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段子手救不了春晚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2月05日 08:46   鳳凰網

作者/思涵

今年春晚的最佳段子是什麼?是鳳凰傳奇曾毅和張藝興不同規格的糖葫蘆,還是2019最新版本的葛優躺?

“一大早起來本想刷刷春晚段子啥的,發現熱門和熱搜全部是追星女孩的春晚之類的內部梗。”這或許能夠反映一部分人對春晚吐槽的觀感。

微博早就被明星粉絲佔領了,原創博主只是在一年一度的除夕這天,更加深切地體會到這一點。在難以“下嘴”的春晚吐槽大賽中,誇女星凍齡美麗、誇流量偶像人帥腿長總是一張賓主盡歡的安全牌。昨晚,@八鵝吃瓜醬 截了一張武術演員奔跑動圖,說這是“有人黑你愛豆時,羣裏的姐妹”,斬獲4萬餘次轉發——又是一次追星女孩佔領微博的明證。

幻滅妖僧在2015年發微博說:“夏天的高考/冬天的春晚/段子手一年/有兩次狂歡。”在過去的幾年中,微博段子手的狂歡將春晚從過氣的邊緣拉回時尚;然而到了2019年,這種狂歡和春晚一樣,漸漸成爲了有些雞肋的“慣例”。

流量藝人、觀衆表情包、舞美造型共同撐起了愈加乏味的春晚微博段子。在這場段子手的年終大考中,批卷老師和考生的熱情都在消減。

從自發潮流到官方活動,爲獎金而戰的段子手

從前的除夕夜,一蚊丁帶着輕鬆和期待迎來春晚,“就是等着看小品有沒有好玩的,或者有沒有喜歡的明星出來唱幾首歌之類的。”參與春晚吐槽後,他的心情有了一些變化:“一到晚上我就挺緊張的。”

一蚊丁會在客廳把筆記本電腦和手機擺好,就像工作一樣。家人用電視機看春晚,他則打開網絡直播的網頁隨時準備截圖。家人時不時聊幾句天,但不會太吵,“他們知道我是在工作。”

在另一位博主幻滅妖僧的記憶裏,微博段子手吐槽春晚形成一種潮流,與品牌投放廣告的關聯很大。品牌趁春晚流量高峯期進行推廣、接到推廣的博主根據春晚話題進行創作,“最早其實是一種商業行爲。”

通過查找往年資料,河豚影視檔案(ID:htysda)發現洽洽品牌曾在2015年發起“吃洽洽侃春晚”的有獎活動,聯合小野妹子愛吐槽、同道大叔、銀教授等知名段子手進行春晚吐槽,大大增加了品牌曝光率。

而現在博主們參與到春晚吐槽中,大多是爲了贏得微博官方發放的獎金——從2015年起,微博官方發起活動,對春晚吐槽熱度高的博主進行獎勵,獎金1000元到5000元不等。

鼓山文化從2013年開始以段子手切入網紅市場,@同道大叔、@小野妹子學吐槽都是旗下籤約博主。CEO馮子末告訴河豚君,每年公司會給簽約的博主講解微博平臺春晚活動的規則,鼓勵大家參與其中,但不會硬性佈置任務。

很多博主向河豚影視檔案(ID:htysda)表示,發幾條微博就可能拿到千元獎金,這個誘惑還是不小的。

一蚊丁說,每年拿獎金已經成爲了一種習慣。“你不去吐槽春晚,就會覺得好像錯過了什麼。”

春晚變得“無懈可擊”,吐槽只能憑套路?

吐槽春晚越來越難了——這是很多段子手的切身體會。

在搞笑幽默博主“一個抹布向前”的印象中,她往年看春晚都會發三五十條微博,過後效果不好的再刪掉。但昨晚,她只發了七八條微博。

段子手吐槽春晚的熱情衰減,是很多因素共同導致的。微博總用戶流量飽和之後,單條微博分流的曝光率下降,在一定程度上會打擊博主創作的積極性;另外也像幻滅妖僧所說,“吐槽春晚這件事的意義相比過年本身沒有那麼大。”相比絞盡腦汁地坐在電視機前創作,很多博主希望能把更多的精力用來陪伴家人。

但話說回來,最初的春晚吐槽本是網友自發的娛樂行爲。吐槽春晚從“毫不費力”到“力所不逮”,是不是春晚自己出現了什麼問題?

回憶曾經火過的春晚梗,有小彩旗整晚轉圈、劉謙的“找力宏”、最醜吉祥物康康、六小齡童缺席春晚……那時的春晚不缺熱點話題,也敢於嘗試創新的形式,這纔給了段子手狂歡的素材。

至於現在,“春晚越來越嚴肅了,它無懈可擊、堅不可摧。”春晚中規中矩地歌功頌德、雨露均沾,邀流量明星共譜主旋律——就像一張材料乏味的試卷,段子手很難再交出一份標新立異的答卷。

一蚊丁很早就發現,寫有關流量藝人的春晚段子會有更高的熱度。三年前的猴年春晚,他在TFBOYS出場時隨手發了一條微博調侃:“六小齡童沒來,三小齡童來了”,被粉絲“轉得很誇張”。

今年春晚還沒播出時,一個抹布向前就對河豚影視檔案(ID:htysda)說,自己能夠預想到,一定會有人在流量藝人表演的時候截圖,或者拍一個人在電視機前特別激動地看流量明星。“可以想象到會有什麼樣的段子出現,如果你也去做這些事情,就會覺得很重複,很沒意思。”

果不其然。昨晚“你的男朋友都在臺上”一梗再出江湖,張藝興格外大的糖葫蘆道具、吳磊與衆不同的褲子顏色都成爲了段子手們吐槽的熱點。除此之外,“吃貨眼中的春晚”、舞蹈演員的妝容也登上熱門微博——這些不涉及節目內涵的“借題發揮”,無比安全。

棄考的段子手和全民吐槽時代

“段子手硬憋段子比春晚還尬。”近兩年,有一些網友會發出這類感慨。

儘管春晚播出當晚,微博熱門看起來還是一片欣欣向榮。但除了被段子手誇帥的藝人的粉絲,恐怕樂在其中的網友越來越少了。

在一蚊丁的印象中,在2013年前後就開始吐槽春晚的李鐵根、鞭鞭於白水等人已經提早離開了春晚這個陣地。“我特別喜歡的幾個博主也不寫了。”

“我們公司裏有很多人都不再做(春晚吐槽)了。”一個抹布向前說,“覺得很累,把挺好的一個事情變成了任務。”把樂趣變成任務的並不是公司,而是逐漸難以“下嘴”的春晚本身。

當春晚不再製造新的熱點話題,段子手和普通網友的創作差距被縮小了。同樣都是無關痛癢的隨口吐槽,來自身邊朋友可能比來自陌生的段子手更加有趣,春晚吐槽開始有向熟人社交回溯的趨勢。

“現在的春晚吐槽已經從大V帶領變爲全民吐槽,除了微博,微信羣聊、朋友圈也成了大家吐槽的陣地。”一個抹布向前自己也會在好友羣裏發一些觀看春晚的“實時彈幕”。畢竟,像某個明星服裝不好看之類的話,不適合在粉絲雲集的微博上公開講。

很多博主都曾提到的春晚吐槽前輩鞭鞭於白水,更早之前在《中國好聲音2》播出期間就曾因吐槽而走紅過。“等到吐槽春晚的時候,應該吸取了一些之前的成功經驗吧。”

那年的鞭鞭於白水從吐槽綜藝走向吐槽春晚,而今天的博主們反而更願意退而吐槽綜藝節目。“創作的環境更自由一點、更輕鬆一點。”在春晚和《創造101》之間,一個抹布向前更喜歡寫有關後者的段子。

在春晚人氣下滑的那些日子裏,段子手一度成爲了“救星”,讓春晚成爲網紅。而現在,段子手的創作受限、網友對春晚和春晚段子雙份的審美疲勞,似乎讓吐槽不再是拯救春晚無聊的良藥。

不過,在幻滅妖僧看來,春晚更廣闊的受衆,並不是網絡上這些吐槽春晚或者厭煩了吐槽春晚的人,“我們畢竟還是少數派。”他相信有很多更加年長或是娛樂方式相對匱乏的中國人,仍然會守在電視機前,按時收看春晚。

一個抹布向前告訴河豚影視檔案(ID:htysda),從頭到尾看完春晚是她一直以來的習慣,並不是爲了吐槽而特意看。爸爸媽媽睡得早,九十點鐘可能就會在沙發上睡着,她就一個人看完《難忘今宵》再關電視。“春晚還挺適合一家人一起看的,所以我一直都很喜歡春晚。如果它有一年不辦了,我肯定會難過的,我都不知道那天晚上幹什麼好了。”

或許,段子手吐槽的興盛與衰敗,都只是春晚歷程中的小插曲。春晚死或不死,都沒那麼需要段子手的拯救。

喜歡記得分享朋友圈喲

延伸討論

你覺得今年春晚有值得吐槽的地方麼?

更多文章

13種過年方式:千篇一律的春晚,不同的情緒在蔓延一臺春晚的維新變法 
文娛業春節盤點:50個人的年終獎,4個故事和30個新年禮盒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