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妻兒空難逝世後,他殺死了調度員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1月03日 13:06   鳳凰網

原標題:妻兒空難逝世後,他殺死了調度員

 

最近,烏克蘭工程師設計出了新型飛機,具有分離式客艙,可以最大程度的避免飛機墜落時,發生機毀人亡的慘劇。

當事故發生的瞬間,客艙可迅速與機身分離,利用降落傘安全着陸,這一設計如果投入使用,空難中乘客的生還率將大大提高。

空難這兩個字,聽起來恐怖又絕望。

 

 

航空安全網報告顯示,2018年全球空難死亡人數驚人,去年共有556人死於空難事故,而2017年有44人因此喪生。

 

 

一次空中事故發生,多少人要承受家破人亡的痛苦,多少家庭分崩離析。

 

 

無論是不是意外,罹難者的家屬必定都沉浸在巨大的悲傷中。而當他們發現慘劇本可以避免時,恨意往往會驅使人做出極端的事。

2002年7月1日午夜,德國柏林上空兩架民航飛機相撞,兩架飛機上的71人全部罹難,其中俄羅斯的圖波列夫飛機,是被包下送52名學生去旅行的。

一名在災難中失去所有至親——妻子和兩個孩子的俄羅斯建築師維塔利·卡羅耶夫,在空難發生一年半後,來到瑞士,用刀捅死了當時事故的直接責任人、蘇黎世導航控制中心主任尼爾遜。

2004年10月,這位用“私刑”審判了自己心中罪人的俄羅斯建築師,被判有期徒刑8年。2007年因表現良好被假釋回國。

 

 

2017年上映的、由施瓦辛格主演的《空難餘波》就是根據這一真實事件改編。

 

 

電影中男主人公羅曼奔赴到空難現場尋人,現實中卡羅耶夫也是第一個抵達現場的家屬,他親自參與了事故後的搜救活動。

 

 

在尋找的過程中,他發現了女兒戴安娜一串已經被損壞的項鍊,這之後,又親眼看到了女兒的遺體。

飛機墜向地面時,很多乘客被吸了出來,戴安娜由於墜落在一片樹林中被樹枝緩衝,身體幾乎完整。搜救隊在一片麥田中找到了他妻子斯維特蘭娜的遺體,在烏伯林根一處公交車候車廳旁邊的瀝青路上找到了兒子康斯坦丁的遺體。

卡羅耶夫當時所經歷的,已經超過了常人的心理極限。

 

 

而這場人間慘劇,並不是由天氣等不可抗力原因導致的,可以說,是一次次的不規範操作直接造成了卡羅耶夫等家屬痛失所愛。

11000米的高空中,俄羅斯飛機和敦豪貨運飛機處於相撞航線,因爲當時只有航空管制員尼爾遜一人管理這片航空,但按照規定這是不允許的。兩個屏幕相隔幾米,尼爾遜在協調另一塊屏幕中的飛行晚點,沒注意到即將發生的撞擊。

禍不單行,地面防撞系統在之前檢修中已被關閉,尼爾遜卻不知情。

在兩架飛機即將相撞的前一分鐘,飛機上的空中防撞系統發出了及時的正確指令,俄羅斯飛機向上攀升 ,敦豪客機向下降落。

 

 

但不幸的是,屏幕一端的尼爾遜在不知道系統做出調整指示的情況下,發現了兩機相撞的危險。於是,他做出了相反的指揮,讓飛機下降了300米。

俄羅斯飛機最終遵從了航空管制的指令,而在夜間駕駛員無法通過肉眼判斷,最後兩架飛機垂直相撞,敦豪的尾翼幾乎橫切俄羅斯飛機機身。

 

 

機上無一人生還。

但這件事的處理過程卻是不斷地在踢皮球,空中管制中心推卸責任,他們堅稱是由於客機飛行員對指令反應遲鈍,最終造成的兩機相撞,當時指揮的調度員尼爾遜不用負責任。儘管遇難者家屬拼盡全力咎責,法院還是以無罪判決。

根據卡羅耶夫殺人後在法庭上的供詞看,空中導航公司曾希望私下與他達成祕密協議,以賠償金換取家屬的不追究:“空中導航公司決定爲遇難者提供額外賠償,每位遇難的孩子賠償5萬瑞士法郎,遇難的家長,每人賠償6萬瑞士法郎。作爲交換,遇難者家屬放棄追究本公司的任何權利。”

活在一個沒有歉意的結局中,卡羅耶夫終於裹挾着恨意刺向了尼爾遜。

在法庭上,卡羅耶夫說:“他們居然試圖用一紙協議讓我出賣親人的屍體,這絕對辦不到!”

 

 

出獄後,卡羅耶夫慢慢從傷痛中走出,在2013年建立了新的家庭,有了一對龍鳳胎。

一時的疏忽帶給人的是不可磨滅的傷痕,時光無法倒流,在需要靠安眠藥維持睡眠的日日夜夜,尼爾遜肯定也在後悔當時的錯誤,但是一切已經無法挽回。

願以後,再無這些由失職帶來的創傷。

別忘記點好看!

如果喜歡這篇文章,記得加波關注

"

前插行後插行刪除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