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李安之子李淳:想脫下“小王子的長袍”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2月10日 17:52   中國新聞網

  李安之子李淳:想脫下“小王子的長袍”

李安之子李淳現身山西平遙,擔任第二屆平遙國際電影展羅西里尼榮譽評審團評審。 張雲 攝

父親是李安,很幸福,還是很有壓力?

  “他會安排兩歲的你出鏡,在你完全懵懂無知的情況下爲你開啓星途。也會在你第一次演舞臺劇男主角時,天天爲你捧場,還要在次日清晨買報紙,看相關的劇評,搞得你緊張兮兮。他會冒着被人非議的風險,在金馬電影頒獎典禮上,向全場電影人推薦你,請大家給你表演的機會。也會狠狠挑剔你演戲的眼神、口音,否定你的獲獎資格。”

  在央視四套《世界聽我說》的舞臺上,李淳講述自己的故事。他說現在的自己既享受着父親的熱情,又在努力掙脫爸爸的光芒,證明自己可以成爲一名演員。

  “不要成爲一個無能的小王子”

  我小時候被稱爲我家裏的“小王子”。爲什麼爸媽會叫我小王子呢?是因爲家裏最辛苦的那幾年我還沒出生,也沒有和他們一起經歷過苦日子。那幾年老爸還沒開始拍電影,媽媽邊念博士邊養我哥哥,家裏都在靠媽媽賺錢。

  當我出生的那一年爸爸已經要開始拍他的第一部電影,家裏的經濟狀況也越來越好。在我四歲的時候,第一次坐飛機就跟我老爸坐頭等艙。六歲的時候我們從小小的公寓搬到紐約有名的豪華郊區。

  我媽也常會提醒我們, 他們移民到美國這塊陌生環境,把我們養大是件很不容易的事!

  所以希望我們不要因爲現在經濟狀況不錯, 就可以偷懶不努力 ,也會說,“不管你未來想做什麼我們都會支持你 ,你想在麥當勞打工我們也會支持你,但你要認真不能偷懶! 想要的東西要靠自己的努力爭取!不要成爲一個無能的小王子!”

  離開紐約前老爸的祝福

  我第一次遇到表演是在高中的時候,參與了莎士比亞劇團,一下子就被迷住了。在我要申請大學的時候,唯一想要的就是考上表演系。

  2013年,我即將要離開紐約了,飛去臺灣拍我的第一部華語片了。我記得當時老爸在街上陪着我等去機場的計程車,大大的行李箱在我身邊。我當時23歲,已經拍了一部好萊塢大片。

  也許他看得到我臉上的擔憂,他說,“爸媽沒有逼迫你在家裏跟我們講中文,你去那裏會比較辛苦。此外,武術也得學好,對你表演會有幫助。還有中國的歷史你要多瞭解。美國才兩百多年的歷史,中國有五千年的歷史,這都是可以學的。”他想了一下,又說,“你下這個功夫,肯定會有收穫。”這是我離開前,老爸對我的祝福。

  問過經紀人“星二代”是什麼

  我第一次聽到“星二代”這個標籤用在我身上是在我拍完了第一步華語片,《對風說愛你》。我都準備好要和媒體分享我第一次用中文表演的感想,和導演合作怎麼樣,但他們好像對這些話題不太感興趣,他們唯一想知道的就是我和我爸之間的關係。

  “你作爲一個‘星二代’,在一個偉大導演的家庭裏生長,和我們普通人有什麼不同?”

  當我問我經紀人“星二代”是什麼意思時,她回答說,“在華人文化裏,‘星二代’是在講一個明星的孩子,利用他爸媽這個資源去把自己捧起來,讓自己紅。”這是我第一次意識到我和我爸之間的關係在別人眼裏是代表富有,利用,不會吃苦。當我聽到我這樣被形容,就想到我從小被稱爲小王子這件事。但除了有一種反感,覺得不公平之外,我心裏想,在我還沒證明自己之前,這些過程好的壞的都是一個成長,都是養分。

  “你老爸把我們家的好運氣用光了”

  我再次和爸爸碰面的時候,老爸要去臺北處理金馬獎的事。他約我去他房間見面。我告訴他我在臺灣最近的生活:太極拳學到什麼程度了;最近講普通話發音一聲和四聲還是會分不清楚;我和奶奶一塊住相處得還不錯,只是她記憶力越來越差。

  隨後,我開始講我最近工作的狀態。在我講的過程中,我爸就開始皺眉頭了。看到他臉上那種陷入深思的表情,我知道我講了不當的話,他要跟我講道理了。

  “你老爸把我們李家的好運氣都用光了,父親的運氣那麼好,你也許會一輩子都跟我一樣努力,卻得到我成績的一半。”我知道老爸這樣說,還是覺得我成長得不夠快,擔心我不能養活自己。雖然我對他看不到我成長有不滿,我還是沒有能證明他是錯的,所以,我只能加倍努力地去做好每一件事情。

  我在亞洲已經生活了五年,現在差不多一年一次纔回紐約。我每次回去雖然感覺回家了,但我內心會很着急想回來繼續努力追求我的夢想。我現在都用中文和我爸媽溝通,他們都會開玩笑說好像自己得到了一個新的兒子一樣,哥哥卻在旁邊很吃虧,幾乎都聽不懂我們在說什麼。

  我想說,想要脫掉小王子的長袍是我必經的過程,我要更努力更認真地付出,繼續做我覺得對的事。我是一個演員。我是李淳。

  文/本報記者 祖薇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