節目當中拍攝難度最大的一個,因爲拍攝是很特殊的。我們這次選擇了一個徒步的方式,我把它總結爲國內第一檔徒步旅行的綜藝,就是一個字,‘走’,從沙漠走到雪國。”謝滌葵對本報記者說。

  《橫衝直撞20歲》開播當天,楊超越發微博調侃自己“偶像包袱先丟一丟”。出發前的分工現場,隊友Sunnee斷言楊超越會哭,楊超越則一臉不服地表示“除了醜,其他沒在怕的”。結果在錄製一開始,楊超越就爲離開溫暖熟悉的“安全區”而感到極度不適。節目組透露,楊超越在平日生活裏“是一個沒有手機活不下去的人”,因此在出發前,她問節目組的第一個問題是:“有沒有手機信號?”節目組“殘酷”回答沒有信號,楊超越直接說“那我不去了”——因爲她覺得活不下去。

  謝滌葵笑稱,探險旅程的第一天,楊超越還會因爲一碗米飯放聲大哭,會因爲吃不到辣條怪罪導演。“就衝過來打我,我當時都蒙了,特別搞笑,的確表現了他們年輕人那種直率的個性”。

  20歲的“成長課”也許一開始往往得不到漂亮的成績,顯得有些笨拙,但又是多麼值得包容和等待。事實證明,固執的“安全區”與“舒適區”,是能夠通過自我的不斷調整適應,在集體的互幫互助下一點點破除的。“到了沙漠裏面,楊超越自己也會講,沒有手機挺好,甚至到了這個地方最好的一件事就是沒有手機,因爲可以重新認識自己”。

  又比如當初楊超越因吃不慣當地食物而哭泣時,深諳她心思的傅菁馬上去行李箱找出自己的辣醬,瞬間成功安撫隊友的情緒;進入美景和危機並存的撒哈拉沙漠後,有些隊員害怕“路癡”耽誤行程,有些隊員害怕體力不夠怎麼辦,隊員們互相扶持,比如小七和大娟兩人牽起了兒童防走丟繩,防止對方走散。

  當年輕女孩們的徒步探險漸入佳境後,謝滌葵告訴本報記者:“原本是想給小姐姐們挖坑,結果工作人員都趕不上她們的步伐,太強悍了!”

  除了個人的“成長課”,在極端環境裏徒步探險,如何處理好在團隊裏的人際關係,則是另一項避不開的難題。

  每個人都積極參與,發揮各自長處,是團隊戶外探險順利的基礎。出發前爲了準備沙漠必備品,“戰狼女團”分成3支小分隊進行採買,Sunnee和紫婷作爲“外交官”全程溝通無障礙,砍價實力更不容小覷。而另一邊與大部隊走散的徐夢潔和吳宣儀,卻因爲語言不通不知如何問路,直到徐夢潔機智地邊說邊比劃 “Look 我們這樣的人”,才幸運獲得外國友人的提示,“解鎖異國問路成就”。

  而遇到爭執怎麼化解?消除瞬間極端情緒,有話早點說,好好說,就沒有學不會的 “人際課”。

  例如在沙漠徒步時,兩個性格差異很大的女孩Sunnee和Yamy,因爲溝通“分隊”這一問題不暢,爆發過爭吵。起因是在認真說事的一人沒能聽出另一人開玩笑的語氣,非常不滿,並且雙方都不太瞭解彼此表達所基於的客觀背景因素。

  爭吵後,兩個人已然持續糾纏在負面的情緒中,甚至因爲衝動差點在沙漠深處和隊伍“失聯”。但後來通過各自的冷靜思考,以及其他隊友協助“覆盤”和勸說,兩個女孩和好如初。

  “集體”這門必修課有點難,請別逃避,我們終將慢慢學會用微笑和誠懇化解難題。

  觀衆們可以看到,在沙漠裏面徒步的時候,這些小姑娘會討論很多特別“老成”的問題,比如——“兩年後一旦這個團解散,大家還會不會像現在這樣,姐妹關係相處得很好?”

  溫度35℃、溼度5%的茫茫沙漠中,在無水無電無信號的惡劣條件裏,在11個人分喝一瓶可樂、分吃一塊麪包的“拮据”中,這些二十幾歲的年輕人在“拷問靈魂”:10年後,她們還有沒有機會重新來一次這樣的探險?現在所做的事情真是她們喜歡的嗎?

  “我們沒把她們當成明星來拍,直接就把她們當成普通的年輕人,她們享受這次探險的表現都是很自然的。”謝滌葵對本報記者感慨,徒步撒哈拉是一項很多年輕人夢寐以求,卻由於現實原因難以實現的挑戰。而她們,可以在廣袤無垠的沙漠裏和自己對話,和星星對話,擁抱更遼闊的世界。

  節目組坦言,希望把這些年輕人丟到一個看似很寬廣,但實際上又很封閉的環境中,去真實面對自己,對自己說話,對自然說話,然後努力尋找在過往20年生活中,每一個重要節點給自己帶來的變化和價值。

  或許會摔倒一百次,甚至迷失方向、產生矛盾,但是爲什麼不保持“橫衝直撞”的狀態呢?唯有青春的心,才能撞破一切屏障,永遠自由生長。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沈傑羣 來源:中國青年報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