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開往中國的一艘船,救了一個美國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12月06日 05:06   鳳凰網

原標題:開往中國的一艘船,救了一個美國

1

沒有中國茶葉,多半就沒有美國。十七世紀從歐洲到北美,金髮碧眼的人民沉迷於茶文化。但1773年英國議會頒佈《茶葉法案》,由英屬東印度公司壟斷北美的茶葉貿易,把北美殖民地的茶錢變成英國的輸血來源。北美當地人不服,於是在1773年的12月16日,把英國茶船停在波士頓的342箱茶葉全部倒進海里。結果英國生氣北美也憤怒,談不攏就打一架,於是就打出了一個獨立的美國。

等到1783年《巴黎和約》簽訂、美國獨立終於獲得承認的時候,美國突然發現自己四面楚歌。英國爲了報復,對美國實行貿易禁運,刻意提高美國商品的關稅。而在英國的態度下,其他歐洲國家也不願意跟美國進行貿易而得罪強大的英國,例如西班牙就不準美國船隻通行密西西比河口。

美國學者後來回顧這段艱難時期自己都感慨:“沒有資源、沒有資本、沒有商業、沒有朋友。美國與歐洲的貿易困難重重,經濟面臨崩盤的危險。”萬般無奈之下,美國把目光投向了遠在萬里之外的中國。

 

 

當時美國對傳說中“繁榮”的中國非常羨慕。1782年,遠航歸來的美國人雷雅德宣稱:在美洲西海岸花6個便士買的一張毛皮,運到中國廣州就可以賣到100美元!不管是否符合實情,都已經擋不住美國向東方尋求貿易可能的衝動。美國最高財政監督官羅伯特·莫里斯給外交部長寫信,信裏說他一定要派船去中國尋求商機。

莫里斯既是《獨立宣言》的簽署者之一,又是獨立戰爭期間華盛頓軍隊裝備的籌款人,被視爲獨立戰爭期間北美第一富豪。他聯合紐約商界人士,共同購置了一艘360噸排水量的三桅帆船和相關貨物。船的航海證蓋上了美利堅合衆國的大印,除此之外還絞盡腦汁地把所有可能會遇到的人物頭銜都加了上去:君主、皇帝、國王、親王、伯爵、市長、議員……

 

 

1784年2月22日,總統華盛頓的生日當天,帆船載着473擔人蔘、2600張毛皮、1270匹羽紗、476擔鉛、300擔棉花、26擔胡椒和43名船員,再加一個美國貿易代表團與美國政府官方代表,開航駛向中國。爲了拉近與中國的距離,帆船被命名爲“中國皇后號”(the Empress of China)。

2

連接太平洋和大西洋的巴拿馬運河還要等一百年後纔會出現,所以帆船走的是大西洋-好望角-印度洋-中國的傳統航路。當時的海域基本都由英國和葡萄牙海軍控制,而且海盜也非常猖獗,所以中國皇后號一路走得也算提心吊膽。

在海上漂了五個月之後,終於碰上了兩艘法國船。熱情的法國人邀請他們,“是去中國嗎?同去同去!”於是一同去。

 

 

此時的中國是乾隆四十九年,《四庫全書》在這一年大功告成,此時五阿哥永琪已經去世將近二十年。整整一百年前的1684年,清帝國在廣東福建等四個地點設立海關對外通商。經過一百年的發展,廣州海關已變成當時清帝國唯一的對外貿易口岸。天朝的生意,全部在這裏進出。

1784年8月28日,中國皇后號沿珠江進入黃埔港,進港前鳴炮十三響作爲致意,代表着當時組成美國的十三個州。中國的江面上,第一次升起一面星條旗來。

只是當時的國人無論官民都不怎麼分得清英國人和美國人的區別。看到星條旗上的花紋以爲是鮮花圖案,於是看圖說話把美國稱爲“花旗國”。至於來自花旗國的人蔘,當然也就叫做花旗參啦——結果這個稱呼一直延續至今。更令人驚歎的是,這個花旗國的人居然說他們沒有國王或皇帝,簡直難以想象。

當然最重要的還是賣貨。當時的進口貿易,全部由爲外商代辦貿易的商行處理,同時也幫助清政府控制外商在華的活動。因爲是首次來華貿易,皇后號不僅要繳納相當額度的關稅,更令商務主管山茂召(Samuel Shaw)不解的是:他們遲遲拿不到卸貨的“開艙許可證”。許多中國商人也來造訪,但因爲沒有把握這些花旗國商品能賣出怎樣的價錢,遲遲無人肯代辦。

最終還是十三行總行商潘振承,解了山茂召的燃眉之急。他對山茂召說:這樣,你就當自己是英國人就行,其他的交給我。

 

 

於是在9月14日,進入廣州港一個月之後,廣州海關官員終於登上了這艘中國皇后號的甲板。山茂召用美酒和餅乾招待他們,但更重要的是封上了潘振承特別叮囑的“賞錢”。結果之後的一切程序果然無比順利,半個小時後山茂召就拿到了開艙許可。他放下了心裏的石頭:廣州海關果然相信這是一艘英國商船了。只是他可能想不到的是:廣州海關在乎的根本不是從哪個國家來的船。

但作爲禮儀之邦,該有的禮節是不會缺少的。午後,海關送來了兩頭牛、七罈酒、八袋麪粉作爲回禮。國人的禮尚往來,讓山茂召很是高興。

但讓他更高興的,是來自美洲大陸的新奇物品得到了經銷商和消費者的青睞,貨物四個月就完全銷售一空,花旗洋貨一時間成了廣州市場最搶手的商品。在過完聖誕節之後,中國皇后號載着2460擔紅茶、562擔綠茶、962擔瓷器和大量絲綢、象牙扇和手工藝品返航。

3

1785年5月15日,滿載中國商品的中國皇后號順利回到紐約。由於英國的貿易封鎖,美國人很難買到進口貨。所以早早就有人侯在碼頭,摩拳擦掌地搶購這批早已望眼欲穿的中國貨。就連總統華盛頓,也派人搶購了302件瓷器。

與中國的直接貿易大獲成功,直接起到了突破英國禁運的作用,使得莫里斯名利雙收,一躍成爲美國聯邦政府第一任財政部長,直接負責對華貿易事宜。爲了大肆宣揚對華貿易雖然遙遠但卻有利可圖,美國國會向全國發布了對首航貿易的通報表揚信,全國各大輿論不吝讚美之詞,聲稱這是“一次有遠見卓識的、成果豐碩的航行。”

在政府推動和利潤的推動下,美國出現了第一次“中國熱”,連幾十噸的小商船也載着有限的貨物往廣州開。僅僅八年後,美國對華貿易額就躍居世界第二,僅次於對華通商已經超過百年的英國。中國商人也對處於困境的美國商人十分照顧,經常把貨物賒給資金不足的美國商人。對華印象頗佳的山茂召,更是回到廣州做了美國駐華第一任商務總領事。

其實因爲此次運載量有限,中國皇后號的利潤只有25%,遠不如傳說中那般豐厚,但重要的是掙脫了英國的貿易封鎖鏈。早期對華貿易,使美國迅速積累了經濟發展所需的資金,進入十九世紀以後,英國等國再也無法對美國進行貿易禁運了。後來在南北戰爭時期,美商對華貿易每年獲利更是高達3000萬美金。

 

 

所以在建國初始的美國深陷貿易泥潭的時候,實實在在是東方的中國拉了美國一把。沒有這一次中美歷史上的首次來往,很難說美國之後的路會走得怎樣。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