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唐爽:周立波夫婦說的不是真話!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7月11日 19:07   鳳凰網

我們決定採訪周立波案之後,一直希望能找到唐爽,還原那天晚上的真實過程,但是一直都沒有和唐爽取得聯繫。有傳言說他已經回國,在中科院的某家科研機構做研究,但我們找到中科院的朋友幫忙打聽,也沒有找到唐爽。

現在,唐爽終於現身了。7月7號一早,我從無錫乘飛機回到北京。這次出差,先是去上海採訪了周立波夫婦,之後我們又去無錫,採訪了電影《我不是藥神》的原型人物陸勇。剛進家門,微博上就有人艾特我,周立波事件中重要的當事人唐爽,發聲明瞭。

唐爽是四川成都人,復旦大學畢業後赴美留學,在麻省理工獲得博士學位。博士期間,唐爽和其導師崔瑟豪斯提出了“唐爽——崔瑟豪斯理論”,年紀輕輕在業內就名聲鵲起。2017年1月18日午夜,周立波開車被警察攔下來時,唐爽就坐在周立波副駕駛的位置。一名年輕有爲的科學家,和喜劇明星周立波午夜乘車出行,車裏還發現有非法槍支和毒品,一時間輿論譁然。

 

 

羈押期間警方拍攝的兩人照片

事發之後,唐爽一直很低調。去年3月7日他曾經給母校寫過一封公開信,信中強調車內的槍支和毒品都和自己無關。同年7月28號,大陪審團裁定唐爽與此事無關,正式撤訴。之後,唐爽就消失在公衆的視野之外。曾經有人以爲唐爽是和檢方達成了辯訴交易,說他轉爲了污點證人,但唐爽從來沒有出面澄清。後來周立波案歷經數次開庭,唐爽均沒有再次發聲,也沒有出現在法庭上作證。按說,唐爽是本案中除了周立波以外最重要的知情人,那一天周立波從去某某家到被警方攔截停車的整個過程,唐爽都是見證人。檢方爲什麼直到撤訴都沒有傳喚唐爽出庭,至今都是一個謎。

我們決定採訪周立波案之後,一直希望能找到唐爽,還原那天晚上的真實過程,但是始終沒有和唐爽取得聯繫。有傳言說他已經回國,在中科院的某家科研機構做研究,但我們找到中科院的朋友幫忙打聽,也沒有找到唐爽的聯繫方式。

現在,科學家唐爽,周立波案件中最重要的知情人唐爽,終於現身了。

 

 

唐爽的聲明用半文半白的文體寫成,雖然沒有直接點名周立波夫婦,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唐爽就是衝着周立波夫婦來的。他在聲明裏含混地說到自己遭遇過威脅,生活受到影響。但現在不忍看到“戲子誤國”,要出來說到說到。

看到唐爽的聲明,我立即給唐爽發了私信,問他在國內還是在國外,能不能接受我們採訪。唐爽很快就回復,要我的電話號碼。號碼剛發過去,唐爽的電話就打了過來。

電話裏唐爽說,他在美國亞利桑那州的一家大學裏做臨時課題。我單刀直入,問,周立波車裏的槍和毒品到底是誰的?唐爽說,周立波說的不是真話。我說那你能接受我們的採訪麼?他說可以,但由於工作的原因他回不了國,他可以在紐約接受我們的採訪。如果我們能來,他從亞利桑那到紐約去。“這個沒問題”,我爽快地說。

放下電話,《局面》全組立即行動起來。組裏有美國簽證的同事,良美,東嘯,宗文,將和我一起去美國。家裏所有的編導,都放下手裏的其他工作,在後方待命。不到兩個小時,我們的機票就已經定好。是第二天7月8號國航的早班飛機飛紐約。嬋娟關切地問我,王局,剛回家就走,能行麼?家裏人會不會有意見?我說,這事也不能等啊。到紐約再休息吧,反正到時候要倒時差。

同事們開始忙碌地準備設備,我傍晚把我們的訂票信息發給了唐爽,順便問他什麼時候可以趕到紐約,他回覆說,安排一下工作,很快會答覆我。

第二天中午,我們在機場正等待登機。唐爽突然發來微信,說他已經到紐約了。也就是說,唐爽看到我的機票信息後,一分鐘都沒耽誤,幾乎立即訂票就趕往了紐約。

 

 

唐爽在紐約長島接受《局面》專訪

美國時間7月8日下午,在我們下榻的酒店,我見到了唐爽。唐爽穿了一身藍色的西服,面容很清瘦。他說自己來美國多年,但一直不習慣美國的飲食。他現在東部的一所大學裏做納米材料的研究,這是非常前沿的學科。暑假裏他抽空去亞利桑那和別人做聯合項目,接受完我們的採訪,他還要趕回亞利桑那。

一起吃飯時我對唐爽說,有關事件的經過,我今天就不詳細問你了,因爲我採訪的習慣是,採訪前不見當事人,以保持採訪時的新鮮感。這件事特殊,咱們肯定要見面,但我們儘量不詳談和採訪有關的內容。因爲採訪前一旦充分交流,採訪效果就會打折扣。

吃完飯回到酒店困的不行,躺倒就睡。一覺醒來看了看錶,夜裏十二點。之後越來越清醒,只好躺在牀上刷微博。擔心有人發現我們來了美國,不得不假裝成看世界盃的球迷,在網上猜勝負。其實我們哪有時間看什麼世界盃,採訪前後的焦頭爛額,外人是很難想象的。

第二天一早,東嘯和宗文在酒店會議室佈置,我約了唐爽,十點鐘正式開始採訪。9點半左右,唐爽就拿着厚厚一疊證據來到現場,看到我之後,迫不及待地一份一份給我展示。有大陪審團的裁決信,去年發給胡潔的律師函,兩人之間的部分短信,還有自己的護照和簽證。唐爽說,周立波夫婦在聲明裏說他是美國人,這是造謠,一定要給他澄清,他是實實在在的中國人。

十點鐘,採訪正式開始。

周立波案件中最重要的知情人唐爽,面對王局開始講述事件的整個過程。兩個小時的時間裏,唐爽詳細回答了2017年1月18日那一天午夜車裏發生的事情,還有這之前和之後圍繞這一案件發生的各種故事。與此同時,他也回答了周立波夫婦在網上針對他的一系列質疑。

唐爽敘述中的事件版本,和周立波夫婦講述的完全不一樣。

唐爽說,1月18號那天晚上,開車前的周立波在某某家喝了酒。被警察攔截前,周立波一隻手在看iPad視頻,另一隻手在用手機搜索GPS,方向盤處於無人操控的狀態,汽車在路面上反覆蛇形。

 

 

王局和唐爽回到事發現場,還原攔截搜車細節

警察攔下車後,看到後排座地面上有一個疑似槍套的東西,讓唐爽拿出來,唐爽拿出來遞給警察,警察確認就是槍套,於是讓二人下車。下車後,警察詢問周立波是否可以搜查車輛,唐爽將警察的英文翻譯給了周立波,周立波遲疑之後還是同意了。唐爽關於這一細節的敘述,和周立波的律師在法庭上的陳述完全不同。

警察在搜查過程中,在後座地面上的揹包裏,發現了一把手槍。警察問是誰的,周立波含糊其辭,隨後兩人被逮捕,並被帶回警察局。之後,警察在被帶回警察局的揹包裏,又發現了毒品和吸食工具。兩天後,周立波和唐爽被取保候審。但周立波是20號中午出來的,而唐爽是當天下午五六點才被保釋出來,比周立波晚了五六個小時。

唐爽出來後,立即趕往某某的辦公室。周立波夫婦和自己的律師莫虎,還有那位某某,從中午開始就一直在這裏商量如何應對這場訴訟。此刻,這四方五位人士的利益高度一致,都希望盡最大可能讓周立波無罪。唐爽趕到後,參與到了商議當中。但不久,這個並不穩定的同盟就開始分崩離析,最終,周立波夫婦和唐爽、莫虎、還有那位神祕的某某全都反目成仇。

2017年1月18號午夜,紐約長島兩名警察的一次巡查攔截,最終在紐約,一個隱祕的華人世界裏引發了一場炸雷,這其後發生的故事,宛若好萊塢奧斯卡舞臺上的劇情片,跌宕起伏,波雲詭譎。

唐爽的出現,終於讓我們有機會走進這場驚心動魄的人性變局。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