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手機2》前途未卜 明星“對賭”騎虎難下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1月08日 17:05   中國新聞網

  《手機2》前途未卜,馮小剛恐難完成與華誼的年度對賭業績
  影視行業風險大,明星“對賭”騎虎難下

  本報記者 袁雲兒

  2018年賀歲檔都已經結束了,馮小剛導演的賀歲喜劇片《手機2》仍無上映消息。2018年馮小剛沒有一部新片亮相,他創立的浙江東陽美拉與華誼兄弟簽訂的對賭協議,年度任務恐怕也很難完成。明星與公司簽訂對賭協議,在前兩三年因爲資本的狂熱而掀起一陣高潮,不過隨着市場逐漸迴歸理性,這種高風險的商業模式預計將逐漸減少。

  所謂對賭協議,是收購方或投資方與出讓方在達成併購或融資協議時,對於未來不確定的情況進行一種約定。通俗地理解,就是投資方出錢收購或者投資明星的公司,明星需要在規定時間內爲公司賺取足夠的利潤,如果沒能完成任務,可能需要返還相應的投資金額或現金補貼,甚至可能被稀釋股權。

  2015年9月,馮小剛創立浙江東陽美拉傳媒有限公司。華誼兄弟之後以10.5億元獲得該公司70%股權,而當時東陽美拉披露的資產總額僅爲1.36萬元,負債總額爲1.91萬元。華誼兄弟爲何如此高溢價收購東陽美拉,就是因爲和馮小剛簽訂了一個長達五年的對賭協議:2016年至2020年,東陽美拉承諾每年稅後淨利潤不低於1億元,且每年增長15%,若無法完成目標,馮小剛將以現金補足差額。

  2016年《我不是潘金蓮》票房4.8億元,2017年《芳華》14.2億元,即便單看票房收入,這兩年馮小剛完成對賭協議應該都沒問題。但2018年馮小剛上映作品爲零,就連客串《江湖兒女》的鏡頭也被剪了個乾淨。根據華誼兄弟2018年的半年財報,東陽美拉的淨利潤僅爲5139.15萬元,尚未完成應有業績的一半。

  明星參與業績對賭,除了馮小剛之外,馮紹峯、吳奇隆、劉詩詩、楊冪、顧長衛、高希希等人都已做了嘗試。對賭協議對明星和投資方而言,是一樁各取所需的買賣。恆業影業總裁陳輝分析,對賭協議一般多發生在上市公司與明星投資的工作室或公司之間。對於上市公司來說,有壟斷資源、捆綁明星的需求;而對於明星而言,對賭協議則讓他們能在短時間內大量變現。“前幾年受到資本狂熱的影響,對賭協議比較多。”

  有人認爲,簽了對賭協議的明星很可能會被資本綁架,因爲業績壓力,不得不瘋狂接下各種影視作品、綜藝和代言,作品質量難免飄忽不定,甚至拍出爛片爛劇。有網友列出馮紹峯簽了對賭協議前後的作品列表,之前他演的《狼圖騰》《黃金時代》《後會無期》,口碑都還不錯,但在他參與對賭後,一口氣接演了《幻城》《那片星空那片海》《幻城凡世》等爛劇。

  導演高希希就曾無奈地表示,他因爲對賭協議只能向資本低頭,只想着如何才能拍出高票房,讓資方掙錢。張國立也曾感慨自己因爲跟華誼簽了對賭協議後,“變得不從容”“拍戲不像以前那樣等一個我喜歡的劇本和角色”。製片人瞿曉認爲,這也跟國內影視行業本身就缺乏優質的頭部作品有關。“好內容其實真沒那麼多,每年值得一看的頭部國產片可能也就20部,一個明星能參與一部就已經是撞大運了。”

  一位業內人士表示,影視行業並不適合對賭。“因爲它不像那些比較有規律有系統的行業,投入產出比相對固定。影視行業的每個環節都和人相關,而人是最不確定的因素,這也導致了這一行業相對不太可控,因此不適合風險高的對賭。”他認爲對賭是一種拔苗助長的行爲,影視行業更適合紮紮實實,悶頭做作品。“而且一旦對賭失敗,上市公司極有可能出現股票下跌,損失的還是廣大散戶。”

  由於影視行業正經歷寒冬,業內人士一致認爲,前幾年由於資本涌入而導致的對賭協議盛況,未來一兩年恐怕很難再出現。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