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學者翟天臨”必須遵守學術圈的遊戲規則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2月10日 01:15   鳳凰網

據2月10日《北京青年報》報道,2月9日,有網友在網上曝光了他在知網上查翟天臨論文“查重率”的結果圖片,這些圖片顯示翟天臨的論文《談電視劇<白鹿原>中“白孝文”的表演創作》文字複製比達40.4%。總字數2783的文章中重複字數1125。與該文相似的文獻包括《<白鹿原>白孝文人物分析》和《一個有靈魂深度的人物——<白鹿原>之白孝文論》。

《一個有靈魂深度的人物——<白鹿原>之白孝文論》出自於2006年4月20日的《黃山學院學報》。作者黃立華教授2月9日在其微信朋友圈裏發出了“這個表演打假警察的人是要我起來打假嗎?”以及“明星博士的工作室聲明其沒有學術不端的問題,但我十幾年前卻被其整段整段的抄襲,事實勝於雄辯。”

10日上午,有媒體記者發現,四川大學學術誠信與科學探索網(川大官網下二級網站),將翟天臨納入“學術不端案例”公示欄,帖文更新時間爲,“2月8日20:27”,標題爲《翟天臨博士畢業卻不識知網?工作室與本尊齊迴應》……

(1)

論文允許多少重複率?

中國之聲曾報道,根據各個學校不同的標準,畢業論文重複率在10%-25%不等,基本可以被認定爲抄襲,無法參加畢業答辯。很多高校都是以20%的重複率作爲Pass的標準。即便是通過對已發表材料的組織、綜合和評價來澄清問題的文獻綜述型論文,也得遵循該標準。

演員翟天臨被質疑的這篇論文中,總字數2783的文章重複字數1125,文字複製比達40.4%,這是典型的學術不端行爲。

更甚的是,根據演員翟天臨博士就讀學校的學位授予細則,博士生必須“獨立或與指導教師聯合(本人擔任第一或第二作者)在國內外公開出版的學術期刊上正式公開發表與本學科相關的至少2篇學術論文,其中應至少有1篇在中文核心期刊發表”才能取得博士學位,但知網不能檢索到其發表於核心期刊的任何論文……

在打擊學術不端的大背景下,對論文抄襲零容忍已經是社會共識。

對演員翟天臨來說,學術圈的事只能是學術圈的事——僅對這篇被質疑與他人論文“雷同度頗高”的論文來說,到底是不是抄襲,確實有待進一步的確認。但如果論文抄襲屬實,依據相關規則,其就應該被進行相應的懲戒。

比如撤銷其博士學位。

(2)

明星當然可以塑造“學霸人設”。

娛樂圈有其特定的遊戲規則,具體到演員層面,就是好的演員需要用好的作品說話——當然這不過是正確的廢話。

但必須看到的是,一個明星,或者說是演員,不管其在娛樂圈,或者說演藝圈多麼成功,只要其進入學術圈,就是要尊重和遵守學術圈的規則。

不管是在國內還是在國外,是明星同時還是“學霸”的人,大有人在。有興趣的朋友大可以搜一下,滿足好奇心。

在這一點上,“學者翟天臨”不是第一個,也肯定不是最後一個。

但還是那句話,不管是什麼人,只要其進入學術圈,就是要遵守學術圈的遊戲規則。

學術圈的遊戲規則是什麼呢?避繁就簡來說,就是“人人平等”——不管你的身份是什麼,你必須和別人一樣,修夠一定的學分、達到既定的條件,才能畢業,才能拿到相應的學位。

同樣的規則,同樣適用於“學者翟天臨”。

(3)

我們爲什麼盯着翟天臨的論文?

有人在微博坦誠:

我就不懂翟天臨,好好的一個天才演員,讀什麼博士?還要設計成學霸,你讓我們這些長得不好、運氣不好、天賦不好、不會演戲、沒什麼錢、只會讀書、也會寫論文、沒上過知網、也沒拿到博士學位的讀書人心裏怎麼想?

這句話雖然是調侃,但道出的卻是事實:

學術圈爲什麼一而再地打擊學術不端?爲什麼會對論文造假零容忍?

擱置別的危害不談,學術不端最直接的危害,就是損害公平公正。

比如對“學者翟天臨”來說,如果其這篇博士論文造假屬實,那麼,其博士學位的得來,顯然就是“名不正言不順”,隨之而來的,其被北京大學錄取爲博士後,依然是“名不正言不順”。

而這樣的“名不正言不順”,固然是翟天臨自己的事,同時也是別人的事。

比如最簡單的就是,如果“名不副實”的“學者翟天臨”霸佔了原本屬於別人的位置,那麼,也就意味着,有另外一個原本應該讀博士、原本應該被北京大學錄取爲博士後的人,失去了這個機會。

而且是永遠地失去了這個機會。

現在,既然“學者翟天臨”涉嫌論文抄襲的問題,已經被擺到了檯面上,在翟天臨本人暫未迴應的情況下,涉事相關方面顯然不應該視而不見、置之不理。

因爲這畢竟不是翟天臨一個人的事。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