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乾隆贈他一塊翡翠,他還了一場鴉片戰爭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9月14日 06:08   鳳凰網

原標題:乾隆贈他一塊翡翠,他還了一場鴉片戰爭

1.

老年乾隆萬萬沒有想到,他在9月14日這天,親自接見並賞過禮物的一個英國小男孩,會給自己的孫子道光皇帝乃至大清朝帶來遺臭萬年的恥辱。

1793年的九月初,暑氣還未消退,已過八十的乾隆正在熱河行宮避暑休憩。一年前的這個時候,乾隆接到了兩廣總督的一封緊急奏摺,奏摺上說,有一個名叫“英吉利”的陌生國家,派人到廣州來送信,說打算要來“朝貢”天朝。

信的語氣倒是十分恭順,這個“不知名”的國家說本來想要來慶賀乾隆一年前的八十大壽,不過信趕晚了,心中十分不安,因此在今年趕來爲乾隆慶生,如能賞臉面見,他們的皇帝會“十分歡喜”,信的最後還“虔叩天地保佑天朝大人福壽綿長”,極盡中方禮數。

 

 

(後來的《英吉利國夷人》)

乾隆閱後大悅,雖然不知道這個“英吉利”是哪個旮旯的小國,但一定是有聞天朝威名,前來納貢,我朝不費力氣便能增添藩屬,也是美事一樁嘛。於是乾隆回覆兩廣總督,答應面見,還破例特許英吉利使團來時從天津上岸。

如今一年過去,英吉利使團正在北京趕往行宮的路上,眼前宮中最大的事是籌備皇帝的生日,山莊中處處鳥語,平和靜謐。壓根兒不知道另一邊,結束了大航海時代的西方國家,已經在爲各自的發展尋求新的突破。法國大革命正進行得如火如荼,科西嘉島的小個子正在一步步地登上法國的政治舞臺;華盛頓宣佈在費城連任美國總統;英法荷三國正爲殖民地的爭奪而大打出手……

2.

英國派來的馬戛爾尼使團中年齡最小的是托馬斯·斯當東,只有12歲,他是馬戛爾尼副手喬治·斯當東的兒子,跟着爸爸隨行,當然也不是來旅遊的,他的職務是見習侍童,平日裏幹些端茶倒水跑腿的輕體力活,正式場合則要跟在馬戛爾尼後邊爲他提斗篷的後沿。

從英國樸茨茅次出發,到達中國大概要半年時間。漫漫海上航行枯燥無聊,小斯當東行萬里路讀萬卷書,閒下來就愛看些由傳教士編寫的天朝風情志,順便拉着翻譯們學習中文。小孩子很好學,很快就掌握了中文日常對話,成了使團中除了翻譯外唯一能用中文簡單對話的人。

9月14日,英國使團終於在熱河行宮見到了乾隆,這位83歲的老者看起來很精神,極具莊重與威嚴,同時又很和藹慈詳,欣欣然地接受了英國使團帶來的禮物——代表了英國工業化成果的榴彈炮、迫擊炮、卡賓槍、步槍、連發手槍。不過乾隆並不覺得這些玩意兒有什麼大不了,大概是民間的奇淫巧技罷了,看了一眼,便命人拖到了圓明園當裝飾。

 

 

(馬戛爾尼使團隨團畫家筆下的乾隆皇帝)

倒是這些個前來朝貢的蠻夷竟然不肯行三跪九叩大禮讓乾隆感到惱火。畢竟,一方的本意是和平談判,一方一如既往的以爲是遠道來貢。不跪不說,還要向天朝提要求,乾隆甚是不悅,現場氣氛變得有些僵。

此時和珅注意到了使團中的小斯當東,跟皇帝耳語,說這個小洋人會說中國話。乾隆一聽,也對這個英俊活潑且恭順有禮的小小“中國通”產生了興趣,於是拋開了官樣文章,進入了娛樂環節。他讓小斯當東跪近一些,讓他多說些中國話,不知道出於老年人對孩童天然的好感,還是小斯當說話着實漂亮,乾隆不僅親賜翡翠一塊,還從自己腰間解下一個繡有龍紋的黃色絲織荷包送給了小斯當東。

 

 

(小斯當東與乾隆交談)

儘管其他英國人覺得,這不就是個手工錢包嘛,但小斯當東對此頗爲重視,他從書上了解到“東方人把皇帝身上帶過的任何一件物品都視爲無價之寶”。這次奇遇使小斯當東有了深厚的東方情結,給了他了解這個國度的充足動力,以至於他以後的人生,也與這個東方國度綁在了一起。

 

 

(御賜的錦囊)

事實上9月14日這天,敗興而歸的英國使團除了上貢什麼也沒幹成,對清朝提的所有要求一律被拒。但不能說英國使團的此次覲見完全失敗,起碼站在小斯當東的個人成長史上看是這樣。

3.

回到英國後,小斯當東沒有浪費此行打下的中文基礎,飽含熱情的投入到了中國的文化典籍中,迅速成長爲了一個頗具水平的漢學家,雖然年齡不大,但大家對中國有什麼問題,都問他。

7年後,20出頭的斯當東又專程來到中國,開始其在東印度公司駐中國廣州商管的職業生涯。他也結識了不少年齡相仿的清政府高層預備軍,其中就包括當時還是大學士的鬆筠,以一種深入的姿態瞭解着這裏。

 

 

(托馬斯·斯當東)

時爲書記員的斯當東喜歡蒐集和整理有關中國歷史、政治、經濟和社會等各方面的資料信息,甚至花十年時間翻譯了《大清律例》。並在《愛丁堡評論》上發表評論員文章《大清律例評論》,以否定當初馬戛爾尼乃至整個西方對這個民族產生的過高估計。

當然,這些是在他不斷的比對中,對中國理解的加深。更準確來說,是對清政府的瞭解逐漸加深。

 

 

(東印度公司在廣州總部)

12歲時不懂團長馬戛爾尼說:“有官員居然直接伸手摸使團成員口袋,搞一隻西洋表也好,‘就像小偷一樣’”是什麼意思,現在卻深有體會。

粵海關稅務監督對於外國船隻和外國商人加之於稅收的百般盤剝;清政府對於自由貿易的千方百計的阻撓;以及“地方官員對皇帝政策的自我加碼:因爲做過頭是沒人責怪的,做不到位則會被斥責”;“稅收在每一級都比前一級增加,差額都流入這一級官員自己的腰包”……

每天還要與這些大清的官員和官商進行憋屈的折衝,這些都曾讓他怒火中燒。

到了35歲這年,已經開始全面着手負責東印度公司對華貿易事宜的斯當東又得到了一次更新的認識。是年1816年,他作爲新任大使阿美士德的副手再訪清朝皇帝——已經繼承了父位的嘉慶。

跟上一次馬戛爾尼到訪的23年前比起來,此時兩國的情況又發生了巨大的變化。英國剛剛贏得了反法戰爭的勝利,在整個西方世界已經所向無敵;而嘉慶這邊,剛用四五年的財政收入鎮壓下了白蓮教起義,頹勢盡顯。

 

 

(被攻擊的法國艦隊)

不過嘉慶比自己老爸更爲傲慢,得知英國使團不願行叩頭禮後,自官員到皇帝全程沒給使團好臉色看,過程中甚至充滿了拉拽,強迫磕頭,之後直接把使團逐出了北京。

斯當東在廣州工作的十多年間,乾隆時代帶給他的那一點點的親切感一直在被消磨,此次經歷似乎完全耗盡了他的感性情感。其實跟後來許多在大清工作的英國人一樣,無論與中國人建立起怎麼樣的私人關係都沒法改變他們的外國人立場,小斯當東的中國情結也並沒有那麼複雜,12歲時的那一次仰視與尊敬,早就煙消雲散。

之後沒多久,斯當東便回了英國,開始競選下議院議員,從一枚螺絲變成了一把扳手。

4.

1839年林則徐進行了虎門銷煙。能給東印度公司和大英帝國帶來暴利的鴉片貿易遭到了清政府的封殺,很快英國下議院圍繞解決方法展開了討論。

 

 

(林則徐虎門銷煙)

議員格萊斯頓首先站出來反對爲了罪惡的鴉片交易而挑起戰爭。已是資深議員的小斯當東從斜刺裏殺出,用更現實更具體的論據反駁,而且以絕對的英國利益出發:“我們進行鴉片貿易,是否違反了國際法呢?沒有。當兩廣總督用他自己的船運送毒品時,沒有人會對外國人也做同樣的事感到驚訝。”“如果我們放任在中國不受人尊敬,那麼在印度我們也會很快不受人尊敬。”“儘管令人遺憾,但我還是認爲這場戰爭是正義的,而且也是必要的。”

 

 

(竭力主戰的斯當東)

最後斯當東的主戰派以9票領先的優勢引領了鴉片戰爭。這個從小便致力於揭開東方大國神祕面紗的英國人,在揭開之後並沒有看到丁點自己會爲之不捨的東西,只有滿目瘡痍,不堪一擊。

斯當東此時心中有沒有殘留的怨氣或是其它別樣的情緒我們不得而知,只不過跟他面見過的乾隆、嘉慶比起來,在他的字句之間,似乎更能體會到所謂大國的傲慢。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